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岛-备胎匿名版
当前在线:首页版规 请关注A岛微博 | 人,是会思考的大雕 客户端:安卓1|安卓2|WP|iOS

No.1727020 - 无标题 - 东方养老院


回应模式
No.1727020
名 称
E-mail
标题
颜文字
正文
附加图片
进入本养老院请注意消防和交通安全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9-16(一)00:31:55 ID:jRQah0I [举报] [订阅] No.1727020 [回应] 管理
在地狱的时候,我也常常去找帕露西玩。

原因无他,乌鸦太傻,猫咪太精明,姐姐没得聊,妹妹像个疯子,除了勇仪外,就剩下她可以说几句话了。

但依然很不愉快。众所周知,她的心理有毛病,就像是祥林嫂那样,过分的嫉妒化作了表面的怨毒和冷漠,把各种温暖拒之门外。

“我说,你这家伙,哪来那么深的嫉妒心啊。人家巫女就是路过一下,被你惦记到现在。”我说。

“你还有脸说?”她瞪着我。“气死我了。为什么我就没有那么高的灵力呢?要是我有那么高的灵力,我还用在这当个守门人?”

“你可以说说实力之外的方面嘛。毕竟你就是个二面。”

“我求你别说了。”她捂着脑袋。“我怎么没她那么可爱?我要是有她那么可爱,我的同人图数量早就超过她了。而不像现在这样等个两三年等不到一张我的同人图。”

“不是这个意思。”我看着面前这个心理不太正常的家伙,说:
“我意思是你也挺可爱的。”

那个整天愁眉苦脸委屈抱怨的水桥,听了这句话,抬起头来,惊讶的看着我,脸上的表情久久不能放松。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9-16(一)00:41:22 ID:jRQah0I (PO主) [举报] No.1727021 管理
“你说那个水桥啊。”勇仪大姐喝了一口酒,拿手背擦擦嘴角,跟我聊了起来。“她就是个促狭鬼。”

“我看她挺可怜的。”

“你懂个屁,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妈的,我上次去见萃香,打从她那路过,她也要bb几句。”

“说的什么。”

“记不清了。什么我力气怎么这么大啊,要是她有我这力气就怎么怎么样,什么我性格真开朗啊,她要是这样就好了。也不想想她到底是为什么人缘那么差。”

“说明她羡慕你呗。按理说,这也算是一种夸奖。”

“嘿,得了吧,你以为我跟她一样傻啊。”勇仪又灌了一口酒,一对那啥啥在薄薄的T恤后面波涛汹涌。顺带一提,这女的居然有六块腹肌。

“自卑的人,同样自负。她现在嫉妒你,等到什么时候你不如她了,指不定尾巴翘得多高呢。这种人很讨厌我给你说。整个地灵殿里排前三讨厌的就是她。但是啦,跟古明地觉那个家伙还是不能比。那个家伙有一次偷窥我银行卡密码……”

勇仪自顾自的转移着话题,和我们这帮怨灵们吹着逼。

看着她紧致,精干,但也不失女人味的身体,我觉得要是她的性格不这么阳刚,处起来应该也不差。

“来,干!”她又倒了一碗酒。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9-16(一)00:50:07 ID:jRQah0I (PO主) [举报] No.1727022 管理
我是一个怨灵。怨灵嘛当然有怨气。不过,我和那些枉死的,壮志未酬的,罪大恶极的,还有那些殉情的家伙不一样。基本上,我身上的怨气完全是因为我个人这一生来的孤独。

