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岛-备胎匿名版
首页版规 请关注A岛微博 | 人,是会思考的大雕 客户端:安卓1|安卓2|WP|iOS

No.1781061 - 后现代勇者无法拯救游魂公主 - 小说


回应模式
No.1781061
名 称
E-mail
标题
颜文字
正文
附加图片
啦啦啦啦 我要看奇怪的小说

后现代勇者无法拯救游魂公主 Listener 2021-02-19(五)14:48:35 ID:xDiEMxW [举报] [订阅] No.1781061 [回应] 管理
是的,就是这样,在故事的最后,勇者杀死了公主。
无标题 Listener 2021-02-19(五)14:49:23 ID:xDiEMxW (PO主) [举报] No.1781062 管理
在这样一个既不是节假日,也不是钦定庆典的普通后半夜,只有猫头鹰,夜班城守和酒馆里的买醉人仍然清醒。但即使是酒馆,此时也不再热闹,只剩不多几位客人仍守着酒与夜晚。而此刻,就算是活在茶余饭后的说书人,也已经结束了工作,坐在油灯阴影下吃着不合时宜的晚饭。

木盘的蜡质抛光上反射出由远及近的光,那是一盏逐渐靠近的提灯,而提灯者细小的脚步声由木地板途径桌脚,沿着年轮蜿蜒蛇行上到桌面,再从酒杯边沿一跃而下,在杯中荡起轻柔的波纹。

“叔叔,我还想听你讲外面的故事。”

稚嫩的声音从说书人对面传来,而说书人头都不抬,伸手从背后拉上兜帽,遮住了面容,嘴里含着没咽下的食物大声招呼着:“老板,你儿子又想听我说书。”

酒馆老板闻声,将泛着油光的拖把立起来,拄着它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他儿子坐在说书人对面,放在少年面前的提灯将光打在他身上,映出疲惫却又兴奋的面容。老板拄着拖把,看着那个泛着光的少年,看着他眼里反射出来的光,看着眼底满溢而出的冒险与远方,叹了口气,这哪是想听故事啊,这小子分明就是到了向往外面世界的年纪啊。又有谁能够拒绝这样的少年呢?

老板叹口气,找起了答应的借口:“讲吧讲吧,一直这么拖着也不是回事儿,他白天还要去教会那儿上课呢,这个念想结了也就不会熬到这么晚了。”

说书人却明显没想到这一茬儿,犹自挖苦老板:“真就不怕你儿子听了我这么精彩的冒险经历,放下一切去远方?”

老板被戳中了心底痛处,也毫不客气地揭短:“就你?我在这听你说了快五年书了,你不就只会把魔王巨龙勇者公主这么几个人排列组合起来,讲些不着边际的爱情故事?嗯?魔王和巨龙的爱情故事?还都是男的?”

说书人也毫不生气,往嘴里塞了一块肉饼,含糊地说:“那还不是大家想听嘛。啧啧啧,他们既没有胆量听真实的故事,又没有足够的想象力去听新的幻想,那我可不就只能把他们最喜欢的角色拆出来拼凑出新的内容嘛。”他说完后转头望向少年,“你想听什么故……”

那少年却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只剩下呼吸带来的细微起伏,说书人看着他,眼神却已经穿过他的身体,穿过桌椅,穿过地面,聚焦在了遥不可及的远方。说书人低头笑了笑,轻轻拉开椅子,端起酒肉,去坐到了老板的旁边,避免他们的谈话扰了少年的片刻安眠。

“我打算给你儿子讲勇者,公主与巨龙的故事。”他顿了顿,“嗯,一开始讲的那个。”
无标题 Listener 2021-02-19(五)14:52:06 ID:xDiEMxW (PO主) [举报] No.1781063 管理
第二天下午,在太阳仍高高在上,将阳光与救赎洒向世间之时,少年便飞快地完成了神学院布置的课业,从教室门口奔出,穿过教会大门,跑到街上,沿着起伏不平的便道径直前进,经台阶下行,爬过路栏,绕过集市大街,右拐又左拐,九十度转向直奔酒馆,从紧闭的酒馆大门下面滑步穿过又起身,紧贴墙边绕过大厅以免满身的灰尘弄脏桌椅,经过另一个房间,划出一道弧线绕开满是酒桶的推车,撞开后门。说书人正站在后院拿着破旧不堪的羊皮稿纸,熟悉今天要讲述的故事。

