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岛-备胎匿名版
当前在线:首页版规 请关注A岛微博 | 人,是会思考的大雕 客户端:安卓1|安卓2|WP|iOS

No.1752438 - 无标题 - 东方养老院


回应模式
No.1752438
名 称
E-mail
标题
颜文字
正文
附加图片
进入本养老院请注意消防和交通安全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01-13(一)05:11:37 ID:ZC6dp3T [举报] [订阅] No.1752438 [回应] 管理
宿命论

有人说一切离弦之箭都将回归它的弓弦,有人说一切南飞之鸟都将回归它的家园,一如那远去深空的光线,也会在银河的彼端与某人团圆。

有人说这叫宿命。

宿命事你想抗争却无力抵抗的东西。你会发现你无法与之抗衡——乃至连你的抗争都成了它的一部分。当你艰苦卓绝的自以为战胜宿命,回头看看,它却在你心中扎了根。

这便是个关于宿命的故事。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01-13(一)05:12:16 ID:ZC6dp3T (PO主) [举报] No.1752439 管理
1

大家都知道她会死,却不知道死得这么及时。

梅子时节,雨水也沉默着为她哀悼。

“我还没死,不至于这样悲伤啊。”她强装着笑。“即使是去冥界,也可以再见面的啊。”

灵梦默默的为她把被子盖的更加严实一些。

成为魔法使,就必须要破坏生命。魔理沙不愿意吃人,于是她用自己的生命证明了这一点。

魔力的崩溃来的那么突然。昨天还在好好的和大家喝酒的少女,第二天就病倒了,即使是永琳的药和早苗的祝福也没能有丝毫挽回。爱丽丝和帕秋莉难得的放弃了隔阂一致为她治疗,却同时面露难色。

终于,同为魔法使的白莲无奈的告诉大家,魔理沙的魔法过多的透支了她的生命,现在,过剩的负载已经摧毁了整具身体。回天乏术,恐怕没有比这更贴切的词语。

“不过是搬家去冥界啦……”她忍着疼痛逗闷子。

“去冥界也要有灵魂才行。”白莲正色到。“魔力的本质就是灵魂,你的灵魂已经被耗得差不多,这样下去,只能像露水那样飞散吧。”

“就不能想想办法吗!”爱丽丝急切的看着白莲。

“阿弥陀佛。”白莲朝魔理沙一拜,开始超度。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01-13(一)05:12:40 ID:ZC6dp3T (PO主) [举报] No.1752440 管理
2

“如果是魔力的话,这里多的是!”帕秋莉打开了她图书馆的密室。

那里放着不计其数,极其贵重的魔法石。不知她攒了多久才能有如此豪华的收藏。

她信手拿起一颗,放在了魔理沙的胸前,开始咏唱。

“那个……帕秋莉,我很好……不用这样子浪费的……咳咳……”魔理沙坐在图书馆的沙发上咳嗽着。她无数次在这里的廊檐里躲藏,如今却不得不以这样的方式看着。

不过,若是用书籍能把她治好的话,即使倾尽这座图书馆的书本,魔女也一定是愿意的吧。

“别说话。”她少见的板着脸。“这个魔法很危险。”

哮喘即将发作了。她一只手按着自己的胸口,努力憋住咳嗽,争取让咏唱继续下去。

“那个……是让人转生成为魔法使的禁咒吧……很壮观呢,能够有幸看见一次也就值得了……”魔理沙低着头。

“为什么?”帕秋莉停下术式。“怎么完全不管用!”

“啊。那个,没什么的帕秋莉,就不用为我担心了,我这种病不需要那样奢华的手段啦。真的。”

“不可能的!”帕秋莉把密室里的魔法石一块块的往法阵里倾倒,浓郁的魔力让这里的书本都忍不住颤抖。

“只要有足够的魔力,就足以塑造成灵魂,这样就可以……”她猛然又看向魔理沙。“除非……”

“嘛。我的灵魂什么的,估计已经碎掉了,能让我看见这么漂亮的魔法就够了啊。谢谢你,帕秋莉。”魔理沙小声说着。

“不!不,不……”帕秋莉扑向沙发上躺着的她,不住的哭着。

泪水渗进了图书馆那深色的木地板。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01-13(一)05:13:15 ID:ZC6dp3T (PO主) [举报] No.1752441 管理
3

“术式无法成立,至于魔力的适应比在这里……“屋外,帕秋莉在和爱丽丝交流着什么。

魔理沙听不清,也无心去听。她最清楚自己还有多少日子了。

“就交给你了。”帕秋莉哀伤的看着爱丽丝。

“谢谢,回去休息一下吧。”两个人都没工夫争风吃醋了。

回到屋内,爱丽丝凝视着自己床上的魔理沙。

她已经记不清那是什么时候,两个人第一次相见,只记得那是个雪天,魔理沙和现在一样,裹得厚厚的。

“要喝水吗?”她询问魔理沙,同时偷偷拔下一根她的头发。

“不,不渴……不过要是能说说话还是可以的。”

