A岛-备胎匿名版
当前在线:首页版规 请关注A岛微博 | 人,是会思考的大雕 客户端:安卓1|安卓2|WP|iOS

No.519810 - 无标题 - 东方养老院


回应模式
No.519810
名 称
E-mail
标题
颜文字
正文
附加图片
进入本养老院请注意消防和交通安全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16(六)08:32:03 ID:j5BGBbx [举报] [订阅] No.519810 [回应] 管理
-01-

“已超过设定睡眠时间二小时”
“已超过设定睡眠时间二小时”

糟糕了。
在脑内响起的女性机器提示音中清醒过来的我睁开眼睛第一反应就是糟糕了。
尽管身体似乎还有些沉沉闷闷,但从意识里传来的冰冷触感一瞬间就让我彻底清醒了,简直像是做噩梦被吓醒一样。
从来不睡过头的过我今天竟然一口气睡过了两个小时,这下铁定要被狠狠的责备了一番了。还希望不要错过今天的……
呃…今天是哪一天来着?
好像睡得有点迷糊的我翻了一下脑内的日历。
“……”
原来今天是休息日的吗?
好像有人说过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感到安心的时刻就是噩梦醒来的那一刻,但这样恶劣的起床感受产生的虚脱感让我只想把脑袋重新埋进枕头里。
但果然还是没有那样做,一来已经没有睡意了,二来——超过两个小时的话现在应该是上午八点——这个时间准备早饭应该也不晚。
事实上,永远亭的大家吃饭的时间都不太一样。通常,我会在七点准备好早饭,但在这个时候吃早饭的只有我和帝两个人,到八点以后公主才会睡醒,而再晚一些师匠的工作才结束,她吃过早饭以后再开始睡觉。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16(六)08:32:32 ID:j5BGBbx (PO主) [举报] No.519814 管理
是的,我是铃仙,就住在永远亭里。我在这里已经呆了不少年头了。
话说回来,我其实并不是那种在休息日里就会睡过头的人,刚刚吓到我的主要原因其实来自被师匠责备而不是睡过头了。
这样的说法让人觉得我好像已经料到自己要睡过头一样。
其实我也没有料到。
但我知道原因。
没有想到自己会睡过头,但是睡过头以后却明白原因,就像是没有人会料到自己会摔倒,不过摔倒的原因大多不难猜…
呃…我并不是在绕着弯子说话,只是有些东西不铺垫一下很难说出来,不过到现在也差不多了,我就最直观简洁的说。
我坏了。
坏掉,损坏,破损,故障,老化,抛锚。
就是诸如此类的意思。
比起说身体出了问题,应该说是身体里东西坏掉了。
说明一下吧,作为一位战斗特化型的月兔,我从出生开始,身体里或者身体本身就被植入或者改造成了一些装置和武器——像是,我的耳朵里有无线电波电波的接收器,眼睛里有光波长的控制发射装置,右手里有能发射子弹的武器,双腿里有增强运动能力机械骨骼,躯干里也有很多辅助装置,脑袋里还有配了一套月都的智能计算系统(我现在只用里面的日历和闹钟功能)。
要问身体里面自然的部分多还是被改造的部分多,我想大概是五五开吧。
这个东西既对我的各个方面的进行了增强,也作为我身体的基础和肉体一起进行日常运转。
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可是一只机械兔子哦~
……现在说这样的俏皮话也没办法逗人笑吧。
尽管在来到永远亭以后我尽可能不使用那些东西,尽可能作为一只普通的兔妖怪活着,但那一天还是终究还是到来了。
那天,被我无视了很久的系统开始没完没了向我发出警告,具体来说就是在视野的角落从早到晚闪烁红色三角形感叹号标志,到夜里已经烦到了让我无法入睡的程度。
嘛~也有可能是我自己在意的睡不着。
于是我静静的点开了那个红色的叹号,咬着被子,仔仔细细的看完了每一项弹到我眼前的警告和通知。
不知道是因为那些东西太久没被更换和保养(这里根本没有条件)还是地上的环境不适合这些东西的保存,它们的损耗的速度比我预计的快多了,有一些已经到了要停止的工作的程度了。
我也不知道是身体方面拖累了这些设备,还是设备拖累身体,但就结果而言,当大部分的设备机能不能运转的时候,我的身体也就要停止运转了。
简直像是病危通知书。
啊,果然变成这样了,我这样想着。
我考虑整整一个晚上。
第二天,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这件事,包括我最尊敬的师匠。
当然,我完全没有认为师匠没有能力处理这些事情,如果是在月亮上,这种程度的小事对师匠来说在吃早饭之前就可以解决了,不过这里是地上,帮忙师匠开医馆的我当然最了解这里的设施水准,如果是身体上的病患可能多少还好,但是到我这一类的问题的话……是没有办法的,是毫无余地的,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接受了。
只能接受了。
这是不是对于成为逃兵的我的报应呢?
嘛~不过,这却也没有让我特别难过。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个胆小的家伙,是因为害怕在战争中死去才逃到这个地方来的,但眼下,对于自己马上要死的事实我反而没觉得害怕。
关于这件事我也想明白了。
你看,不是有种说法是有些东西失去了以后才知道有多重要。
现在的我和过去不同,和过去那个只有生命可以失去的那个士兵不同,当我意识到要失去现在的生活的时候。
意识到要失去开永远亭的时候。
意识到要失去开帝,要失去公主,要失去师匠的时候。
我才发觉——我,有多爱她们。
同那些挤满了心脏和脑袋的爱情比起来,对于自己死亡的恐惧根本无法让我侧目。
所以,对任何人隐瞒起这一切,安安静静的,享受这最后一段日子,就是我的打算。
那么再回到开始的地方,为什么我会知道今天自己睡过头的原因。
那是因为身体里的一些——我也不太清楚的——机能已经不能正常工作了。
以我能够从身体中查询到的一串信息来更加清晰的说明现在这一时刻我的情况吧。

