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岛-备胎匿名版
当前在线:首页版规 请关注A岛微博 | 人,是会思考的大雕 客户端:安卓1|安卓2|WP|iOS

No.173430 - 青梅竹马是人鱼 - 小说


回应模式
No.173430
名 称
E-mail
标题
颜文字
正文
附加图片
啦啦啦啦 我要看奇怪的小说

青梅竹马是人鱼 无名氏 2017-07-28(五)14:25:25 ID:wcTx7iW [举报] [订阅] No.173430 [回应] 管理
夏日的阳光格外刺眼,一列火车高速行驶在乡间的铁轨上,铁轨两侧的护栏外,不时地有农家的小孩子光着膀子欢快着追着火车嘻闹。

“下一站,兴阳,请下车的旅客带好自己的行礼准备下车。”

车厢之间,一名穿着短袖白衫的少女对着洗手间前的镜子拍了拍脸,随后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齐腰的棕黑色波浪长发。

“是不是剪短一些会比较好?”

少女自言自语的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仿佛刻意压低了一般,镜中的少女拥有一张精致的鹅蛋脸,挺翘的鼻梁上是一对略带蓝色光泽的眼睛,整齐的刘海旁两束卷曲发丝在额头前垂下,颇有一种混血儿的感觉。

(我喜欢你长发的样子!)

少女脑中突然响起一个男孩子的声音,随后使劲摇了摇头,双手捂在略红的脸上。

“那家伙不知道长发在夏天打理起来多难受!”

她拧起随身带着的小行李包靠在车厢壁上,包中只装了一套路途中用来换洗的衣物以及一些简单的日用品。

“算起来,这是自己第六次回老家了吧。”

少女的嘴角微微上扬,虽然从华都到兴波的路途遥远,但是对于惬意的乡间生活,她还是比较向往的。由于父亲常年在外经商,从小被父亲带到华都的她从懂事开始就得自己照顾自己,大都市繁琐的日常让她感到有些疲倦不堪,而且她始终都无法忘怀自己出生的那个海边小镇,虽然父亲似乎因为什么原因很不愿意让她再回到故乡,但是在少女的苦苦哀求下,最终还是答应了她每年可以在暑假期间回老家两个月,条件是:不允许接近海边。这个要求可能是因为安全的关系,毕竟每年海边出的意外也不算少,少女答应了父亲的要求,在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坐上这列返乡的火车。

“兴阳站马上就要到了,有下车的旅客请排好队,带好自己的行礼有序下车,祝您一路顺风。”

列车播报音响起,车速渐渐放慢,车窗外引入眼帘的已是熟悉的乡间景色,兴波——这座海边小镇在几十年前的战争中幸免于难,但是由于交通受阻,加上其他一些因素,导致这里似乎与整个时代脱了节,随处可见的古董风格建筑依然完好无损的保留下来,而人们的生活习惯也几乎没有什么改变,依然过着最质朴单纯的乡间生活。

兴阳站恐怕是这里最现代化的建筑了,巨大的拱形吊顶遮挡住了刺眼的阳光,少女作为唯一一个下车的乘客,拧着自己的行礼踏出车厢,而月台之上也只有一位全身晒得黝黑,穿着无袖背心的青年等候在此。
“宁歌!”与少女年纪相仿的青年龇着牙傻笑着。

“海拓。”名叫宁歌的少女伸出手笑着打了个招呼,声音还是那么小。

“来,给我。”海拓走到宁歌的身边,从宁歌的手中将行李包接过。

“我爸爸打电话让你来接我的?”宁歌低着头小声道。

“什么?”海拓显然没听清。

“我爸爸打电话让你来接我的!?”宁歌的声调提高了点,传出的却是非常沙哑的嗓音。

“啊,是啊,还是老规矩,你爸让我照顾你。”海拓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先去奶奶家吧,晚上听说会下雨,咱们快点走吧。”

“唉……”宁歌点了点头。

就在海拓大大咧咧地拉起宁歌的手之时,宁歌猛然地把手缩了回去。

“怎么了?”海拓问道。

“没什么,我们走吧。”宁歌握着自己的手背,回答道。

从位于小镇上的兴阳站到海拓所居住的海边小村——云阳村,还隔着一座小山,烈日之下,二人还未走多久,就已经汗流浃背了,穿着无袖背心,高高卷起裤腿的海拓自然没什么,但是宁歌可就不太好受了,留着齐腰波浪长发的她现在整个后背都已经完全湿透了,而发育良好的胸脯间此刻更是燥热不安。而一路之上,二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合适的话题,只是默默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宁歌。”

最终,海拓还是按耐不住寂寞。

“唔?”

“你的嗓子还是没办法么?”