好朋友有那么一两个,但都是男的。也就是说,我一辈子都没找着女朋友。

换作别人也就罢了。也有不少死肥宅一辈子没女朋友,死了之后一看见冥界那两个美少女,再稍微蹭一蹭逗一逗,就都高高兴兴的成佛了。

我不一样,就在我快死的时候,我暗恋多年的女孩子蹲在我的尸体前大哭,原来她是喜欢我的。


唉。别提多后悔了。总之,幽幽子和妖梦软硬奸尸,啊不,软硬兼施了半十天,也没有让我成佛。

“也罢也罢,这么想去挨辐射就去挨吧。”幽幽子嫌弃的说。她俩给我特地申请了一条去旧地狱的专列。顺带一提,那趟专列的导游还挺可爱的。


说了这么多,我就是想说,我没有多大的怨气,就是想找个女朋友,体验一下有人爱,有人信任的感觉。

我这么给妖梦说完,她就把我砍成两半,又在幽幽子劝说下把我粘好。

“你要是年轻个30岁,兴许可以答应你。”幽幽子笑呵呵的说。我算是明白了这俩正常人是不可能答应我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9-16(一)00:57:52 ID:jRQah0I (PO主) [举报] No.1727023 管理
“当女朋友?”觉睁大了眼睛。“呵呵,呵呵呵呵……你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称号,叫做‘怨灵也为之恐惧的少女’吗?”

我那天傻乎乎的看着觉的嘲讽脸,程门立雪一样的站着。

觉长得还行,就是表情总是一股“老子天下第一,老子啥都懂”的感觉。

“你最后一次尿床是10岁。”她突然说。

“这又咋了。”我强装镇定。

“你喜欢撸触手本,最喜欢的人物是芙兰朵露斯卡雷特,还偷偷买过她的抱枕,结果寄到了学校班里,公开处刑。”

“咳咳,那也就是一件小事……”

“当天下午的课上你为了逞能化解自己的名声危机,在历“”史课上大讲一通fate历史学,最后被老师diss到哭。”

“呃这都不重要……”

“你尿床的一个月后,还拉了裤子。”


“行行行你厉害。”我tm算是佛了。我自己都忘到不知道哪个脚后跟的陈芝麻烂谷子都能被这家伙翻出来,当女朋友?出轨的第一秒就能被笑死。


“不只要笑,还要把你这些事登到文文新闻娱乐副刊上让所有人笑。”她满脸嘲讽。


行行行,你牛啤,你就是那个天下第一。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9-16(一)23:14:05 ID:2A8Sb7d [举报] No.1727100 管理
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9-17(二)00:56:23 ID:FAitFkd [举报] No.1727107 管理
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9-20(五)20:16:00 ID:IPSR29X [举报] No.1727222 管理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9-30(一)08:51:39 ID:FAitFkd [举报] No.1727509 管理
Gkd填坑⊂彡☆))д`)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9-30(一)11:49:28 ID:lseRq9g [举报] No.1727510 管理
(`・ω・)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07(一)01:56:57 ID:ZW9d52q [举报] No.1727872 管理
”姐姐不行我还不能找妹妹吗?我想。

事实证明一个模子里刻不出两样的东西。妹妹比她姐姐还一言难尽。

“恋恋,吃饭咯。”我端着饭放到她床前。古明地觉没过两秒钟就发现我的目的,于是以一种如释重负,和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我,录取我作为地灵殿大管家兼专用杂务人员。