——严重警告:体内设备损耗级别-最高,身体机能将全部关闭于-113-个小时后。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16(六)10:18:54 ID:9VDYGza [举报] No.520432 管理
机械兔子wlp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16(六)10:24:58 ID:PhX9F4q [举报] No.520466 管理
兔子小姐
(;´Д`)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22(五)05:11:44 ID:RH5mJe7 [举报] No.559955 管理
(´゚Д゚`)兔子小姐不要啊
还有后续吗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22(五)10:59:24 ID:j5BGBbx (PO主) [举报] No.561432 管理
-02-

我穿好衣服,站在镜子前扭动着身子,确保没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
镜子里的自己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看上去,没有颜色而已。
不只是镜子里,镜子外面也是一样。
能所看到,就是黑、白、灰的视野。
也就是说今天醒来以后眼睛里捕捉颜色的功能已经停止了。
好在幻想乡里也没有红绿灯,如果只是看不见颜色的话,自己不说出来也没有人能知道吧。
虽然我想要一派轻松的度过接下来这些时间,但从今天我按照往日的轻快步调翻下床的时候直接摔了个跟斗看来,为了保持一贯的状态还是得稍微谨慎一些。
一切都和往常一样。
都要一样。
做完三次深呼吸,我走出了房间。

就看见帝正从走廊的另一边走来。
“呀嚯——铃仙小姐,今天起得有点晚呐?是不是尿床了呀?”
以她那一贯的口吻,开着一贯没品的玩笑。
不过今天倒是意外地不觉得她烦人。
“是啊,整张床都湿了,还弄得满地都是…”
“啊??”
帝被吓得倒退了一步。
“骗你的啊,傻瓜。”
“呃……可恶,来这招吗。”
“行啦行啦,我现在去准备早饭。”
……还算顺利吧。
在我一边回忆着帝漂亮的鲜红色虹膜,一边顺着走廊朝着厨房走过去的时候,帝跳到我面前。
“咳咳,告诉你一件好事吧。”
她一边摆出似笑非笑的狡黠表情,一边拍了拍自己贫瘠的胸脯。
“今天的早饭,我已经做完了。”
“啊??”
这下轮到我倒退了一步。
“你那是什么反应…”
“你……要多少钱?”
“你那叫什么问题…”
这只无利不早起的兔子的性格这些年来我再清楚不过了,就在我等她开始提出莫名其妙的条件的时候。
确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的,她只是一边转过身走进向厨房,一边说道。
“快来吧,应该还没凉。”