“在华都也看过医生了,医生对我这嗓子也束手无策。”

“嗨?那可真是可惜了。”

简短的对话后,二人又陷入了沉寂,就在这时,一阵微风吹过,熟悉的气味扑面而来,宁歌加快脚步快速穿过一片小树林,迎着风吹来的方向奔跑,而在小树林的尽头,高高的悬崖之下,是一片蔚蓝色的大海,宁歌张开双臂,尽情地享受着海风,天然的波浪长发迎风飘起,就如同远处的掀起的海浪一般。

“喂,宁歌,小心点。”海拓追了上来。

宁歌将手背在背后,转过身笑了笑。

“你还是很喜欢这里啊。后面的路要小心点,最近雨水很多,路比较滑。”海拓指了指悬崖旁一条不起眼的小路,他们本应该从另外一边的大路去村子的,但是宁歌似乎很喜欢这里,每年都要光顾一次。

宁歌看了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心想着等安顿下来,明天再过来吧,便跟着海拓顺着崎岖的小路开始下山,而一阵强风刮起,瞬间天空乌云密布,开始下起雨来,而两人并没有带伞,而海拓索性将自己的背心脱下为宁歌遮雨。

二人小心翼翼地扶着岩石下山,而雨并没有减小的意思,崎岖的崖边小道越来越滑,而另一侧就是深不可测的大海,突然海拓一个趔趄,脚一滑失去平衡,仰身就向着小道的另一侧倒去,宁歌见势不妙,直接伸出手想要拉住海拓,但是二人的体重相差甚远,宁歌这一下非但没有拉住海拓,反而连带着自己与海拓一同摔了下去。

海边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片刻之间又是一片阳光灿烂,一片柔软的沙滩之上,海拓捂着脑袋爬了起来,光着膀子开始寻找宁歌的踪影。

“宁歌!你在哪!”海拓用尽全身的力气喊道。

然而并没有回应。

空荡的海滩一望无际,没有一个人影,回应着海拓呼喊声的,只有海水拍打沙滩的声音。海拓只能继续边走边呼喊着,又是一阵潮水声,熟悉的背心被海水拍打上了岸。

“糟了,宁歌应该不会游泳来着。”

海拓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开始奔跑起来,他依稀记得自己好像是与宁歌一起落入海中,而自己应该是被潮水冲到了这片沙滩之上,跑着跑着,他便来到了那座悬崖之下的海滩,试图寻找一些宁歌的踪迹。

“宁歌!”

海拓又大声地呼唤了一次。

“不在这么……”

他有些灰心丧气,攥紧了手中的背心。

“海拓……”

忽然从海岸边露出水面的巨大礁石后,传来了宁歌那标志性的沙哑嗓音。

海拓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赶忙向着礁石跑去。

“别过来!”宁歌大喊道。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么?”海拓停下了脚步。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唔……嗯。”宁歌的声音显得有些痛苦。

海拓踩着海水,慢慢绕过礁石,在看到靠在礁石上的宁歌之时,他不禁长大了嘴巴。

海水浸湿了宁歌的外衣,透出白衣中的粉红色,宁歌的一脸茫然与不知所措地用手撑住自己的身体,而此时少女膝盖以下,从小腿到脚部现在已经融为了一条蓝色的鱼尾,漂亮的尾鳍无助地拍打着水面,水珠般的细小鱼鳞在已经胶质硬化的肌肤上若隐若现,虽然膝盖之上还是与人类无异,但是显然她已经无法走动了,这也就是宁歌在这里呆到现在的原因。

“人…….人鱼?”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7-28(五)14:26:34 ID:wcTx7iW (PO主) [举报] No.173432 管理
就在海拓呆滞的短暂几分钟内,宁歌小腿上浅蓝色的皮肤又向上蔓延了一些,不断地有新生的鱼鳞从皮肤内侧窜出来,而宁歌似乎想摆脱鱼尾的束缚,想要用力撑开双腿,阻止异化继续吞噬她的身体。

“宁歌……”海拓就这么站在宁歌的面前,用着一副“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宁歌身体的变化。

“唔…….嗯。”肉体的撕裂感让宁歌不禁哼了出来,而这时宁歌的膝盖终于也开始转变了,原本突起的膝盖骨在被浅蓝色的鱼皮覆盖之后,便开始逐渐趋于平坦,宁歌越发地感觉到自己腿部的肢体感已经不复存在,随着膝盖被这条新生的鱼尾所融合,原本还能撑开一丝间隙的大腿也已经被强制并拢起来。

“海拓,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宁歌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抬起头向海拓投出求助的目光。

海拓慢慢向前靠近了几步,弯下腰,伸出手,用指尖轻轻触碰了一下宁歌的尾鳍。

“是……是真的。”海拓自言自语道。

宁歌如同受了惊的兔子一般,缩起腿,不,现在应该说是鱼尾了,或许用用力过猛,原本靠在礁石上的身体滑了下来,宁歌赶紧伸出手抱紧石头。

“宁歌,你的手……”海拓张大了嘴指着问道。

宁歌回头一看,她这才注意到,自己原本白嫩的小手此刻也如同小腿一般,被浅蓝色的鱼类表皮所包裹,指甲已经完全开不见了,同时指尖变得更加细长锐利,而且在手指之间长出了蹼一样的东西,让宁歌只能小幅度的撑开手掌。

而这时,不远处的海上传来了马达声,出现了一艘渔船的踪影,而船上的人似乎发现了海拓与宁歌,一位中年人站在船头向这边摇着手,同时打出灯光示意。

“是黎叔的船,不能让其他人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宁歌。”海拓眯起眼睛仔细辨别着渔船与上面的人。

宁歌显然非常害怕,她此时已经完全不知所措,只能死死抱着岩石,同时忍受身体异变带来的不适感。

“啧。”

海拓似乎拿定了什么主意,重新蹲下身,将宁歌的鱼尾抬出水面,同时用自己的背心包裹严实,然后一把将宁歌拉到自己身边从水中抱起。

“海拓?”