说书人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少年,笑了笑,将手中的羊皮稿纸慢慢地卷成卷,放进布袋揣到怀里。伸手引着少年向这院子里的海棠树下走去,那里有一架大约三五年岁的铁木秋千椅。故事很长,说书人打算与少年坐在阴凉处婉婉道来。

说书人横坐在秋千椅上,背靠着扶手,一腿蜷缩平放在椅面上,脚穿过另一只腿的膝盖内弯,伸手招呼少年坐在他旁边,也就是秋千椅的另一侧。

少年规规矩矩坐下,两手平放在大腿上,腰背肌肉绷紧,仿佛身处王国最严肃的学术研讨会。这让说书人险些笑岔了气,边笑边拍着少年的后背,告诉他不用这么拘谨。

直到此时,少年紧绷的肌肉才渐渐放松下来,在裤子侧缝擦了擦手心的汗水,向着说书人“大胆”地提出他有些困惑的事情:“那个……你讲的那些故事,它们都是真的吗?巨龙,魔王,勇者他们都是存在的吗?”

说书人想了想自己最近讲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之后,甚至产生了一些负罪感,自己对一个孩子造成了什么影响啊……他苦笑了一下,“勇者是真的,持证上岗,还有带着国王的亲笔签名和私人印章的证明文件;巨龙也是真的,是一只会用魔法的带翅膀大蜥蜴,嗯,听说它还挺聪明的;魔王嘛,这就是大家杜撰的了,总要有些乐子的嘛。”他不想让少年问出类似于“魔王和巨龙明明体型差那么多,也可以的吗?”这种大家都尴尬的问题,就试着转开少年的注意力,说到:“故事嘛,自然大部分都是我编的啦,不过我这有一个真实的,你打算听吗?”

少年猛点头。

说书人露出了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情,就好像少年为此签订了契约一般,他有了全部的正当性和理由,为少年揭示真实——无论这是否是他愿意看见的。

“嗯,故事起源于勇者成为勇者的那个瞬间……”
无标题 Listener 2021-02-19(五)15:18:29 ID:xDiEMxW (PO主) [举报] No.1781065 管理
嗯,是的,故事就起源于勇者成为勇者的那个瞬间。在当时,王国刚刚遭受了一场飞来横祸,在每年一次的王城魔法护盾停机检修中,一只巨龙以无比的速度横穿大半个王国,从杳无人烟的原始森林,快过了魔法通信的层层上报,奇袭了王宫,抓走了公主。也就是在这之后,勇者成为了勇者,为了将公主救回来。

王城,王宫会客大殿。

“勇者你快一点啊,别磨磨蹭蹭的,我快下班了。”说话的是这次会面的接待者,也是国王的副手。

“欸你别急啊,你看看我这身衣服得体吗?需不需要再熨一次啊?国王陛下看见我会不会觉得我像个土鳖啊?”勇者一边在镜子前转来转去打量自己,一边问着副手。

“自信一点,把‘像’字去掉。”

被挖苦了。

“真不用这么紧张的,你根本不会与国王直接会面。”副手为了尽早下班,提前戳出真相。

“啊?”听到这个残酷真相的勇者就不太能像之前一样扎在镜子前仔细斟酌穿着了,他被副官拽着走也不忘询问这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说好的勇者在出发前可以面见国王吗,不是还有国王亲笔签名的文件证书吗balabalabalabala……烦得副官反手就是一记“沉默”魔法打在勇者身上,世界瞬间安静了。