我和帝在餐桌前面对面桌下。
摆在两人面前的是,烧的很稀的米饭、煎鸡蛋还有水煮鸡蛋,这种让人非常想要吐槽的组合。
“……”
不过帝冷冷的眼神仿佛在说吐槽的话就直接把水煮蛋直接塞进你的喉咙里。
所以还是从别的方面开始对话吧。
“那个,帝……”
我一边开始吃早饭,一边说。
“你是说公主和师匠的份吗,我当然做了,放在厨房里呢”
“喔……”
不知道会不会对那两个人的胃口,不过永远亭的早饭一直也都挺简单的,我认为这应该还在适合的范畴里面。
何况,就算因为这样一顿不知是称为罕见还是难得的早饭被师匠责备的话,我觉得也有没关系。
我一边嚼着煎鸡蛋,一边想着这些无所谓的事。
“帝,你是不是忘记放盐了?”
“没有吧,我记得我放过了啊。”
是这样吗,那多半觉得这顿早餐特别清淡也是我自己的问题吧,味觉方面也…
为了不让帝起疑惑,我连忙换了一个话题。
“话说回来,今天这是做的哪一出啊?这么多年我也没看见你做过早饭啊”
“怎么?就许你难得睡一回懒觉,不许我难得做一次早饭吗?”
那倒……也是。
尽管我有我自己的原因,但帝也有她自己的原因吧。
互相之间不干涉,也没必要搞得那么清楚也是我和她这些年来相处的准则之一。
何况真的要一件一件弄清楚这家伙在想什么的话,那真是一年到头都不会有个完了了。
这样就好。
“不过,要我说你的厨艺还是有点”
“好啦好啦,你这家伙,给我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
“我才不要……”
“那就别给我得寸进尺啊”
如往常一样的无意义的吵闹对话持续着。
明明就是如往常一样毫无意义的持续着,却让我微微的觉得开心。
“什么啊,你那表情,恶心死了”
“……帝,有机会我教你做饭吧”
不知怎么的,一句平常绝对不会说的话,从我嘴里溜了出去。
说实话,刚说出口我就有些后悔了。
帝听到这话似乎也楞了一下,果然有些反常吧?不过,按照我对她的了解,她一定会说,切,谁要你教啊……
“切,谁要你教啊,能用火烧两个菜就得意忘形了吗你这兔崽子?真要论年龄的话我可是……”
嘛,就是这样。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22(五)11:00:05 ID:j5BGBbx (PO主) [举报] No.561439 管理
帝吃完早饭就不知溜到哪里去了。
而我开始打扫永远亭的卫生,这是一般在休息日会干的活。
虽然说是休息日,其实主要含义是师匠在这一天里不会给我安排的工作,尽管平时使唤起我来丝毫不会手下留情,但对我的日程安排里一定会留出她自己认为合适休息日。
要我自己认为的话,休息日总是比我预期中要多一些呢,哎呀哎呀,真是温柔。
不过要是什么都不干的话也让人有点无所适从,我偶尔会跑出去逛逛,但是大多时候还是找一些悠闲的工作来消磨时间。
今天,也按照自己的步调悠闲的打扫着卫生,顺带测试一下具体的身体机能。
话虽如此,但两件事的紧急程度相比起来,打扫卫生的那边才应该是顺带的吧。
但是我不能特意的做些反常的事,只能一边干活一边通过身体的反馈来确认了。
具体来说,也就是诸如力气稍微变小了,体能下降了,协调平衡性和运动神经变差了,味觉变差了,听力也下降了一点,诸如此类的像是成了老婆婆一样的症状的。
基本上都没有超出可以接受的范围。
嘛,事到如今再说不可接受什么的,也挺奇怪的就是了。
清洁工作到中午就结束了。
在永远亭里来来回回走动的我发现今天公主在我醒来之前就不见了,以及师匠一直待在房间里连早饭也没有出来吃过。
于是。
“师匠,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
我打开了手术室的门,师匠坐在房间右边的书桌前,一边拿着点燃烟草一边看着厚厚的医书,如果不是淡淡的烟雾在她身边流转,那对仿佛其他一切毫不关心的神情几乎让流动时间都停下来了。
看上去像是在做什么研究。
我本来想问,要不要我来帮忙。
但是在看见师匠平日里并不多见的投入模样后总觉得多半不是自己能插得上手的事,话到嘴边又变成了,
“师匠中午想吃什么,我准备做饭了。”
中间隔了一段让我觉得不长不短的空白以后,师匠回答。
“和平常一样吧。”
“知道了,有什么事您就叫我。”
还是不打扰师匠了。
“优昙华。”
“嗯?”
正把房门关到一半时,师匠突然出声叫住了我。
她从手里的书上移开了视线,皓月般的双眸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遍。
比起我现在站的位置手术室里光线还要暗一些,但那视线却仿佛能让我感受到实质般的能量。
难…难道我身上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吗,我被这道视线看得有些后背发痒。
大概隔了一段让,我觉得不长不短的空白以后,师匠用一如既往的语气说。
“你要是没事干的话,把院子里晒的那些药整理一下。”
“哦…”
直到师匠把目光重新转回了手里的书,我这才蹑手蹑脚的关上了门。
“呼……”