“这样子也没法回村子,先到那个地方避一避。”海拓回头望了一眼正在向他招手的渔民,随后撒开腿,抱着宁歌向海滩的另一头飞奔而去。

天色逐渐暗淡下来,周围的景色也从海滩变成了树林,天气炎热,再加上滴水未进,海拓此时已经体力完全透支了,然而他还是没有停下脚步,抱着宁歌一直来到林中一处废弃的祠堂前。

“到……到了……宁歌!”大汗淋漓的海拓气喘吁吁的说道。

怀中的宁歌低着头默不作声,双手紧紧抱着海拓。

“今天晚上就先在这休息想办法吧。”

在海拓将宁歌小心翼翼地放到破旧的地面上之后,海拓也如释重负一般摊坐了下来,大口喘着气。

“咝。”

海拓感到后背火辣辣地疼痛,顺手向后一摸,手上全是血迹。

“怎么了?”宁歌伸出手,却发现自己的指尖沾上了一丝带血的皮肉。

原来是一路之上,宁歌过于害怕,因为异变而很锐利的指尖嵌入了海拓的后背。

“对不起!我…..我……”宁歌看着自己这双熟悉而陌生的手,低下头开始抽泣起来。

“宁歌!”海拓双手搭在宁歌的肩膀上摇了摇。

但是身体的异变显然给了宁歌很大的打击。

“别哭,我不是还在你身边么,先想想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在跌落悬崖之后,究竟碰到了什么东西变成了这样。”海拓急切地问道。

“我不知道,跌落到海水中后,我就感觉被浪给冲走了,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被冲上了岸,刚想要站起来…...就发现自己已经……”

“难道是你的身体沾到水就会变成这样?不对啊。”海拓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

无论是在华都还是在云阳,宁歌平日接触水的时间与常人无异。

“爸爸每次都嘱咐我不许接近海,莫非他知道些什么?”宁歌想起了自己与父亲的约定。

“手机…..”海拓站起身往屁股后的口袋一摸,却发现自己的老古董防水手机已经不见了踪影。

“宁歌,你带了么?”

“在行李包里,也不见了。”宁歌往墙上靠了靠,用指尖插入墙上的砖缝之间防止自己下滑,异变已经不知不觉侵蚀到了她的腰部,淡淡的月光之下,她的双腿已经消失,变成了一条漂亮的完整鱼尾。

“唔……”宁歌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腰部以下的骨骼正在逐渐转变,她摇动了一下鱼尾,仿佛自己的脊椎已经延展到了尾鳍,盆骨已经消失,如果不借助手臂的力量,她连坐起都做不到了。

“疼么?”海拓关心的问道。

“不,还好。”宁歌摇了摇头。

“我去村里面打个电话给伯父,顺带给你弄点吃的。”海拓摸了摸宁歌的头说道。

“别……!”宁歌一把抓住海拓的手,身体也随之顺着墙壁滑倒在了地上。

“别怕,宁歌,我不会抛弃你的。”海特挤出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

海拓将宁歌扶起,用碎砖头为宁歌搭起一个小台子,让宁歌好靠在上面,随后转身准备离开小祠堂。

“快点回来。”

身后传来宁歌颤抖的声音。。

“一定。”

海拓转过身龇牙同时竖起大拇指:“等我的好消息。”

等海拓回到村子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了,而村里唯一的公用电话就在村口的小卖部旁,海拓摸了摸干瘪的口袋,似乎遗失的不仅仅只有手机,连装着的硬币也一并祭给了大海。

“近日,华都发生多起夜袭事件,官方已确认与异种有关,SCO(注1)已介入调查,请广大市民夜间谨慎出行,注意安全。”

小卖部的电视上播放着今天的新闻,几只蚊子在日光灯下嗡嗡地飞着,随后被一双肥厚的大手驱赶走。

“哟,这不是海拓小子么,要买啥?”非常壮硕的小店老板吃着薯片,瞟了一眼在柜台前的海拓。

“肥叔,能借我点钱打电话么。”

“啥?你手机呢?”肥叔一边看着新闻,一边问道。

“丢了。”

“啧,真败家。”肥叔塞满一嘴薯片后,随手丢给海拓几枚硬币。

“骨按会加。”

“什么?”

肥叔咽下一嘴的薯片,捶了捶胸口:“赶紧回家!你奶奶在找你!”