终于把勇者拽到了会客大殿之后,副官解除掉魔法,抢在勇者之前说到:“你先别说话,先看,看完还有什么问题问我。”说完也不等勇者的回答,就边往外走边掏出魔法终端,点了点之后说:“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就开始。”
无标题 Listener 2021-02-19(五)15:20:04 ID:xDiEMxW (PO主) [举报] No.1781066 管理
勇者被晾在大殿正中,追上去也不是,干站着也不是,正手足无措着呢,突然背后“砰”的一声,差点把勇者吓趴下。他转头去看,是门突然被关上了。勇者优秀的战斗素养让他立马微微弯腰,腿弯略躬,保证自己处于最佳战斗状态,左手横于胸前,右手摸向后腰的短剑,但却摸了个空——觐见时把他那一身不够得体灰尘扑扑的冒险装换下来了。没办法,勇者只好将右手握拳隐于礼服的长披肩下,以这样一个别扭的姿态戒备着周围。

魔力!

周围突然之间出现了魔法波动,不是哪一处,而是整个房间的地面下方。勇者被这魔法波动吓了一大跳,但是仔细感受却发觉这似乎并不是什么攻击性的魔力,倒像是魔力围绕着什么东西一直在转。勇者孤零零地站在大厅里,戒备着不知道有没有的敌人,但脑子里已经不由自主的放飞自我了,满脑子都是这间房间下有一个巨大的仓鼠轮。

“你好啊,勇者。”

“哦哦,你好。”

似乎有人在和勇者打招呼,他也很亲切自然地回应……个鬼啊!那是谁啊!勇者吓得立马转向声音来源处,脊弯曲重心放低作攻击姿态,活像一只炸毛的猫。

声音来源自大殿最上的大椅,若无意外,那里都是王位,但现在那里坐着一个半透明虚影,他身着华彩头戴宝冠,身上泛着光,周身烟雾环绕。他接着说:“我是这片土地的王,也是任命你为勇者的人……”

在看到这个暂且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家伙儿其实并没有危险,也像是可以交流的样子之后,勇者稍微放松了一些,长舒一口气。观察起了台上的……应该是人吧。不过看起来他好像有一些不太正常,语调有一些奇怪的突变,话语之间的停顿也显得与正常交流不一样。“算了,先不管那些。”勇者继续听国王慷慨陈词。

“这里本是安宁之地,我的子民安居乐业,骑士秉公值守,牧师排解苦难。但是不久前,有恶龙从极西而来,穿越高山,飞掠平原,在王宫内大肆破坏,并劫走了公主……”

很奇怪地,本来应该是很热血的演讲的,在勇者想象之中,他此时也应该很激动才对,不过他完完全全没有兴奋的感觉,反而由于国王过于生硬的语调和明显不正常的语气,让他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看一场戏剧时,正由于男主角与女主角之间求而不得的爱情感动至深的时候,突然之间,一个配角在错误的时间跑到了场上,但是他马上就意识到了错误,接着毫不尴尬地从另一边溜了下去。虽然并不影响整体的演出,但是会让认真观看的人错愕地看着场上“那个人怎么在台上跑了个穿?他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此时此刻,对于那位观众而言,男主角、女主角、配角、场景突然就与他们营造出来的那个奇幻瑰丽的故事断了联系,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剧团,在台上滑稽地伸展四肢大声歌唱。

出戏感?嗯,感觉不大对……抽离感,对对对,抽离感。勇者在得意地总结出自己刚刚地感受之后,却突然发现自己在这场演讲之中发呆了太久,已经不知道国王讲到哪了……

“……所以说,邪恶仍盘桓世间,正等着勇者去清除;公主仍身处恶龙爪下,正等着勇者去拯救。”国王双臂张开,仿佛在拥抱光,“你是勇者,是被选中的人,是命运的化身,是所有故事的开端。去吧,这个故事剩下的篇章正等着你去书写呢。”

勇者赶紧作授予礼,左手扶右胸,右手脱帽,身体稍微前躬同时低头,等着国王作进一步指示。但是许久之后都只能听到自己逐渐变大的心跳声,勇者忍不住偷偷抬头往殿上瞄,却发现半透明的国王消失了,座椅上的光也一同消失不见,但是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逐渐亮起来?