“那个,我去给你拿毛巾……”爱丽丝慌张的走出了卧室。帕秋莉的材料被她放在一旁,此刻,这些东西都用不到了。

她来到自己的地下室。这里完全展示着这个人偶使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巨大的人偶躺在角落,几个和人相似的人偶有节奏的抽搐着,还有无数丝线如蛛网般摆放着。

“对不起,魔理沙……”爱丽丝紧紧的捏着那根头发,犹如捏着什么珍宝。但紧接着,她的目光又变得悲壮坚毅,走向了一旁的人偶。

“以已逝者的名义命令……”她打开那本从未打开过的魔法书,念诵着咒语。“以此为灵魂的凭证,注入人偶……”

她在做一件最为危险的实验,她想把活人的灵魂装进人偶。这样,即使肉体坏灭,魔理沙的意识也依然能存在许久。

“那个……”突然,一个声音让爱丽丝猛然回头。

那居然是魔理沙。不知她怎么克服着衰弱至极的病体,硬撑着来到了这里。

“嘛。其实我也基本猜到了……虽然很感谢你的心意,但是……成为人偶的话就没有自由了不是么?”

“没有自由也总好过死掉啊!”爱丽丝停下了手头的魔法,上前把她扶起。“我发誓,我会给你绝对的自由!”

“但没有灵魂的话……那不过是一具傀儡……你能懂的吧。”魔理沙艰难的说着。“请,请不要再这样了……”

“可是,我……”爱丽丝紧紧的抱着魔理沙。怀里的魔法使从未像此刻这样脆弱轻盈。泪水夺眶而出,染上了魔理沙的肩膀。“可是我真的不愿看着你死啊!”

“没什么的……“魔理沙努力做出一个笑脸。

“我会变成……星星的哟。”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01-13(一)05:13:47 ID:ZC6dp3T (PO主) [举报] No.1752442 管理
4

“现在已经到了没有办法的地步了吗?”灵梦焦急的询问着众人。

“她的身上,感觉不到灵魂。”

“生与死的结界,也无法扭转死亡本身。”

“她的身上没有任何厄运……毕竟只是一具残骸了。”

“如此衰弱的身躯承受不住吸血鬼的魔法。”

“现人神的话,信仰也已经太晚了。”


“灵梦。”紫走过来,看着她。“这种事很遗憾,但也没有办法。”

“永琳,还有能得到蓬莱之药的办法吗?”她突然想到什么,扭头看向永远亭的几位来客。

“且不说那东西已经失传,就是藤原妹红,也是在活着的时候喝下的啊。”永琳苦恼的撑着头。
“换句话说……魔理沙现在已经可以说是死了啊。”

“就没有一丁点办法吗?”灵梦急得快要发火了。

“用永远的力量的话,倒是可以让魔理沙的主观感受变得漫长,但对于我们来说,仍旧只是瞬间。”辉夜说道。


“救不了的话就不用再谈了!”灵梦匆忙的起身,准备去找河童询问。


夜里,一无所获的灵梦回到神社。魔理沙自己她说想来这里呆会,于是此刻正躺在神社大殿里。

看上去,魔理沙难得的睡着了。

“呼,呼……咳咳咳,咳咳……”听见魔理沙咳嗽起来,灵梦赶忙去给他拍背。

“真是的,还装什么睡呢?”灵梦责备了两句。“不要勉强自己啊。”

“嘿,嘿嘿嘿……这几天过的好幸福啊,像梦那样子呢……”

“你幸福的日子还长着呢!”

“看到了好多不常见到的人,看起来好多人都很担心我,原来我这么受欢迎啊。”

“受欢迎的人,你就给我打起精神活下来啊!”

“嘿嘿。也谢谢你,灵梦。”

灵梦突然绷不住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和魔理沙说,自己找遍了整个幻想乡,没有一个人能够有办法逆转死亡的结局。她也不知道没有魔理沙的日子,她该和谁去喝酒骂架,她不愿意去想,又忍不住去想那未来的异变,她自己无依无靠的样子。

“怎么了?别,别哭啊灵梦?巫女的妆都哭花了,油乎乎的。”

灵梦破涕为笑,却又忍不住抹眼泪。
两个人像过去那样说了几句,又沉默住了。

“喂,魔理沙,只要是杀人就能成为魔法使的,对吗?”沉默良久后,灵梦说出一个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办法。

“你不会是想杀人吧?”