也不差,好歹能和古明地恋处一处是吧。

要说起来,地灵殿里一个二个都是美女,冥界也差不多。可能是不漂亮的妖怪都被退治掉了吧,就算是那个满脸嘲讽的霸王龙,靠在窗边喝茶的样子也很优雅。

古明地恋也是如此。长得是很好看,带着一个圆圆的斗笠,整个人的配色和她姐姐完全倒过来。平时大张着双手,四处求人抱抱。

“抱抱!”她满脸可爱的看着我。

“嗯嗯,抱抱。”我敷衍的说。

把她抱起来,她又挣扎着下去。下去以后,滴溜溜的四处乱跑,跑完一圈之后又回来。

“抱抱!”她仿佛不记得刚才我才抱过她。

“嗯嗯,抱抱……”一天之内我就抱了二十多回。这小丫头完全不知道什么叫累什么叫烦,据我观察,她从卧室跑出去,就去逗乌鸦,踢猫,然后回来让我抱。

“恋恋要去玩!”她又在挣扎着下去。

“不让!”我半开玩笑的说。你也让我消停一会行么,哈德曼的妖怪啊。

“哦?”她突然以一种极其恐怖的笑容看着我。像是发现了猎物那样。

“恋恋要玩你……”她不知道从哪个器官里面掏出了一把菜刀。

还是双立人的。

得亏我是个怨灵,是个没有实体的幽鬼。她的刀暴风骤雨一样的向我袭来,而我却完全没处躲。

“恋恋要玩你!”她还在喊。

“抱抱,抱抱!”我说。“恋恋乖,让我抱抱!”

这家伙又恢复了刚才的样子。天真的让我抱完,就到处去跑。

我对古明地觉的坏印象又增加了。


“恋恋啊。”勇仪大姐喝了一口酒,一拍大腿。“早就疯掉了!”

“疯了?”

“哎呀你要是有古明地觉那样的姐姐你也得疯掉,”她喝了一口酒,小声的说了句,“不过她是因为别的。”

“因为啥?”

“什么紧闭的恋之瞳啊被厌恶者的哲学啊,估计是姐妹喜欢上了同一个巫女,然后争风吃醋,最后妹妹输了疯掉了吧。或者要么就妹妹能力比姐姐还强,然后古明地觉下了死手吧。”

她说这些的时候,眼神明显在躲闪。

“总不能是因为两个人互相读心最后恶意不断扩大而不得不有一个人放弃能力吧。”

鬼最好的一个优点就是,不说谎。


我去找水桥帕露西,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地狱的大门前,像个不那么凶狠的刻耳柏洛斯。

“呜呜呜……”她一见我就抱怨。“你看那个黑谷山女,大长腿,我咋就没有大长腿?我要是有她那个腿我会是这样?”

“你咋不说你要是有勇仪那么壮实你还会在这看门?”

“哎哟……”我像是打翻了醋瓶子,油罐子,一股子又酸又稠的情绪扑面而来。“我过得好苦啊,我没有巫女可爱没有魔法使萌,没有人偶使漂亮没有妖怪贤者强,没有天狗记者快是没有河童技工聪明,没有鬼力气大是没有魔女本子多。我向下比不了掉落瓶和洞穴蜘蛛,向上打不过猫车觉恋核乌鸦,我心中空有一副大小葛笼,却没有剪舌麻雀为我言诉痛苦,我只能暗自嫉妒开花爷爷,于无人深夜丑时参拜……”


“你怎么这么能逼逼啊?”我说。“凭借你这祥林嫂在世的功力我觉得没人能让你嫉妒啊。”

“你说谁祥林嫂?”水桥小姐回头,生气的看着我。

“你不是祥林嫂难不成是圆规?”我说。

“再敢说老娘今天一符卡打死你。”看来是要泥牛入海媳妇下地了啊。

“老子本来就是个死人。”但果然还是光脚不怕穿鞋的。

气氛很僵持。一个莫名其妙的怨灵,一个心理问题大的没边的妖怪,就这么对视着。地狱大门旁,那忘恩之地的风呼呼吹息,像是个冷静的旁观者。

“我意思是你也没那么差。”我松口了。这个世界最没有排面的怪物就是幽灵了。万一绿眼的怪物发疯来一记嫉妒爆发,我说不定就往生了。

“要你管。”水桥嘟着嘴,插着手,大踏步的向一旁走去。

走了两步发现那边是墙,只好站住。

“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她一手指着地狱的深处,对着我说。



嫉妒心强的人往往难以守约。正如刚直的人往往孤独,众人拥簇的成功者往往为名利所苦,一个人过度的欲望必然导致其他方面的不足,除非那人是个八面玲珑的庸才。

水桥是什么时候反悔的我忘了。但我记得我带着她去找勇仪喝酒的时候,勇仪的眼睛都快要直了。

“你就把这讨厌鬼……不,看门人给带过来了?”