“哦!哦!好!”海拓很有礼貌地向肥叔微微鞠躬,随后赶紧跑到电话亭,塞入硬币对着悬浮投影屏报出了号码。

这个电话亭恐怕也是这个村子最高科技的东西了,几年前一些工作人员在这里安装了卫星可视电话,让村子里面的老人可以与远在千里之外的外出打工的年轻人“见面”,就是费用稍微有些贵。

在嘀的一声之后,悬浮投影屏上出现了一位与宁歌同样拥有自然卷发的带着眼镜的中年人,正是宁歌的父亲。

“伯父。”

“怎么了?海拓?宁歌呢。”

“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啊?宁歌呢?宁歌怎么没有和你在一起。”

“伯父!”

海拓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对面宁歌的父亲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

“宁歌她是不是出事了。”

海拓点了点头,“伯父,关于人鱼你知道多少。”

投影屏上的男人摘下了眼镜,捏了捏自己的鼻梁问道:“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宁歌现在在什么地方?”

“大概半天前,我把她藏到村子外的老祠堂了,暂时应该没人发现。”

“还好,赶紧把宁歌送到……”

宁歌的父亲话音未落,就看到海拓跑出了电话亭,因为他看到一群男人提着木棍之类的东西向着村西南的林子而去,而那里正是宁歌藏身的祠堂的所在地。

“糟了……”海拓心中一惊,顾不上身后电话中宁歌父亲的呼喊声,赶紧追在那群人后面。

“喂!海拓!回来听我说!迟了的话宁歌就有生命危险,海拓!”

“嘟……嘟……您的金额已用光,请重新投币。”


注:

(1)SCO:异种监察委员会,由海音.齐里奥斯所组建的机构,旨在消灭一切对人类社会产生危害的异种,同时对现存温和异种进行监管以及保护,目前的实际领导者为妙香.齐里奥斯。联动作品:猎月骑士与梦境魔女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7-30(日)00:16:07 ID:GL2uyXm [举报] No.183588 管理
已经半天滴水未进的海拓奔跑在村外一条不起眼的小路上,这里是通往林子西侧入口的捷径。

“如果村里人发现了宁歌,肯定会把她交给那个什么SCO,宁歌一定会像试验品一样被关起来。”

SCO:异种监察委员会,是总部位于华都的一个民间机构,受到官方认可,专门处理各种异常事件以及监管异种生物,虽然新闻里面也经常提到这个组织,但是对于大众却一直保持着神秘感,人们普遍都认为SCO会将所有异种生物监禁起来,甚至消灭,毕竟每次特殊事件最终都会被SCO所平息。

“哎哟!”

海拓一个趔趄跌倒在地,抬起脚定睛一看,一块锋利的小石子戳破了他的旧球鞋,嵌入了他的左脚掌中心。

“呃……”

海拓管不上那么多,直接将石子抠了出来,沾了点吐沫抹了一下,便不顾疼痛继续跌跌撞撞地前行,而远处另一面的林子外的大路上,村民们打着的手电的光芒也在不断地向林子移动着。

“一定要赶上!”

拼劲全力的海拓终于赶在了村民之前到达了林子,不远处的东面隐约可以看见几道光束,似乎已经有先到达的村民正在搜索着什么,而宁歌藏身的破祠堂却是在林子的北侧。

“难道他们到林子里是为了别的什么事?”

海拓使劲摇了摇自己的脑袋振作了下精神,赶紧先往祠堂方向跑去,还未跑多长时间,远处便传来的村民的呼喊声,接着好像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宁歌是没法走路的,总而言之,不管是谁,能吸引村民的注意真是谢谢了。”

越往林子深处前行,周围越是安静,只能听到虫子的鸣叫声,在越过一小片草丛之后,海拓终于气喘吁吁地回到了祠堂。

“宁歌!宁歌!我回来……了。”

借着月光,海拓看到宁歌趴在地上,皱着眉头露出很痛苦的表情,胸口不断地上下起伏,呼吸非常急促,而地面上的石砖已经被宁歌锋利的指尖硬生生地抠出了四道抓痕。

“宁歌,你怎么了,宁歌。”海拓一下子懵掉了,连滚带爬地来到宁歌的身边,搂起宁歌的腰,将宁歌扶起。
宁歌听到海拓的呼唤,眼睛睁开一道缝隙,已经泛白的嘴唇微启:“海拓……我……好难受,没办法……呼吸。”

“呼吸?”

海拓隐约感觉到自己的手碰到了一些异样的东西,隔着宁歌汗湿的外衣,海拓看到宁歌腰的两侧各出现了三道裂隙,长出了犹如鱼鳃一样的特殊器官,正在随着宁歌喘息的节奏不断地张开闭合。

“难道是因为人鱼化之后呼吸器官发生了改变?原来宁歌的父亲所说的宁歌有生命危险并不是被别人发现,而是她人鱼化之后在陆地上会窒息!?”

“我送你去海边,撑住,宁歌!”