“我认真的。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去找个倒霉鬼过来,用他的命来换你活着。(@某魔理沙厨)”
说这话的时候灵梦板着脸,看起来十分可怕。

“嘛……没用的。”魔理沙看着一旁的茶几,茶水尚温,炉子里的炭还有些余红。

“我是不会做出那种事的,你知道吧。就算那样子,那个人的灵魂也不会为我所接纳,心领了。”她耷拉着眼皮。

“可是……”

“别再说了。”魔理沙突然用起一点力气,用自己的嘴唇堵住了灵梦的嘴。

泪水在两个人的脸颊上纵横流淌。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01-13(一)05:14:10 ID:ZC6dp3T (PO主) [举报] No.1752443 管理
5

花火大会。

本来预计盂兰盆节举行的大会,在众人要求下提前到了此刻。

本来应该是欢乐的花火大会,却因为前一天的大雨,和魔理沙的衰弱,而变得十分沉闷。

空气里胶着着潮湿的土味,犹如众人的心结般沉重。

“喂,大家开心一点啊,难得的大会——”还没说完,勉强支撑行走的魔理沙就倒下了。

众人连忙去搀扶着她。

“咳咳……”魔理沙满脸疲惫,看得出这生命中最后的一段路,她走的很艰难。

突然,她深吸一口气,用嘶哑的嗓子喊道——“都给我笑起来啊!”

那声音说是喊叫,却虚弱的有如呻吟。大家笑不起来,甚至有几个发出了呜咽的声音。

“最后的一次了,就拿出相匹配的气势来嘛,笑一笑啊……”魔理沙无力的说。

“哈,哈哈……”灵梦抹着眼泪,努力的笑着。“哈哈哈……哈哈哈……”笑着笑着,大家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抹着眼眶,又努力的咧着嘴,发出一点笑声。

“点火吧。”灵梦告诉旁人。

火焰腾空,这一年来慢慢积攒的焰火,提前几个月在幻想乡上空再度绽放。漫天的焰火犹如耀眼的弹幕,让大家的思绪忍不住回到那弹幕如焰火的岁月。

“灵梦!”焰火爆破声中,魔理沙努力在背着她的灵梦耳边说。“再陪我飞最后一次,好吗?”
灵梦点了点头。

“大家,也都一起飞上去看看吧!”她叫来其他人,大家一同抱着魔理沙,朝着天空飞去。

“我一直有个梦想,就是不用扫把也能够飞行……唔……看来是实现了呢。”魔理沙满足的笑着。

天空中,无数五彩斑斓的烟花绽放,又冷却。人的生命如烟花般灿烂,烟花的生命如人类般短暂。

那个曾经再烟花海洋里持帚穿梭的金发女孩,如今正在众人簇拥中,到达她那阔别已久的天际。

“就让这一刻成为永恒吧。”辉夜悄悄使用了自己的能力。

那一晚好像很长很长。大家陪着魔理沙,漫游了周天的星河,满足了一切的遗愿,就连她本人都说玩够了。

但那一晚又似乎很短。回忆起来,不过几个来回,魔理沙的身体就那样化作了一团雾。


烟花还在绽放着。或许是这次花火大会的烟花格外的动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泪。

“看。”爱丽丝指着星空。那里划过一颗金色的彗星。“那个应该是魔理沙吧。”

“嗯。”灵梦也看去。

“彗星的话,好像不论如何,最终都会落入恒星,这就是所谓的“宿命”。但是……”帕秋莉也看向那一片星空。

但是我们却可以让花朵绽放,让烟花灿烂,让未落的彗星,永远停留在记忆中。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01-13(一)05:23:41 ID:ZC6dp3T (PO主) [举报] No.1752444 管理
今天在养老院里看见有人提及我

我倒是一直在,但不再也无法再说话,像在地下室抬头仰望晚宴的桌子脚那样。

比被人讨厌更难过的是被人喜欢。你可以靠反击来抵挡伤害,却没有丝毫办法来治愈你误伤的人。

想了想这就是所谓宿命吧?做了一切痛苦的努力要离去,到头来还是得留在原地。如同愤怒的离去了故乡远行,到老还是要落叶归根。

是真的想离去——原因不再表。

但又真的想回来。被生活艹的不成形状,才怀念起过去的好。

只有矛盾是从未改变过的吧。



送给那些过去飘落的叶子。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01-13(一)05:29:38 ID:ZC6dp3T (PO主) [举报] No.1752445 管理
再说两句吧。

爱情可以像一切关系,一切关系也都可以像爱情。

人天生是缺乏的,所以他要去充满,但上帝并不会赐予你一块与你完美符合的拼图,你要么忍耐空虚,要么接纳那过分的饱满,要么就把你自己挫成合适的样子。

你无意间的雨滴都可能是别人眼里的惊涛骇浪。

于是,我们彼此磨合着,溅射着别人眼里的潮涌,用自己手中那并无感觉的钉锤帮别人挫出形状。到最后也许彼此紧紧贴合永不分离,也许彼此疼痛两不相见,

这就是我所说的爱情。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03-17(二)04:59:35 ID:9bl3Io9 [举报] No.1756226 管理
| ω・´)
无标题 无名氏 2020-03-22(日)17:14:05 ID:coKCUxA [举报] No.1756380 管理
(`・ω・)

UP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