勇者这一回看得清晰,座椅下方有着一个非常复杂的照明魔法阵,这个法阵原本是用来发出柔和的淡黄色照明暖色光的,但是在它添加了很多勇者看不明白的东西之后,它的功能就有待商榷了。

勇者这再一走神,魔法阵已经预热好了,发出的光汇集成了一个人,还是国王,只不过他这回没有穿正装,而是穿着宽松的裘袍。而国王的虚影清晰下来之后,他一开口就回答了勇者之前的疑惑:“啊,你好啊,勇者,现在你看到的是我的录像,我用魔法把要说的话记录下来然后现在放给你看。”

妈耶,魔法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了嘛?勇者很茫然,他之前学的用的要么是把魔力变成火球砸人,要么是把魔力变成冰锥戳人,这个精巧程度已经超出了勇者的理解。

“至于你刚刚,应该看到的是一段无聊的演讲吧,那是我的副手拟的稿子,然后截取我的声音和影像拼凑出来的视频。”国王从画面外拿了一杯葡萄酒,靠在画面边缘看不见的什么东西上,一副隔壁大叔陪你聊天的神态,“嘛,我找你过来,虽说是让你救公主,但是其实她现在挺安全的。”

勇者麻了,一副“我是谁?我在哪?下午吃什么?”的表情,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让公主自己走回来?我来这儿是来干嘛的?

国王抿了一口酒,“嗯,等你找到公主你就明白了,就算不明白,公主也会给你解释的,不必担心。那时候,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是把公主从巨龙手底下救回来,并且杀了那头龙。当然啦,不杀也行,这个得问公主的意思。”顿了顿,他把酒杯放出画面,低头笑了笑,抬头对勇者说:“至于第二个选择嘛,那就是把公主杀了。”

国王的表情悲伤而又沉静,诉说着勇者完全不理解的事情。
无标题 Listener 2021-02-19(五)15:56:56 ID:xDiEMxW (PO主) [举报] No.1781072 管理
副手在门外抽了三根烟,才等到终端的震动,是放映端的人表示已结束放映。

“奇怪,好像比预计的要更久一些。”虽然冒出来了有些奇怪的感觉,但是他并未深究,转身推门进入殿内,语调忍不住地上扬:“怎么样?是不是一场慷慨激昂的演讲?”

“嗯,挺好的啊,你写的?”

“对啊对啊,怎……”副手不说话了,看着勇者。

勇者也看着他。

“好吧好吧,稿子是我写的,声音是声乐部的家伙一个音一个音合成的,画面是动画部的家伙建模绑定骨骼做出来的,这个椅子下面的魔法阵是用来配合水蒸气作处全息画面的,再下面的是环型谐振充能魔法阵。好了我知道的全告诉你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也不知道是因为尴尬还是想避免尴尬,副手对于这次会见背后所有的准备全盘托出。

不过勇者并没有问关于“国王委托勇者杀死公主”这个事情,国王后续告诉他,这件事情没有多少人知道,让他不要乱说。当然,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救回公主”这么一件国家层面的事情,不交给军队反而交给勇者这么一个外人来做。

不过这么一来,勇者倒也能确定副手不知情,此时勇者也并没有什么心情去追问骨骼建模谐振之类的技术细节,只是问副手接下来的安排“你们应该有我的任命文书和路途计划之类的东西吧?”