海拓用手托住宁歌的鱼尾,将宁歌抱起,而此时宁歌的身体变得更加轻了。

进林子容易,出林子却成了麻烦事,通往海边的路正好在东面,而那里正是村民聚集的地方,海拓小心翼翼地避开四处搜索的灯光,眼看着就快摸到林子边缘了,而前方却聚集了一大堆村民,嘀嘀咕咕地在说些什么,怀中的宁歌呼吸已经越来越微弱,如果绕道,恐怕就来不及了。

“怎么办?把宁歌交给村民?或许能抱住宁歌的命。”

时间一点一滴地在流逝,海拓陷入了纠结之中,他不希望宁歌这个样子被别人看到,不希望宁歌被抓去SCO,但是他更不希望宁歌就这么死去。宁歌已经陷入了昏迷的状态,腰间的腮状器官开合的频率已经变得很慢,海拓此时此刻必须要做决定了。

“宁歌……对不起,明明这个夏天才刚刚开始。”

海拓轻声地说道,抱起宁歌准备现身,眼下这是他最后能选择的。

突然从林中深处传来一个响亮的口哨。

“在这边!找到了!”洪亮的男性声音惊起了不少林中的飞鸟,拦在海拓面前的村民马上被口哨声吸引过去。

“黎叔!谢了!”海拓心中一阵狂喜,待村民们走远之后,赶紧带着宁歌跑出了树林。

少年的足迹一直通向位于村子东北侧的一个小海湾,这里平日里是老人们喜欢垂钓的地方,海拓来到岸边小心翼翼地将宁歌的身体浸入到海水之中,同时用最后的力气拉住宁歌的手,让宁歌的头部露出海面,只见宁歌腰部新生的腮状器官刚一接触海水,便开始迅速地开合起来,如同憋了很久气的人一样,大口地从水中汲取氧气,宁歌的脸色渐渐好转,却依然还是在昏迷的状态,没有苏醒。

由于天气太热,加上身体的严重透支,此时的海拓已经精神恍惚了,手一个脱力,宁歌整个身体一下子沉入海中,噗通一声让海拓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趴在礁石上伸出头看着漆黑的海面,没有一丝宁歌的踪迹,海拓狠狠地捶了一下自己,随后马上脱掉裤子跃入海中,试图寻找宁歌,然而海中的能见度极低,他什么都没发现,渐渐地,他的手脚不听使唤,咸涩的海水灌入口中,开始往海的深处沉去。

“海拓!海拓!醒醒,海拓!”

“唔,唔。”

少年隐约听到呼唤声,身体却一点力气都没有,脚上的伤口由于沾到海水的缘故,现在遗产疼痛,嘴上滑滑的,他勉强睁开眼睛,眼前出现的是宁歌那张漂亮的鹅蛋脸,此刻宁歌的嘴贴在海拓的嘴唇上,鼓起腮帮子正在为海拓送入新鲜的空气

“唉……我…….”

见到海拓醒来,宁歌先是惊喜,随后一脸羞涩地用手撑起身体,与海拓的脸拉开距离,水滴顺着宁歌卷曲的发尖低落到了海拓的胸膛上。海拓感觉自己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他左右四顾,发现自己是在海岸边一块微微露出海面的石头之上。

“宁歌?”

“唔!”

宁歌使劲点了点头,几乎快要哭了出来。

海拓笑了笑,伸出手抹去宁歌眼角的泪水。

“看来,我们两个都得救了呢。”海拓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身体似乎感觉轻松了许多,脚上的伤也没那么疼了。

夜空之下,海拓躺在岸边仰望着星空,或许是因为救了宁歌,也保住了宁歌的秘密,他的心情非常好,之前的疲倦感也一扫而空,身体仿佛又充满了力气,而宁歌则靠在岸边,泡在海水之中,脖子以上露出海面,鱼尾不停地在水下划动。

“宁歌,你好像已经适应了不少呢。”海拓问道。

“嗯,我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在水下,还呛了几口海水呢。”宁歌答道。

“呛水?咦?为什么会呛水?”

“好像在水下只能用腰部两侧的鳃进行呼吸,如果用口鼻呼吸的话,还是不行的。”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宁歌陷入了沉默。

“宁歌,你的声音!?”

“唉?”宁歌这才留意到,自己原本天生沙哑的声音此时却清脆无比。

但是这并没有让宁歌高兴起来。

“海拓,以后我该怎么办,我难道要一辈子这幅样子了么?”

“呼……呼……”

“海拓?海拓?”