“?”我摆出这个表情。

“?”她也摆出这个表情。

想了想每次喝酒都是她请万一惹生气了没酒嗝可不太好。
我说:
“那啥今天门口放假,我这不看我们的桥姬小姐劳苦功高,带她过来,犒劳犒劳。”

“我寻思地狱的人事变动什么时候轮到你插手了?”

“我可是地灵殿大管家嘛。”至于后面的多功能杂务人员,猫砂清理员,腐肉腌制者,古明地恋专用玩具等称号我没好意思说。

勇仪又不傻,但同时也正因为不傻,她也知道做人,或者说做妖怪不能ky。风花雪月,诗画酒茶,这些东西辜负掉了,不知道得后悔多久。妖怪的酒会总是快乐的,虽然对于人类而言,饭桌上的菜色不太友好,但从意义上说,这是妖怪们为数不多的优点。

“啊,啊……来喝,来喝!”勇仪给水桥也整了一杯。

水桥用一种很不满的眼神看着我。

“咋啦,带你来喝酒还这么大意见?”

“不是,我说那个!”她指了指杯子。

我一下子懂了。这家伙的意思是勇仪的大名御用酒杯,比她网购的9块9玻璃杯好看。

“我回去给你也整一个,行不?”

“我现在就要!”她小声而坚决的说。

吃着饭呢,就这么闹了脾气,我是倒了几个雏雏的霉啊碰见这么个家伙。

“回去就给你买。”我说。缓兵之计不知能否可行。

“我要那个黄色的!”


嫉妒心强的人一般还不讲道理。

那“黄色的”酒杯,就是摆在桌子上首,那一摞酒杯里放的最高的那个。我这种瞎了眼的家伙都能看出,那杯子通体鎏金,上刻一条盘云金龙,龙须顺着杯沿合拢,喝酒时,犹如神龙饮水,就是那吃了头孢的人拿着它都能海量。下面刻着“神主”两个字,不知是何方神圣。

“这种东西你也好意思要?”我恨不得直接吼出来。

可是我又怕把她也给吓跑了。我是个怨灵,这诺大的旧地狱里,就这么几个女的,我要是再不珍惜一下眼前这个虽然促狭烦人但内心没多坏的家伙,就真的得永远孤独了。

“那个,勇仪大姐……”我腆着脸向勇仪问。

勇仪的面色红一阵白一阵,很难看。
“你不会是想说……”

“那啥,能把那个杯子,借我回去瞅瞅吗?”我说。

答案当然是不行。好在勇仪这是一个很通情达理的人,她表示,杯子不是不能给我,但前提是我得能偷渡地灵殿,把古明地觉珍藏的几瓶酒给拿过来。

“你们鬼族不是光明磊落,不干偷鸡摸狗的事情吗?”我震惊了。

“所以让你去干呗。”她一脸无辜。

我看着旁边就像失了魂魄一样盯着那个杯子的水桥,咬咬牙认了。


似乎有一点没有说清楚就是我是怎么和这个烦人鬼处上的。

首先声明,这是偶然,偶然!偶然到了咲夜在太空中漂了几百万年结果碰见了永琳那种偶然。

那天恋恋看了小猪佩奇之后嚷着要鲜花。地灵殿哪来的鲜花啊,我又不是史蒂夫我怎么拿骨粉(说起来这东西在猫车那倒是有一大堆)给你变鲜花啊。

“假花行不行?给你从蜘蛛那要个蜘蛛网花?”