“见鬼了,你怎么知道。”副手嘟囔着,从怀里拿出一张带有国王印章的任命书,凭着它,勇者就能得到各地镇守的协助。然后从魔法终端调出来一个悬空地图,在这上面给勇者指认“这里是科学之都,你在去寻找巨龙之前,要先来这里寻找一些与巨龙相关的文献,重点是巨龙的栖息地啊,习性啊,弱点研究啊什么的,有了这些,找到并且击败巨龙应该就不成问题了。”

“嗯,好。”勇者接过文书,转身离开了大殿。

副手揉了揉鼻子,“见鬼,怎么几根烟的功夫,像是变了个人……”

殿外,勇者站在台阶上吹着风。

今日,阳光微凉。
无标题 Listener 2021-02-19(五)15:57:35 ID:xDiEMxW (PO主) [举报] No.1781073 管理
“好啦好啦,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吧。”说书人站起来伸了伸腰,对少年说。

“啊?这才讲到哪啊——”少年不情愿地拖长声反驳。

说书人抬头看了看天色,太阳正在散发出最后的光和救赎,这是白昼最后的最后。

“安啦安啦,这样,你安息日应该没课吧,我和酒馆里的朋友们请个假,那天空下来给你把后续的故事讲完。”说书人苦笑,“今天就饶了我吧,稿子还没背完呢,待会我总不能现编个故事吧,我可没那能耐。”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2-19(五)20:59:04 ID:HCtX27U [举报] No.1781116 管理
 没人吗(´゚Д゚`)
无标题 Listener 2021-02-20(六)03:16:18 ID:xDiEMxW (PO主) [举报] No.1781174 管理
后来呀,后来……

后来,勇者趴在科学之都图书馆里睡着了。

还打呼噜。

“同学,同学,醒一醒,图书馆里比较凉,这么睡着容易感冒。”一位赶DDL的同学忍不住了,在大家鼓励的目光下走过来推了推勇者,想把他叫醒。

所幸,勇者并没有睡熟,他只是看论文看到失去了意识了而已。

勇者茫然地抬起头,向叫醒自己的人打招呼:“早上好。”然后看着对方发呆,不过对方看他醒了之后也就没有管他了,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赶明天要交的作业。只剩下勇者一个人看着他的背影,大概他的肉体虽然被叫醒了,但灵魂仍在赖床吧。

“我是谁?我在哪?下午吃什么?”当勇者赖床的灵魂姗姗来迟之后,勇者的灵魂有了如此质问。
无标题 Listener 2021-02-20(六)12:53:04 ID:xDiEMxW (PO主) [举报] No.1781197 管理
事情到底是怎样兜兜转转变成现在这样子的呢?

明明一切都是好好的,勇者就如同故事里的过程一样成为了勇者,但是自从见了那个不着调的副手和国王之后,故事就渐渐从正轨走向脱轨了。勇者一路上跟着商队沿着驰道很正常又很不正常地走到了科学之都——说正常是确实一路平平安安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说不正常也是这个原因。依照常理来说,勇者不都该披荆斩棘一路打死哥布林啊,史莱姆啊,鹰身女妖啊什么的,然后顺路帮李家村打败周围盘桓的狮鹫,帮王家村清除枯井里不眠的怨灵……然后给我些小钱钱的嘛?

但当勇者怀揣如此期待走过这段不远不近的旅程,站在科学之都前时,他心里的这点小落差瞬间就消失了,转而代之的是巨大的羞耻——偌大的城门上面挂着一个鲜红的横幅:“欢迎勇者阁下莅临视察”。

身边同路的商队车夫抬头看看横幅,转头看看勇者,再抬头确认一下,转头问勇者:“这说的是你吗?”

勇者捂脸:“不是不是,别问了,我不知道……”

在打消了同路人旺盛的好奇心之后,勇者拖着疲惫的身躯,扛着倦怠的灵魂,沿着路标到了市政中心,不过不巧,城主正在开例会,没办法立刻接见勇者,秘书就把勇者带到了城主办公室,让他稍事休息。

“呼,累死我了。”勇者摊在了沙发上,长舒一口气。

勇者以前冒险都是自己走的,这几天一直跟着商队,一路上叮叮咣咣晃晃荡荡,搞得他晚上露营睡觉的时候感觉大地都在晃动,根本休息不好。现在他终于可以有一个软乎乎的沙发可以窝着了。
无标题 Listener 2021-02-21(日)12:59:39 ID:xDiEMxW (PO主) [举报] No.1781370 管理
城主正在开的例会是由城主他们代表的管理机构和城内各大高校之间的会议,主要内容就是各大高校说虽然我们的科研计划没有按进度完成,但是我们依然没钱了,给钱!然后城主说虽然我理解你们的难处,但是我没钱,不给!