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一定被看出来了。
我认为我没有表现出任何和往常不同地方,但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
如果说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看出那些我想要隐藏东西,那这一个人一定不会是除了这扇门后面那个人以外的人了。
不过,大概只是我多心了,毕竟,就算是像师匠这样的人,也没有办法搞清楚别人的脑袋里究竟都藏了些什么吧。
放宽心吧,按部就班就好。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22(五)11:00:51 ID:j5BGBbx (PO主) [举报] No.561448 管理
做完午饭,随便吃了一些以后,再把剩下的妥善放好。
然后待在院子里分拣草药就这么一直到了日落。
呜哇~真的让人头晕眼花了。
不是说草药有很多,而且相同的工作我也不知道做过多少回了。
但还是遇到了困难。
——这种草药在剁碎晒干以后要需要把茎和叶子分开,不过晒干以后主要用于分别茎和叶子的特征就是前者是深褐色,后者是深绿色。
换句话说,我不能分辨它们的颜色。
看来比起预想中的不便还要多啊。
我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考虑的太少了。
尽管我认为自己现在相当平静,也没有感到害怕,不过那些想要直视那些意识中已经似乎已经被涂黑的地方的时候,我便会觉得有些喘不上气。
我大概,移开了目光。
我大概,什么都没考虑。
我不禁告诫自己。
这样不行啊铃仙。
明明都到最后,要更慎重些。明明都到最后了,不能只想着自己,也应该,为了大家考虑一下啊。
我拿起两棵草药,放到眼前仔细的比对,然后把表面没有纹路的茎放在左边,有细微纹路的叶子放在右边。
在一边这样事倍功半的进行工作,一边一点一点考虑那些被我忽视的东西之中,太阳在不知不觉中下山了。
在这样仿佛催眠一般的机械工作快让我睡着之际,身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优昙华,还没做完吗?”
“啊…呃…”
师匠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房间里出来了。
“那个…之前,太阳太舒服,我睡着了…对不起。”
“是嘛……”
她伸出手温柔的揉了揉我的头。
“觉得累了就去休息,不用勉强。”
“嗯,我明白了。”
她点点头,
“我的…实验还没做完,现在不要让人进手术室。”
她转身离开,看样子应该是准备去休息了。
“师匠,我给你做晚饭吧。”
我说。
师匠她只是背朝着我摇了摇手,然后消失在了走廊的转角。
啊,总觉得,休息日里的师匠特别温柔。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22(五)11:01:17 ID:j5BGBbx (PO主) [举报] No.561453 管理
在把剩下不多的草药全部处理完的时候,永远亭的大门被打开了。
从外面回来的公主径直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然后就那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公主你回来了啊”
我轻轻敲了敲门框。
“要不要我帮你做点吃的?”
她摇了摇头,看上去一副燃烧殆尽的样子,我想多半又是去和妹红小姐打架了吧。
从早打到晚吗??
公主就那么头朝下倒在床上放出闷声。
“因~幡,现在有空吗。”
“是有空…”
“那让我揉一揉你的耳朵吧~”
“哦……就揉一会的话”
公主偶尔会做这样的事,让我躺靠在她的身上,好像什么也不想,就这样单纯的抚摸着我耳朵和上面的绒毛。
“简直就像是每天都有保养的工艺品嘛~”
“平时是有在保养啦。”
这些也是,
“感觉如何。”
“有点痒。”
那一如往常的对话。
公主说这样做能缓解精神压力,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科学依据,不过却相当容易理解。
因为,对我来说,靠在公主的身上,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被温柔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如果睁开眼睛,就能看见多半是这个世上最美的长发和侧脸,不要说是精神压力了,感觉连肉体疲劳都在顷刻间消失无踪了。
无言的空气当中却弥漫的一股暖意。
我想这便是所谓的和谐吧。
“因幡为什么要做那些事呢?”
公主突然说道。
“公主是说?”
“因幡活的很辛苦吧……每天都要从早到晚的工作,悠闲一点不是挺好吗?”
突如其来的人生提问吗…