沙滩上的海拓带着一丝笑容已经进入了梦乡,宁歌盯着水中的倒影,不禁陷入了惆怅,折腾了一天的宁歌也感觉到了困意。

(人鱼的话,应该怎么睡觉?)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7-30(日)13:47:57 ID:159ugRT [举报] No.186632 管理
魔多莫多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7-30(日)14:47:12 ID:GL2uyXm [举报] No.186941 管理
>>No.186632
我还以为没人看呢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7-30(日)14:56:54 ID:Jp8zgYI [举报] No.186988 管理
有人看啊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7-30(日)15:27:54 ID:6A8fZYf [举报] No.187163 管理
(つд⊂)莫多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7-30(日)15:29:49 ID:iYBvio7 [举报] No.187176 管理
还真有毅力,都没几个人了还写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7-30(日)15:35:15 ID:GL2uyXm [举报] No.187209 管理
无聊嘛,反正算是小菜级别的脑洞产物。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7-30(日)15:50:10 ID:ssGkJxs [举报] No.187323 管理
敲碗敲碗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7-30(日)20:31:55 ID:uQo4qQm [举报] No.189307 管理
(つд⊂)摩多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7-30(日)21:37:22 ID:GL2uyXm [举报] No.189788 管理
大概11点左右更新04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7-30(日)22:45:54 ID:GL2uyXm [举报] No.190328 管理
宁歌手臂用力,尝试着把自己拖出海水之中,趴在海拓的身旁,但是还没过一会儿,那股窒息感马上又回来了,虽然用口鼻也能呼吸,但是供氧量明显不足,似乎还是得靠腰间两侧的鳃状器官从水中汲取足够的氧气。然而可笑的是,宁歌现在虽然是人鱼的模样,一旦潜入海中,还必须控制自己的本能,控制口鼻憋住气,强制使用她不熟悉的新器官进行呼吸,否则还会呛水。也就是说,宁歌原本的人类器官并没有完全丧失功能,而麻烦的是宁歌必须保持趴在岩石上的这个姿势,如果在水中,她就必须保持清醒状态,这样一来宁歌几乎没办法睡觉了。

(或许可以变回来?)

宁歌仔细回忆着自己落进海水之后发生的事,但却没有找到一点值得留意的地方。

(虽然父亲嘱咐过不许接近海边,但是以前在村子里或多或少也是接触过海水的。)

接触海水就会使自己人鱼化的想法很快就被否决掉了,既然不知道如何变回去,首先得找到自己人鱼化的诱因,宁歌回想着自己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眼皮越来越重。

“唔…..好热……”

海拓眯着眼睛顺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烈日将岩石的表面烤的滚烫,暴雨过后天空一片晴朗。

“啊!宁歌!”

海拓原本打算就这么守着宁歌一夜,却没想到自己睡着了,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岩石上坐了起来,完全不像是昨天累了一整天而且没有吃东西的人。

“唉!?”

海拓发现海湾的海水已经褪了下去,沙滩上只有大大小小的水洼。

“我怎么没想到这里早上会退潮…..”

海拓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懊悔,刚一起身就发现自己的手被一旁趴在石头上的宁歌紧紧握着,可以感觉到少女细微的呼吸,海拓趴到岩石边一看,宁歌现在的身姿让他一阵惊喜。

“宁歌,醒醒,宁歌!”

海拓轻轻地拍打起宁歌的脸。

“嗯……海……海拓?”

宁歌的声音又恢复到了之前沙哑的状态。

“你变回来了!”

“唔……唉?是在做梦么?”宁歌微微睁开眼睛,又闭上了。

“喂!别睡了!快醒醒,不是做梦。”

海拓一激动,手一滑,宁歌便顺着光滑的岩石表面摔倒了沙滩中的水洼里,这顿时让宁歌清醒了过来。

“啊……痛痛痛。”

宁歌睁开眼一看,发现海拓正笑嘻嘻地在岩石上盯着自己,虽然是摔在了水洼里,但是岩石的高度并不算低,憋屈了一整天的宁歌揉着自己的臀部开始向海拓抱怨。

“你要摔死我啊!我……咦?”

手中没有一丝鱼鳞凸起的触感,宁歌这才发现自己正站在水洼之中,她难以置信地目光下移,引入眼帘的是她熟悉的双腿。

“我……变回来了!?”

宁歌哭笑着摸着自己的双腿,然后掐了一下自己的脸,确定这不是在做梦。

“你真的变回来了!”

海拓从岩石上跳下,蹲下身子检查着宁歌的腿。

“你往哪看啊!”

“别动!”

宁歌留意到海拓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坐下来。”

海拓将宁歌从水洼中拉出来,来到岸边的树下,让宁歌坐下。

“并不是完全变回来了,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海拓托着下巴说道,目光盯着宁歌的脚。

“不一样?”

宁歌将腿抬高,原来自己的腿虽然恢复了,但是小腿以下的皮肤依然还是介于人类皮肤和鱼皮之间的那种感觉,透出一丝蓝色,还残留着一些细小的鱼鳞,宁歌赶紧自己检查了一下身体,庆幸的是只有脚部才残留着这一点人鱼的痕迹。

“能变回人类的样子,我就很满足了。”宁歌叹道,虽然搞不懂自己转变回来的契机,但是终究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咕咕…..”海拓与宁歌的肚子同时发出了响声。

“宁歌,回村子么……”海拓问道。

“奶奶应该很着急了,已经一天一夜了。”宁歌答道。

“但是直接回村子,让别人看到你的脚,肯定会起疑心,得找东西遮挡一下。”

“如果说在夏天既能遮挡腿部皮肤,又不让人感觉很奇怪的东西的话。”

“裤袜!”二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衣服的话只能在镇子上弄到,还要帮你弄双鞋子。”海拓站起来,双手叉腰。

宁歌的双脚互相蹭了蹭,凉鞋似乎也留在了大海之中。

“但是没有钱啊,我随身带着的钱全在包里面了。”

“别担心,包在我身上。”海拓拍了拍胸脯,相当自信。

“走吧,宁歌。”海拓学着电视节目里绅士的样子向宁歌伸出手。

“嗯!”

