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岛-备胎匿名版
当前在线:首页版规 请关注A岛微博 | 人,是会思考的大雕 客户端:安卓1|安卓2|WP|iOS

No.1727876 - 无标题 - 东方养老院


回应模式
No.1727876
名 称
E-mail
标题
颜文字
正文
附加图片
进入本养老院请注意消防和交通安全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07(一)02:00:42 ID:ZW9d52q [举报] [订阅] No.1727876 [回应] 管理
被摔碎的月亮还能重圆吗?我想着。

脚下是雾之湖的湖水。月光照在水面上,在一层洁白的辉光下,一个圆形的月影落在湖上。

我轻轻踩了一下,湖水波动,月亮碎了。


一会,月亮的影子在湖水的中央聚集,变得和一开始同样完整。

但天上的那个月,也会重圆吗?我想。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07(一)02:14:40 ID:ZW9d52q (PO主) [举报] No.1727878 管理
曾经,有一个人,拥有着像那月亮色彩的头发。

她是星星的女巫,她戴着一个明显不符合年龄的大魔女帽,她采摘蘑菇和露水,然后做成星星的酒,绽放成夜空的烟花。

“哗啦,哗啦。”烟花在天空中盛开。

“真是美好的日子啊。”灵梦倒了一杯清酒给我。

“魔理沙的酒量可真差啊。”我说。

魔理沙手里还捏着一开始的那一杯酒,尽管用放烟花这件事拖了不少时间,但喝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我是人类嘛。和妖怪不能比。” 她摸着后脑勺讪笑着。“倒是灵梦还挺能喝的。”

“要感谢萃香呢。和她住在一起之后,酒量肉眼可见的变深了。”

“据说外面的世界,必须要变成大孩子才能喝酒。”魔理沙转移着话题。

“可你也不小了啊。”灵梦自斟自饮着。“去红魔馆,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来着?”

“啊……”掩饰不过去的魔理沙也喝了一些。



雾雨魔理沙的脸很快红了起来。

明明名字里又是雾又是雨的,可是比谁还要爽朗。名字真是会骗人啊。


“爱丽丝~借我躺一下。”魔理沙对我说。然后就径直躺在了我腿上。

“啊啦啊啦,真是海量呢。下次喝酒,再也不叫你了。”

魔理沙熟睡着,平稳的打着呼噜。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07(一)02:38:18 ID:ZW9d52q (PO主) [举报] No.1727883 管理
美好的记忆从这里就到头了。

仔细想想,酒会也不过是三五个月前的事情。甚至再往前一些,更多的事情连端倪都没怎么有,但一切就这么突如其来,就这么快,让人在还未来得及后悔的时间里就做了一切值得后悔的事,再用漫长的时间去努力让自己不要后悔。

几天后,我的书不见了。我怎么找也没找到。


帕秋莉有个大图书馆,我有个小图书馆。大图书馆很大,整个红魔馆里差不多一半都是帕琪的图书馆,而我的书房很小——小是小,但基本都是珍藏。

毕竟是都市派的魔法使嘛。那种没有纪念价值的书早就改用电子存储了。(红魔乡的时代用的是软盘,现在当然都用网盘了。幻想乡的一部分居然会存在于东京的一些机房里,看来数据不受大结界的制约吧。)

我的书都是很珍贵的魔导书。

魔导书和帕琪的那种绘本小说不同,它本身就是有魔力的。尽管那个紫色豆芽菜也有一些很不赖的珍本魔导书,但我依然觉得自己的这些是最好的,毕竟魔法使总得有点矜持嘛。

而我平时拿着的那本,就是从魔界带过来的最珍贵的珍藏。如果只动用人偶的话,我差不多也就堪堪和灵梦她们打个平手,面对帕琪还要吃点亏,但是要是动用全力,把那本书打开的话……

这种程度的东西是秘密,你还不配知道。


于是在那天,我发现书丢了的时候,才会那么着急。

我派了全部的人偶去找,根本找不到。书连点影子都没有。

我又拿出水晶球之类初学者的玩意。尽管技巧生疏了不少,但我仍有洞察整个幻想乡的自信。就连这样,也没能找到那本书。

我昨天就不该把它留在书房的。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08(二)15:43:16 ID:2A8Sb7d [举报] No.1727957 管理
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08(二)23:26:02 ID:ZW9d52q (PO主) [举报] No.1727978 管理
我很不情愿的想到了魔理沙。

我和她关系没那么好,也没那么糟。算是可以随意进屋,但不能去厨房偷曲奇吃的关系。在永夜抄那个漫长的晚上,我们也聊过魔法的原理与人生的路径,但在无聊的平时,我也没有什么和她交流的必要。

她觉得我太孤独,太独立,我觉得她太迁就,太随意。

她会因为灵梦讲的,年龄和我差不多大的笑话而发笑。她会为了几个玻璃珠,发出孩子一样的尖叫。她会为了我觉得无所谓的几个魔法而狂热的追逐,还动不动拿来问我——同样,偶尔我在夜里观赏星辰,苦等一个懂得夜月的知己时,她却在屋子里睡觉。


但她算是我仅有的朋友了。灵梦和谁关系都不赖,帕秋莉在心底里看不起我,魔理沙虽然有各种缺点,但她还算是把我当朋友。

可是越是朋友就越不应该做出这种事。我想。

带着丢失书本的焦急,我直接去了妖怪山天狗日报社找到了姬海棠果,让她帮我念写一下。

“嗯……看起来果然是那个人啊。”她说。

我接过照片,一看,照片上,是红魔馆的大图书馆,魔理沙正兴高采烈的和帕秋莉坐在桌子上。

手里捧着的,就是我那本书。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19:27:33 ID:wVmq8AD [举报] No.1728310 管理
| ω・´)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2-17(二)14:40:14 ID:9Dd1Lar [举报] No.1737358 管理
| ω・´)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2-17(二)18:15:17 ID:ZC6dp3T [举报] No.1738779 管理
>>1737358
谁还不想回到当初呢?

但当初并不是能真正回去的。

一如历史吞噬者吞下的过去,哪怕重新创造,也不会和原来一样。

死去的人,哪怕复活成为听话的僵尸——也不再是原来的模样了。


这便是杀死魔理沙之后我所想到的。

我把她埋葬在了神社的后面。那样子,在灵梦着急的寻找她的时候,反而能得到她默默的陪伴。
“哟!”路过正门,灵梦她和我打招呼。

“啊,是灵梦呢。”我艰难的笑了一下。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2-17(二)18:16:23 ID:QfpF2D5 [举报] No.1738798 管理
gkd

UP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