城主虽说是城主,但是这只是王国的一个职位而已,并不是说这座城就是他的封地,他拥有立法权什么的。在很多年前的旧世代确实是这样,但是王国在经历了一次从魔法到科学再到经济人文都快速发展的年代之后,分封制就已经被废除了。现在的城主虽然沿袭以前的名号,但是实际是王国流动官员,在任期内管辖一座城市,任期到了之后,王城方面就会派新的官员交接工作。

城主已经管辖科学之都好几年了,这几年的时间,已经让他对这样的例会足够厌烦了,那些高校一个二个的就会要钱,我也想给啊,我哪有啊!王国财政不给我发钱我也没有办法啊!唉,不生气不生气,生气伤的是自己的身体。欸,说起来钱……

城主突然想到了之前王城方面有发过一个文件,说是最近会有勇者前来,让他引导勇者做一些事情,并且提供必要的帮助。勇者的话应该是国王比较亲近的人吧,冒险完了应该要回京述职的吧,要讲一讲旅程经历的吧,那应该也是可以帮我要钱的吧……

一想到这里城主就来劲了,已经开始臆想王城一下子发了以往十数倍的经费之后该怎么花,这个高校分一点,那个高校分一点,市政建设分一点,还能剩下一些把城市道路加固一下……

“……最后总结:本校在这个工作季度内有对于魔法理论的重大突破,但尚未总结为论文发出,基于此项研究所需,本校下季度预算相较上季度有所增加。”

城主突然发现对方好像已经说完了正在在看着自己,就揉揉眉心,把飞走的思绪揪回来,然后低头看看手头的下季度物资补贴表,站起来发言:“我明白贵校的难处,但是由于财政补贴限制,下季度对于贵校的补贴仍然只能与上季度持平,不过可以适当免除贵校一些日常税费……”
无标题 Listener 2021-02-21(日)13:08:44 ID:xDiEMxW (PO主) [举报] No.1781372 管理
开完会之后,城主就迫不及待地去找勇者了,心里酝酿着要钱大计。结果推开办公室的门就发现勇者坐在沙发上睡着了,头低着,一点一点的,坐姿也很难看,让城主不免想起他上学的时候在高数课上打瞌睡的样子。城主哑然失笑,王城怎么派了个孩子出来。

城主推了推勇者,想要叫醒他,但是勇者却猛地坐正,像是上课被发现睡着地说着“我没睡着我没睡着。”城主眼底带着笑意,和勇者说:“别紧张啦,没事的,和我说说你的来意吧,上头只给我发了个文件说要我配合你的工作,但是我都不知道你来干什么的。”

听完勇者的讲述之后,城主叹了口气,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所以,你其实没有面见过国王?”

勇者点点头。

城主叹口气,要钱大计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算了,管他呢,交个朋友总不亏,过两天可以找个由头,先送他个什么东西,先让他把这个人情欠下来,然后再隔一段时间,在他走之前和他说一下这里没经费,让他帮忙提一嘴,想必他也是不好拒绝的。

大体的思路定下来之后,城主就对勇者说:“嗯,我们会给你安排一个用来接待外宾的住所,钱也会给你报销,只要有发票就行。不过剩下的,那些关于巨龙的信息,我就没办法帮你了,我不是搞科研的,这些你可以去市图书馆,那里的魔法终端有连接所有高校的论文库,那里应该有你要找的信息。”

“另外,过几天我可能会去找你一趟,商讨一些事情。”
无标题 Listener 2021-02-21(日)13:09:25 ID:xDiEMxW (PO主) [举报] No.1781373 管理
事情就是这样兜兜转转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勇者看着面前的固定式魔法终端,它的屏幕上有着密密麻麻的小字:“有限差分法模拟龙鳞传热性能”“龙鳞特有几丁质的结构强度研究”“元胞自动机模拟巨龙对于环境生态的影响”。像这些东西,勇者基本都看不明白,明明每个字都看得懂,但是他们组成的术语,叙述,甚至是结论,勇者都看不懂。今天上午在图书馆最大的收获是搞明白了自己不可能从图书馆搞明白龙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弱点,怎么打败它。