宁歌露出笑容拉住海拓的手站了起来,二人开始沿着海边的路向兴阳镇进发。

人鱼化条件:不明

恢复条件:不明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7-31(一)07:37:20 ID:E0ZNhcu [举报] No.192012 管理
敲碗(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7-31(一)14:15:45 ID:159ugRT [举报] No.194624 管理
敲碗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7-31(一)14:52:16 ID:GL2uyXm [举报] No.194849 管理
明明在A站那边就没啥人看的样子(´゚Д゚`)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7-31(一)18:04:55 ID:GL2uyXm [举报] No.195986 管理
(;´Д`)有想看后续的老爷么。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7-31(一)23:04:12 ID:HuISmpA [举报] No.198022 管理
已经订阅噜( ゚ 3゚)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8-01(二)00:13:34 ID:GL2uyXm [举报] No.198435 管理
海拓与宁歌被没有完全按照原路返回,为了避开人们,海拓特意挑了一条林间的小路带着宁歌小心前行,海拓脚上的伤一夜之间便康复了,经常赤脚的他早已习惯如此,而宁歌因为小腿与脚上的皮肤较正常人类而言要坚韧的多,更有鳞片的保护,所以也没什么大碍,由于顺便绕道寻找了水源解渴,直到快要中午的时刻,他们两个才来到兴阳镇的一处破房子暂且休息。

“呐,宁歌,首先我们还是得搞清楚你变成人鱼的条件,不然就算这次蒙混过关,以后万一再次诱发人鱼化,那就不好办了。”海拓说道。

“可能……大概与海水有关,但是我又觉得不是,而且究竟我本来就是人鱼,还是被变成人鱼的都不知道。”宁歌抱起膝盖缩在墙边。

“看来还是得和你爸爸联系一下,昨天晚上电话里他好像知道些什么,他一直嘱咐你远离海边,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缘由的。”

“海拓……我以后会怎么样?”宁歌显得有些惆怅。

“只要不被发现就好了啊!放心,有我在,况且你现在不是变回来了么!”海拓摸了摸宁歌的头。

“我会被SCO的人给抓走么……”

“不会!”海拓突然大吼一声,吓了宁歌一跳。

“海……海拓?”

“绝对不会,我会保护你的,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喜…….”海拓涨红了脸把话吞了回去。

“宁歌。”沉默了许久,海拓轻声喊了一句。

“唔?”

“想吃什么?”

“吃?”宁歌摸了摸自己憋下去咕咕叫的肚子。

“嗯,你就暂且在这里等我,我去镇子上帮你弄袜子和鞋子,还有吃的。”

“蟹肉包!”宁歌不假思索地直接说出了自己想要的食物。

“别乱跑哦,这里平时不会有人来,我会很快回来的。”

“唔,奶奶肯定很着急,已经一天多时间了。”宁歌隐约有些担心。
“等着我哟!”海拓竖起大拇指,龇牙笑了笑便离开了破房子。

(走一步算一步吧,至少还有海拓在)

“唔……呃。”

一股恶心感突然袭上心头,宁歌趴在地上剧烈干呕起来,在不断的咳嗽之后,宁歌吐出一团冒着气泡的沫状物。

当海拓到达镇上的时候刚好是正午时分,由于光着身子加上一脚的泥,镇上来来去去的行人都投来了嫌弃的眼光。

“嗯,先去帮宁歌弄衣服吧。”

小镇几乎所有的店都集中在了商贸街,海拓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在商贸街前的小水池将脚洗干净后,蹑手蹑脚地摸进了一件服装店。

“抱歉了,过几天我会来还钱的。”海拓双手合十,见到一位女店员正在招呼客人,自己便绕过来到女式袜子的衣架前。

“唔,哪一种适合宁歌呢?”海拓思考了下,但是他对尺码没什么概念。

“多拿几个好了!”海拓拍了下脑袋,把各种尺码的裤袜都拿了一个。

“海拓!你跑这来干什么!奶奶都急死了!”

“在!”海拓一惊转过身,眼前出现的是那位女店员。

“姐……哎嘿嘿。”海拓哆哆嗦嗦地喊了一声,这位梳着单马尾身材高挑的女店员正是海拓的亲姐姐海欣,因为在这里工作所以常住在了镇上。

“手里拿着什么呢?宁歌呢?你知不知道村里人找你们一直找到半夜!奶奶打电话和我说的时候都急死了。”海欣责备到。

“没……没什么。”海拓将手背在背后,后退了几步。

“藏什么呢?给我看看。”

“没什么…..唉!”

海欣大步走上前,一把拉出海拓的手,看见海拓手上的一叠袜子,随后用着奇怪的目光盯着自己的弟弟。

“裤袜?怎么?你怎么有这个癖好?想当女装大佬?”