要说是公主的风格倒也像是。
就是了为了能看见眼前这幅美景嘛——虽然我心中有着别的答案。
我思索出了一个像是平常会说出的回答。
“唔……辛苦是有点辛苦,不过活着的话就要做些事才能感觉自己是在活着吧,如果这些事是能帮到对我来说重要的人,都够这样活着我很高兴”
“嗯……”
公主摆出了思索的表情。
“似乎说出了不错的话呢,明明只是只兔子。”
“倒是我认为公主活的悠闲过头了。”
“这话真是过分,我的辛苦都是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真的吗?”
“当然,在那遥远的过去我曾经也辛苦的活过,顺带一提现在正在长期休假中”
也太长了吧,这个假期。
“……我想也是…呐,话说回来,公主今天上哪去了,这个时候才回来还真是稀奇呢。”
“去架设火箭发射基地了。”
“……”
像是公主会开的玩笑呢…
“好了,能量补充完毕”
公主拍了拍我的脑袋将我推开。
“明天这个时候叫我起来,因为很重要所以不要忘了”
“……公主是要睡一整天吗?”
“正是如此。”
……所以就说是悠闲过头了吧。
我帮公主关上了灯,离开了房间。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22(五)11:01:33 ID:j5BGBbx (PO主) [举报] No.561459 管理
那么天色不早了,明天还有工作,为了不再睡过头今天还是早一些休息吧。
躺在床上,我想了很多事,大多是过去的事。
大多是关于称呼我为“铃仙”的妖怪兔的事。
大多是关于称呼我为“因幡”或是“优昙华”的月人的事。
除了这些事,再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我想要尽可能多想起一些有关她们事,在最后的日子里。
啊,对了,是不是留下一封遗书比较好?
随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念头,我落入了沉沉的梦中。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22(五)17:35:03 ID:PhX9F4q [举报] No.564368 管理
( ´ー`)好梦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22(五)17:36:03 ID:cbmshfZ [举报] No.564374 管理
>>No.561459
优昙华是到地面以后师匠给铃仙起的名字,一般只有师匠会用这个名字叫她,辉夜可能偶尔也有这么叫。而且铃仙也不喜欢师匠以外的人用这个名字叫她。。。
我就随口说说,不用在意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22(五)19:08:54 ID:wKTUUyM [举报] No.564990 管理
>>564374
写的就是永琳叫优昙华 辉夜叫因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23(六)11:01:22 ID:7wCMgW5 [举报] No.568816 管理
( ´_ゝ`)淡淡的感觉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27(三)05:11:34 ID:RH5mJe7 [举报] No.594853 管理
(;´Д`)还有3天半。兔子小姐。。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27(三)08:02:08 ID:8pDhKzH [举报] No.595097 管理
兔子小姐一觉睡到现在都没醒(;´Д`)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27(三)08:47:32 ID:TWqYvWJ [举报] No.595245 管理
铃--仙--( ´_ゝ`)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27(三)08:57:21 ID:a1sIHkI [举报] No.595295 管理
( ・_ゝ・)最后一定是带回去修好了的结局!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27(三)09:03:05 ID:pt4ppSl [举报] No.595315 管理
(`ε´ )老人也要次兔子小姐的早餐啦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9-27(三)10:33:54 ID:IS4XqjV [举报] No.595493 管理
已订阅。。咕咕咕

UP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