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岛-备胎匿名版
当前在线:首页版规 请关注A岛微博 | 人,是会思考的大雕 客户端:安卓1|安卓2|WP|iOS

No.1766786 - 无标题 - 东方养老院


回应模式
No.1766786
名 称
E-mail
标题
颜文字
正文
附加图片
进入本养老院请注意消防和交通安全

收起 查看大图 向左旋转 向右旋转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15(日)05:37:58 ID:Das6fY5 [举报] [订阅] No.1766786 [回应] 管理
我没死,只是号没了,一时间也不想再弄了。东方同人的创作热情也终于渐渐冷却,如今提笔再写,除了油腻的百合故事之外什么也写不出来。

我像无数个过去的日夜一样盯着只能看不能回的串,像过去一样打开app先点开东方养老院,像过去一样挂着名坐等几个意见领袖带着阴阳跑过来批判。但一切都无所谓,正如开始之前的虚无那样,经历,生活,或者感情,在反反复复的得失之后,总会变得苍白,无聊,又习以为常。

我一次次盯着每个人饼干开头的三个字母——我记了一个小本子,像天文学家一样记录着,企图辨别出行星在扰动之外的轨迹。很有趣,也很无趣。
广告 2099-01-01 00:00:01 ID:芦苇小会员 [举报] No.9999999 管理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15(日)06:03:32 ID:Das6fY5 (PO主) [举报] No.1766787 管理
反正一切也差不多落幕了,我的脸上也起了厚厚的茧子,再也不怕脸皮厚之类的骂名,那就最后再讲讲这些没人爱听,没人爱看,听了大概会生一肚子气,然后愤愤不平的骂我的东西吧,像揭开一个无聊谜底一样说一点实际经历。一来,我承认我有倾诉瘾,二来,我应该已经不会再因为阴阳表情而心碎一整晚了。

大概是四月多吧,我又弄了个号注册。5个饼干槽崭新锃亮,光洁如雪,新饼干的香气扑鼻而来,只可惜id已经靠后的离谱。第一个饼干大概是f9开头的,上来之后写了一个关于光的故事。光是我心中灵感的象征,那些被光芒临幸的幸运儿,和无光的可怜人没法比。然后因为一开始的回复太偏离我想的东西,我下场回复了一句,结果就被阴阳了一百多个回复。我承认转生第一次整活大概是失败了。不久之后黑人抬棺的梗开始火起来,我半蹭热度的写了一个抬棺的东西,结果这回没被阴阳。

再然后就是有个饼干,他拿我写的破玩意出成了阅读题,梗总比晦涩曲折的个人自嗨来的易懂,于是不少人拿那个饼干开玩笑。

养老院的人只有一点好,那就是哪怕我化成灰都认得出来我。老人的敏感嗅觉在圈内版开始揭我老底,出于曾经的惨痛经历——我赶紧弄了个轮盘赌的串借故把自己的饼碎了。

碎了之后,可能是某种巧合,或者天意,再之后的饼干哪个都用不久,不用自己动手就会碎掉。过去在养老院腆着脸发情的历史仿佛幻觉,那种胆量竟真成为了某种年轻时代的绝唱。用第二个号的时候似乎完全没有那种再发一个“爱丽丝我老婆(=゚ω゚)=”的串的欲望了,可能是哗众取宠累了吧。


为了避免被一帮人像饥荒里的猎狗那样追到天涯海角,一开始我拼了命的隐藏着,在养老院里只敢佯装别人写一点自己想写的东西,然后拙劣的切着饼,生怕再被人骂。到了后来这种担忧显然成了不必要:我ed了。

是的。我可以说是ed了。像是年轻人因为管不住下半身,不止在办公司顶起帐篷引发尴尬,还不慎在酒后乱性闹出乱子的那种麻烦,再也不会靠近我了。在养老院的那个爱丽丝图串中,我小心翼翼的回复着几句可爱,结果发现担心全是多余——根本没人再记得过去的破事了。

而再唐突的把某个金发少女当做梦中情人,处男似的把自己的意淫发出来的想法,也不再有了。可能你们嘴里的姬塔厨,是真的死了吧。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15(日)06:21:15 ID:Das6fY5 (PO主) [举报] No.1766790 管理
我不得不承认我常常特别缺乏存在感,渴望得到某种认可,不然就总觉得自己是一具飘忽的幽灵。这种感觉在偶尔有人回串的过程中被一次次放大,到最后,发串的目的几乎变成了只是想让人看。

那么我想你一定忍不住骂了,这么想找存在感为什么不去贴吧呢,微博呢,为什么要挂着名祸害a岛?

