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岛-备胎匿名版
首页版规 请关注A岛微博 | 人,是会思考的大雕 客户端:安卓1|安卓2|WP|iOS

No.1773000 - 无标题 - 小说


回应模式
No.1773000
名 称
E-mail
标题
颜文字
正文
附加图片
啦啦啦啦 我要看奇怪的小说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1-04(一)02:41:18 ID:wlSy1e1 [举报] [订阅] No.1773000 [回应] 管理
如果我没有遇到你就好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1-04(一)02:45:19 ID:wlSy1e1 (PO主) [举报] No.1773027 管理
差不多到了约好见面的时间…
其实也不能这么说,我和朋友本来就住在一块儿,今天是一起出门旅游的日子,我起得早就先出门了。

今天天气还挺好的,天气预报说本市到盘山市在内的32个城市都没有下雨的计划,湛蓝的幕布上面是气球一样的云朵。

今天负责造云的该不会是开小差了吧…

气温也是预先调整好的,我在这种环境里生活了20年,一点乐子也没有。

难得要去别的地方旅行,而且还是下城区。

是没有人造天穹的下城区哦!

我不由得感到兴奋起来。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1-04(一)02:52:10 ID:wlSy1e1 (PO主) [举报] No.1773040 管理
这种感觉就好像离家出走。
虽然我本来就是因为离家出走才和现在的室友住在一起的。

她把半夜蹲在在城区连接大桥上瑟瑟发抖的我捡回家里去了,虽然很没有防范意识,但是因此我有了容身之处,不知道是要感谢她还是要骂她两句。

现在的世道,坏人很多的啊!

而且她看着像大学都没读完的学生,长得还很矮。
这不是一点战斗力都没有嘛!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是被捡回去当妈妈的。

明明一起住了还没到半年,我就已经有为母十六载的错觉了。

虽说如此,这小鬼怎么还不来啊!

我渐渐焦急起来,难道旅行的开端就如此失败吗?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1-04(一)02:57:59 ID:wlSy1e1 (PO主) [举报] No.1773061 管理
我往地平线的那一端努力地探着脖子,想象自己是一只长颈鹿,脖子要足够长才能吃到树叶。

终于,一个小小的,棕红色的脑袋冒了出来,然后是扔到两个陌生人里都未必能准确抓出来的超级大众脸,还有雾门风格的着装。

我记得她好像是从雾门那边来的…还真是内味十足。

我站起身來,整理整理领口,把西服外套的扣子扣上,准备同她会和。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1-04(一)03:04:03 ID:wlSy1e1 (PO主) [举报] No.1773081 管理
“你好慢啊,你刚才在干什么啊?”
“我…我下楼的时候忘记提垃圾了,所以又跑上去了一遍啦。”
“你怎么会忘记这种事啊?”
“要旅游所以太兴奋了。”
“你是小学生吗?”

她的眼睛是很漂亮的岩青色,可惜如此多愁善感的一双眼睛安在了几乎没有表情波动的脸上。

我怀疑五官都是画上去的,她的真身是面皮人。

“这个你拿着,不要弄丢了。”

我把凭证掏出来给她,用嘱咐幼儿的语气跟她说话。

“好的,妈妈。”

“……”

“刚才是在开玩笑。”

……完全没看出來是在开玩笑!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1-04(一)03:11:12 ID:wlSy1e1 (PO主) [举报] No.1773097 管理
所幸,移动的过程中没有出岔子,我们搭乘轻松愉快的通勤列车到达了轻松愉快的目的地。

“我一开始到雾门的时候是被索卢庭的运输车带过去的。”
“嗯?你是索卢庭的员工吗?”
“不是,我的外套挂到那辆车外面了。”
“你在开玩笑吗?”
“没有,这是真事。”

附赠一份奇怪的旅行故事。

这个人真是浑身上下充满了怪异。

我有一次半夜起床发现她在阳台喝啤酒,左边放着小山一样的啤酒,右边是对叠整齐的空罐头。

她就像…一台水过滤机一样,摄入啤酒,排出空罐头。

在半夜三点。

我没敢多问,赶快喝了水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出房间就看到热腾腾刚做好没多久的早餐,她人在房间里睡觉。

太怪了,我没敢多想。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1-04(一)03:19:38 ID:wlSy1e1 (PO主) [举报] No.1773105 管理
虽说是旅游,其实是出差。

我的工作是提供金融方面的咨询服务,这次有客户约了我在坦东市的下城区见面。

坦东当地的酿酒业还挺出名的,听说有一种啤酒是用过滤过杜脑烟的水和腐烂的百目鱼皮作为原料…


我觉得室友挺能喝酒的,说不定她会高兴呢! 
平时受她照顾的地方也不少,两人一起出游这件事我还是负担得起的。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1-04(一)03:23:45 ID:wlSy1e1 (PO主) [举报] No.1773110 管理
于是我带她去到那家卖特色啤酒的店铺。
你别说,排的队还挺长,我们俩在太阳下面站了好一会儿。