“怎么搞呢,头大……”勇者开始了思考。

“算了,先去吃饭。”勇者放弃了思考。

但是刚在饭店坐下,饭还没有扒拉两口,勇者的内心就开始纠结起来了,我身上可是有着宏大使命的啊,我怎么能卡在这个地方。可是真的看不懂啊,那些人写的都是些啥啊。算了先吃饭,吃完饭再看。嗨呀,真的不能再卡在这个地方了……

“我能坐这里吗?”一个声音从对面传来,勇者抬头,一个学生摸样的人正指着勇者对面的座位,看来是四处都没座位了来拼个座位。

“嗯嗯,我一个人。”勇者表示没意见。

对面的学生坐下后转身向厨房方向喊了一句“老板,来份炸鸡饭。”然后就转回来看着勇者,问:“你是不是刚刚图书馆打呼噜的那个家伙儿?”

勇者尴尬得脚趾抓地抠出一套三室一厅带地下室的房子:“我还打呼噜了吗?”

对方笑得合不拢嘴,“是啊是啊,睡得可香了,我都有点羡慕你的睡眠质量了。”

“咱能换个东西聊不?”勇者祈祷如果他当场尴尬致死,他的墓碑上千万别写“图书馆打呼噜”。

“哈哈哈哈哈当然可以啊,那你在那儿写的是啥啊,期末?还是课设?我当了四个学期的助教,指不定我能帮上你什么东西呢。”对方表面上换了个话题。

勇者想了想,斟酌着能说的部分,告诉他:“我其实不是学生,也不是这里的居民,我只是来科学之都查一查与巨龙有关的生物生态学资料,但是看论文实在太难受了,而且他们研究的东西都只被框在一个小圈内,我很难找到我想要的东西。”

助教想了想自己查资料写期末论文的艰苦岁月,看勇者又多了几分亲切,“那些玩意儿看起来是真的难受,如果只是需要找特定的知识的话,我还是建议你直接问教授。你可以看着那上面不是很水的论文找一找作者……”

助教顿了一下,接着说:“反正我现在等饭比较闲,就帮你看看吧。”

说着就开始操作起来便携魔法终端了,只见他在屏幕上点点画画,上面就显示出了一排一排的小字。

助教点开几份论文,看了看第一作者的名字之后。面色微妙地对勇者说:“这个领域……看起来除了一些充数的学生以外,只有贤者比较精通。怎么说呢……”

勇者并不是圈内人,并不知道对方欲言又止的原因,猜测道:“是贤者不喜欢别人打扰吗?”

“那倒不是啦,贤者虽说看起来挺怪的,但是人意外地好,传闻说只要向她求助,她总是会尽力帮忙。”助教凑近了一点,“以前虽说她行踪神秘,总是找不到人,但是也没啥大问题,但是一直有传闻,说她得了活尸症。”

“活尸症……那是什么?”勇者以前从没有听过这个病。

“啊,你没有听说也正常,因为到现在它仍然看起来像是一个都市传说。我也不是很了解这方面的东西啦,只能说它看起来像是一种传染病,但是对不同人群有着明显的传染差异,学历越高越易感。目前只在教授,学者这个圈子里传播,就连我们这些学生都很少有确诊的例子。”

助教挠了挠脑袋,说:“这些是我可以确定的事情,再更多的消息也有,但是真实性真的就不敢保证了。”助教接着戳屏幕,一边戳一边说,“具体的你可以一会儿回图书馆查论坛,这有一个置顶的帖子,是我们学生会长发的,真实性和准确度可以保证。”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3-02(二)07:04:04 ID:HyakeHu [举报] No.1783144 管理
更新更新更新(`・ω・)

UP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