啊,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很多次。客观上,一切非匿名平台都存在着严重的蘑菇效应,在上面想寻求a岛回串式的回复是相当困难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人理你。主观上,a岛说是匿名,实际上大家总能用一种超越匿名的感受品味到各自的灵魂。这就带来了某种难以复制的微妙氛围,大家彼此陌生,却如此熟悉。如此熟悉,却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是男是女。

于是这种氛围就成为了……成为了助长那种渴望的环境吧。


第二次上岛也是,是因为养老院有人偶尔提及,又有小说日报的po说起了我的串。虽然从那之后我一直小心翼翼的尽量别露马脚,也不要触怒那些人,但我依旧怀念着有人回串的感觉,怀念着上苇博的感觉。那些感觉簇拥之下,我仿佛穿上了水晶鞋的灰姑娘,品味着虚伪的梦幻。

既然弄清楚这一点之后,想要受欢迎就只剩下技术活了。我拿着些存稿发到欢乐恶搞——有讲究的,欢乐恶搞才是a岛受关注最高的板块,容易引起话题性,而小说版内卷太严重,想要出头非常难。

上苇博也常上。大部分岛民是厌恶苇博的,觉得那东西像个不速之客打扰了自己的安宁。我算是相反,我只希望有人看,有人回,哪怕是露骨的辱骂,也好过一声不发的漠视。我渴望回声。

苇博上多了,便有生活里认识的岛民,拿着截图问我。自豪感当然是有的,我得承认,虽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但是能在微博上混到转发和评论——据说有一次还被夹总转过,那感觉是挺满足的。我一度把这种追求扭曲成所谓的,对文学的追求,实际上不得不说,就是想让人关注,宁愿小丑般的作贱自我,也想要得到回应。


( ゚∀゚)正是对这种原因的认识不清,认识不全导致了过去的大部分错误和悲剧。弄清了之后,一切便易如反掌。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15(日)06:36:22 ID:Das6fY5 (PO主) [举报] No.1766791 管理
易如反掌之处在于——a岛欢乐恶搞的主要受众的口味,实在是太好把握了。

简单来说就是擦边球呗,这个实验我18年就做过,在小说版。只要用各种各样合乎情理的方式暗藏着性描写,就可以像站街的流莺一样广受好评。这虽然是十分下作的写作方式,但成果斐然。

我用过挺多种方式来暗示这种描写。用科幻的比喻,用战争的场面掩盖,用省略号,此处省略若干字之类的东西代替,结果都不错。认真表达的思想会被挑刺,会被误会,会被冷落,但随便弄弄的擦边球就有一堆人在下面催更,仿佛那真的是什么好东西一样。
在黑黄色网站人们宁愿聊哲学,而在正常的匿名论坛里,人们的一举一动,都像在撸管。


这种做法虽说便捷但确实是靠牺牲安全性得来的。就像黑市里的商品奇货可居,既然做的是文字的走私,那肯定就要在哪天被逮捕。
一个饼干槽因为写牛子特战队的故事碎了。一个饼干槽因为写魔王道,也就是文字化的四格小漫画给碎了。这是从一开始就注定的,走捷径的,终死在捷径上。


再回头看下小说版,其艳其俗不用我多说。很多作者比我更懂这个道理,技巧也娴熟的多。但话说回来。在a岛这样的地方追求文学性才是怪胎吧。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15(日)06:56:17 ID:Das6fY5 (PO主) [举报] No.1766792 管理
最后,向那个在串里说起我的饼干表示感谢吧。谢谢你记得我。

我是那种住在山洞里的妖怪,太过孤僻导致不太懂怎么和人相处,看见别人的一点好意就希望把自己的一切都掏出来,而受到了一点伤害就恨不得永远记住。啊,总是在别人眼里微不足道的小事,却足以在我心中掀起波澜。


