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岛-备胎匿名版
当前在线:首页版规 请关注A岛微博 | 人,是会思考的大雕 客户端:安卓1|安卓2|WP|iOS

No.1766073 - 无标题 - 东方养老院


回应模式
No.1766073
名 称
E-mail
标题
颜文字
正文
附加图片
进入本养老院请注意消防和交通安全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06(五)19:09:49 ID:Das6fY5 [举报] [订阅] No.1766073 [回应] 管理
下雪的时候我问键山雏,你喜欢雪吗,她偏头想了想,说不是很喜欢,因为下雪了整个屋子都会很冷,冷到让她想起来自己有多孤单。于是我搂住她的脖子,小声的说,不会孤独的,因为有我陪你。

她早就见惯了我这种粗劣的调情,笑了笑,又只是遥望着远方默不作声。虽说我已经陪她度过了好几个春秋,但我总感觉,她心里的那道门还是紧紧锁着。她面对谁都是微笑着,友善的打招呼的,但只有接触了才知道,她其实很孤独。

这种孤独不是社交意义上的孤独——虽然兼具——这孤独是从心底长出来的:离群索居,不是因为你们放逐了我。而是,我放逐了你们所有人。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08(日)06:08:26 ID:Das6fY5 (PO主) [举报] No.1766175 管理
孤独分为很多个层次,很多种味道。就像颜色有深有浅,但也分红黄蓝绿一样。最浅的孤独是被迫脱离群体,不得不一个人独处,满心都是想要回归的冲动,中等程度的孤独开始迈向独自生活的循环,不需要他人,但也不故意拒绝别人。高度的孤独者把心锁了起来,彻彻底底的隔绝了和外界交流的通道,打不开,也不想打开,她将会终日沉迷于自己漫无目的的玄思,忘记了身外还有无数和自己类似的东西。

还有一种特殊的孤独隐藏在迎合中。大隐隐于市,那样孤独着的人言谈举止毫无异常,甚至还会有几个交心的朋友,更有甚者,他们还可能处于社交的中心,一切行为都无法让人联想到“孤独”这样的字眼——但他们确实孤独着,他们把自己的真心压在了箱子底,用厚厚的伪装将它掩盖,只有深夜酒醒,白日梦回,他们才能偶尔听见不知何处传来的哀叹。

那种孤独也叫寂寞。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08(日)06:13:27 ID:Das6fY5 (PO主) [举报] No.1766176 管理
所以键山雏,友善,开朗,大方而温柔的,寂寞着。想一朵开在深山的山茶花,颜色艳艳而花枝招展,却立在令人绝望的高崖,永无他人能够采撷。

我是在一场失败的追求中明白的这个道理。哪怕是地底那朵蔷薇,如若有坚定无比的信念,也可以迈过她最后的遥远到达她那纯洁的心房——但键山雏的心没有那么高深的壁障。她的心仿佛飘落满地的秋叶,哪一片都是你要找的,又哪一片都不是。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11-08(日)06:18:53 ID:Das6fY5 (PO主) [举报] No.1766177 管理
比如此刻,在撰写这部分内容的时候,她就在一旁观看,并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意见。她浅浅的笑着,仿佛毫不介怀我说穿了她的防备,仿佛因为那只是一个随意的玩笑,又仿佛是自信我怎样靠近也不可能逾越之天堑。

“说的倒是很贴切……”她看着我。“不过也没有那么严重吧?毕竟完全不会影响平时的生活啊。”

的确,生活是不会影响的。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和她成为了朋友,我们在一起度过了很美好的时光,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外人看来,不,哪怕是我自己看来,她也已经把整个心灵交给了我,我们彼此心贴心,了解对方的每一次脉搏。但我偶尔才会从一点蛛丝马迹中想起,我们还有一点隔膜从未消去。

UP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