还好我带了伞,前面有个人站着站着就死了。

红肿的皮肤带着四溅的体液被含放射性的阳光晒干在地面。

然后队伍就若无其事地前进了一格。

这就是下城区的生活吗,好刺激。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1-04(一)03:32:31 ID:wlSy1e1 (PO主) [举报] No.1773115 管理
我用期待的目光注视着室友,朝她点了点头。

她心领神会,利用自己(比较)矮小的个子窜进人群里,去帮我排午饭的队伍。

我则是拿着买好的啤酒和其他特产找了个空闲的休息室,清理掉前人留下来的垃圾和其他身体组织,等待她把午饭买回来。

我看着透明的酒瓶发呆。

里面的不明生物漂浮在中间,类似角质层外壳的薄片随着沉浮翕动着,大口吸入酒精,又从我以为是眼睛的部分排出来。

这真的好喝吗?

我不禁想到啤酒店老板那臃肿又布满寄生虫的脸,嘴唇都下垂到胸口了,整个下颚皮都是空的,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和真诚能靠边的神色!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1-04(一)03:43:44 ID:wlSy1e1 (PO主) [举报] No.1773116 管理
“我回来了。”

两个饭盒啪一下摆在桌面。

啊,安心与可靠的抢饭王,凯旋归来的室友身上如今散发着绚烂的光辉。

“辛苦了,来试试这个啤酒怎么样?”
“你又知道我喜欢喝酒了?”
“你喝酒跟呼吸一样,不是喜欢我就要怀疑你是酒精驱动的仿生人了。”
“…”

她用漂亮但看不出情绪的靛青色双眼盯着我,然后默默拿起杯子倒了一点啤酒。

“怎么样?”
“…确实…嗯,味道很刺激。”
“有多刺激?”
“我开始走马灯了。”

那确实是挺刺激的。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1-04(一)03:48:55 ID:wlSy1e1 (PO主) [举报] No.1773118 管理
和客户谈完工作之后,已经是本地时间的深夜了。

坦东的夜晚和拉马际的截然不同,浓墨一样的深红色混着偶尔闪耀的星星,把星星和月亮都吞下去的夜空还真是少见。

拉马际市上城区的夜晚从来都不是夜晚,城市本身比任何东西都要晃眼。

我顺着回落脚处的路走着,打算回去洗洗睡了。

然后我就看到室友在路边蹲着。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1-04(一)03:57:01 ID:wlSy1e1 (PO主) [举报] No.1773121 管理
直觉让我保持警惕。

我小心翼翼地从身后接近室友,接近的过程中能听见轻微的叩击声。

凑近一看,好家伙我直接好家伙!

她在扣自己的喉咙,蓝色的血和鲜红色的水银落了一地。

腐臭味扑面而来,那片血越来越多,她整张脸苍白得让她有了辨识度,一边呕吐一边瞪大眼睛。

然后是深蓝色的血从下眼睑渗透出来,顺着脸颊滴落,和那滩呕吐物混合在一起。

她一边吐一边掐自己的喉咙,我才发现她的下巴的皮肉不见了,只剩下沾满蓝红颜色的惨白下颚骨,脸颊两边也是被溶解的痕迹。

她…下雨忘记带伞了?

我还没能思考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感觉眼前一黑。

啊,原来我是晕血的啊。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1-04(一)04:04:50 ID:wlSy1e1 (PO主) [举报] No.1773122 管理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拉马际的家里面了。

我连我是怎么回城的都不知道。

我爬起来找室友,却按到了报纸的开关。

“坦东市血案”

坦东市一夜之间变成了死城,而且有一部分地区的建筑物被摧毁殆尽。

我感到不存在的冷汗流过脸颊,慌乱地关掉报纸,准备给室友打电话。

一跑出客厅就看到室友在玄关换鞋,衣服上还沾着大片大片的红蓝,好像刚回家的样子。

“你回来得好快啊。”

平静地和我打了个招呼。

“你…你是怎么………啊。你去哪了,怎么衣服弄的这么脏?”

“我出去买早餐,今天突然不想下厨。”

“那你的衣服呢,快进来把衣服换了!”

“好嘛。” 
无标题 无名氏 2021-01-04(一)04:05:38 ID:wlSy1e1 (PO主) [举报] No.1773123 管理
后记:家里的报纸遥控器不知道为啥找不到了,而且却莫名其妙多了很多坦东啤酒

UP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