“不!不是!有原因的!”海拓连忙想要解释。

“什么原因快说,还学会偷东西了!宁歌呢!”海欣不依不饶。

“这个,昨天傍晚的时候…….”海拓将昨天因为暴雨,自己与宁歌一同掉入海中的事情告诉了海欣,当然隐去了宁歌变成人鱼的事情。

“后来呢!你们怎么不回村子?”海欣追问道。

“我们被困在海湾边的岩洞里,因为涨潮没办法出去啊,直到今天早上退潮后才能出来,这不宁歌的衣服鞋子都跟行礼掉进海里了,而且又饿,所以我就想来帮宁歌弄些衣服,因为身上没钱,所以就想先过来借……”海拓转着手指说道,连他自己都相信自己编的谎了。

“宁歌现在在哪?”

“天太热,我让她呆在凉快点的地方了。”海拓耸了耸肩。

“小子还会心疼女孩子啊。”海欣眯起眼睛,自己的这个弟弟平时还算老实,便没说什么了。

以为蒙混过关的海拓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那为什么不直接回村子,衣服村子里面有现成的啊!”

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让海拓愣了一下。

“因为……因为……宁歌想吃韩大叔家的蟹肉包!”海拓灵机一动,只有这个,是村子里面没有的。

“嗨……真那你们没办法,拿着。”海欣从几条裤袜里面挑出一条棕黑色的递给海拓,“这个应该符合宁歌的尺码,鞋子的话?唔,宁歌的的脚应该和我差不多大。”说着,海欣将自己的短根凉鞋脱了下来,也递给了海拓。

“姐!谢谢你。”海拓故意挤出眼泪呜咽道,然后迅速跑到店门口。

“等下!”海欣又喊道。

“唉!?”海拓缓缓地回头。

海欣走到海拓身边,取出一小叠零钱塞进了海拓的口袋:“冒失鬼,没钱你打算卖身么,快点去给宁歌买吃的,早点会村子,我这边打电话给奶奶报平安。”

“嗯嗯!”海拓连连点头,随后便向商贸街的另一头跑去。

“真不让人放心,唉……”海欣摇了摇头,回到了店里。

韩大叔家的蟹肉包算是这里的一绝,自从宁歌小时候第一次品尝到这美味的食物后便难以忘怀,每年回到这里时都会来光顾,由于天气比较热,小小的店铺外并没有多少排队的顾客,很快便轮到海拓了。

“四个蟹肉包,再来两瓶青梅汁。”海拓掏出钱说道。

“哟,这不是海拓么,听说昨天晚上你们村出了不小的事情啊。”长着国字脸,下巴留着一小簇胡须的韩大叔接过钱,说道。

“唉?什么事?”

“你不知道?早上电视里面都说了,好像是猎蛟上岸了,还袭击了你们村的人,听说这事都惊动SCO了。”

“猎蛟!?”海拓心中一惊,这种危险的生物除非产卵很少上岸,而现在并不是猎蛟的产卵期啊,莫非昨天晚上黎叔带着村民就是为了驱赶猎蛟的?

“小哥,能让一让么?”

海拓身后传来了甜美的女性声音,他一回头,刚好撞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嗨?”海拓抬起头,看着一位带着白色宽边圆帽的美丽女性正在笑着望着他。

(好漂亮!)

眼前的女性大约20岁不到的样子,身穿一身朴素的浅黄色薄纱长裙,比海拓略高那么一点,光是无暇犹如圣女一般的完美脸颊已经足够迷倒任何男性了,更令人惊讶的是,她拥有一头垂到腰间的银发,在这街道上显得格外注目。

“哦,不好意思。”海拓自觉地望旁边让了让。

“谢谢。”银发女性微微弯腰行礼,她的气质也非同一般,如果要形容的话,就如同电视里面的贵族一样。

“给我来两个蟹肉包。”银发女性优雅地递上钱币。

“呃,哦…….好!”韩大叔一脸痴像,将三个蟹肉包打包好递给了银发女性。

“您……多给了一个啊。”银发女性有些困扰。

“啊!没事没事!新客嘛,哎嘿嘿。”韩大叔摸着脑袋憨笑着说道。

“这怎么行,生意嘛。”说着银发女性又取出一些钱递给了韩大叔。

“对了,请问到云阳村怎么走?”

“姑娘啊,你要去云阳?那里现在出了点事,有些危险啊。”韩大叔仔细打量了下眼前的奇异美人。

“嗯,没错。”银发女性点了点头。

“这小子能带你去,他就是云阳村的人,是吧,海拓。”韩大叔指向海拓说道。

“这么巧啊,真是幸运。”银发女性笑着向海拓伸出手问道:“请问能带我去云阳村么。”

“可……可以……”海拓不由自主地结结巴巴回答道。

(卧槽……怎么答应了,还要去接宁歌呢!)

海拓心中自问,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脑中不经思索就直接答应了银发女性的提议。

“太好了!你叫海拓是吧。”

“呃……嗯。”

“我叫妙香,MIOKA,后面的路上就请你照顾喽。”银发女性摘起自己的裙角向海拓微微屈膝行礼。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08-01(二)08:47:41 ID:159ugRT [举报] No.199774 管理
敲碗(^o^)ノ

UP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