欣赏也好,嘲笑也罢,无所谓也行,只要有人能够记得一丁点,能够为我幽灵般的梦游提供一丝实据,我就愿意用我所有的好意来感谢。谢谢。


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唯一能够致谢的办法都是想办法写个故事送给你们,如果有什么想看的,不嫌弃的话可以提出来,我会尽可能满足的(=゚ω゚)=……想要骂或者阴阳的话,我也会全盘接受的……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15(日)07:09:21 ID:Das6fY5 (PO主) [举报] No.1766793 管理
XYY,IVj,某机器人的0u0和SCi,以及更多的人,虽然我们永不会相见,但我会永远把你们记在心里,留作寒冷冬天的温暖火苗。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15(日)09:28:04 ID:DNUK0Bj [举报] No.1766804 管理
嘿,我认识你,朋友。
(=゚ω゚)=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15(日)09:30:06 ID:2IZMUqP [举报] No.1766805 管理
大家看看,这就是把一个匿名平台当作精神寄宿的丑陋模样,这就是被现代社会剥离出去的孤独的灵魂。而我也不敢在清醒的深夜面对镜子,恐惧着那个相像的影子,那个十年来一直被我背叛的我。
看见你,仿佛是两位仙人对弈时的顽石。我曾像你一般愚钝地哗众取宠,也曾在互联网一隅称王称霸,但到头来终归是虚妄的狂欢,我在倦海岸边,任凭数据的海潮拍打着脚脖。
十年前看攻壳SAC,更多的是作为科幻迷去欣赏其中的设定。毕竟当时以为cyber还是很远的未来,没想到竟是子海石对初濑野说的“续集”。
那么,我对你要说的话便已明了。“无名氏,看你好像很有精神,我就放心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15(日)20:50:06 ID:LQRygY0 [举报] No.1766862 管理
(´゚Д゚`)
摸摸摸摸 无名氏 2020-11-17(二)01:04:13 ID:XxPpieW [举报] No.1767027 管理
摸摸摸摸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19(四)16:11:54 ID:TJHzatY [举报] No.1767301 管理
想要回复的话不如在技术版记点你打比赛时候日常训练的题
至少有明显门槛的东西没那么容易歪串
(其实只是我比较想看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19(四)16:40:19 ID:JmTSZdo [举报] No.1767305 管理
不也挺好的吗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19(四)17:03:40 ID:8HCLW1n [举报] No.1767307 管理
还搁池岛玩屎呢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19(四)17:45:15 ID:Das6fY5 (PO主) [举报] No.1767312 管理
>>No.1767301
一来我已经从oi方面退役了,另一方面我在这上面的水准一直算是全网倒数,写不入流的题解真的会有人看吗?而且大部分读者都有代码洁癖,根本看不进去写的烂的代码吧。第三个就是这样的串不是没有发过,可惜没有回复,就没有动力再写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19(四)18:04:33 ID:87cLc63 [举报] No.1767314 管理
请问这是东方新作的剧情吗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20(五)00:36:36 ID:nE73YlK [举报] No.1767341 管理
原来真的有饼干侦探啊
饼干侦探好可怕(;´Д`)
幸好咱不说话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25(三)08:43:25 ID:hGt3WtW [举报] No.1767878 管理
被遗忘(x)
遁入幻想(√)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25(三)15:08:41 ID:GnDZ88x [举报] No.1767928 管理
纯新人,有点想看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2-01(二)22:48:41 ID:WLchPXh [举报] No.1768683 管理
这么一说的话,居然也有三年多了啊。

养老院?啊,养老院的人再怎么也不能辜负“老”这个字。老马可以识途,而说到老人,那自然认什么都很轻松。
很可惜的是,很多人在一切无法挽回之前,是无法意识到野马正向着末日狂奔的。所以我能说什么呢?
大概,「我缺少踏实的努力而因此离真正的写作还有差距。同时,因为对细节的忽略,让我仅仅在乎骨头而忘记了皮肉,导致写出了一具具骷髅。」
如果你还记得这句话,那也请努力吧。我想,我们总是要改变的,无论是非自愿的还是自愿的。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2-01(二)23:33:40 ID:AqO8HMT [举报] No.1768692 管理
>>No.1768683
我还说过这么鞭辟入里的话吗,虽说我一向擅长自我讽刺和批判,不过从来因为善忘记而无法改正……不是说虚伪的不当回事,我是真的有在反省和反思,不过总是难以约束我那狂放纵情的一面……


不过,好像真的是只有讨厌我的人才能深刻的记住我啊……

UP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