我看见她掏菜刀。

“好好好,听你的听你的。”我巴不得清净一会,刚好借口开小差去了人里。

人们没见过我这样的怨灵,所到之处人人回头。身上的怨念都发黑了还能谈笑自若,这哪是怨灵啊,这是地藏吧。靠着这个身份,花店的金发小女孩老板连钱都没问我要就把我打发走了。

回到地狱,我一点也不想看见古明地恋的脸。虽然这家伙很可爱,抱起来的时候也软软的,偶尔还会追着亲你,但想想她那把双立人菜刀我就发怵。

于是我坦坦荡荡的站在地狱门口吹风,顺便想着开小差的借口。

“我在路上碰见了一位美丽的女子,她看上了我的花朵,我和她纠缠许久,最后她让我完成三个任务,第一个是去世界的北极摘金苹果……”我边想,边自顾自念叨着。

好巧不巧的是,我手里的鲜花被某人看见,我说出的第一句话还刚好被她给听到了。

“……最后一个任务做完后,十二帝国的王储纷纷找到我,说在西洋的漩涡里藏着怪物……”我还没编完,一抬头,看见了水桥。

她看上去一脸羞涩,脸蛋红扑扑的。她那头金发平时不惹人注目,但仔细看看,会发现她打理得很好。一对尖尖的耳朵从发丝中突出,像传说中的精灵。

“啊哈哈……是桥姬小姐啊,你好。”我就算是死了这么久也依然不会和女生交流。

“啊……哈哈……”她羞涩的尬笑着。“这花真好看啊。”

我满脑子为刚才那句几乎像是围棋下在天元那样的招式而懊悔。我满心是扳回一城的愿望。

“嗯……这是送给你的。”我构思出一句对我而言是最富有男性魅力的话了。我颇为自己的灵机一动而自豪。

“是么……那谢谢啊。”她很羞涩,从我手里拿走了花。

沉浸在自豪中,我接着在脑海里编造故事。那十二个帝国之后,从天而降的三神祗要求我前去诸神的殿堂……

殿堂什么啊,我的花给人拿跑了!

我匆匆跑回到桥那,试图让她把花还给我。我可不想被古明地恋拿刀子戳。

跑过去之后,我却看见那个被人嫌弃,成天只知道哭的桥姬,捧着我那束白捡来的鲜花,傻笑着。

我头一次看见她笑。


她很快察觉到身后的我,回头看见是我,赶忙把花往别处一放,赶忙做出一副很镇定的样子。

除了手在抖以外都很镇定。

“那个,您有什么事情吗?”她问我。

我想起了她的笑容。

“啊,没有。我每天都从这路过,我想,还没有人告诉过您吧,其实您的美貌十分动人。”
我又一次为自己杰出的回答而自豪。

从那以后,找她的次数就越来越多了起来,她也渐渐的,撕下了孤影悄然的伪装,开始大大落落的把自己的嫉妒堂而皇之的表达给我。以至于逼着我问勇仪要人家的珍藏。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天回去之后,恋恋早就忘掉了花的事情,而觉什么都不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19:42:39 ID:sCo6KuI [举报] No.1728440 管理
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19:46:18 ID:ZW9d52q [举报] No.1728477 管理
>>No.1728440
我不知道接下来是该写个悲剧还是喜剧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20:19:51 ID:WpcFbDc [举报] No.1729043 管理
很简单 悲剧| ω・´)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20:29:09 ID:kdXzIFO [举报] No.1729115 管理
>>No.1729043
不准悲剧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9(六)16:22:47 ID:FAitFkd [举报] No.1729444 管理
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9(六)18:29:57 ID:ZW9d52q [举报] No.1729449 管理
古明地觉作为地狱的半个掌管者,也算是位高权重劳苦功高,所以有一点受贿而来的珍藏品也完全不足为奇不应苛责。

地灵殿的保险库里全是多年收藏的宝贝。比如,怨灵偷来的黄金,猫车拉来的舍利子,新型微型托卡马克装置,仿星器,巫女的短裤,奎尔德拉之刃,便携冰墙,拉卡尼休,黑暗剑+21,勇者冈布奥之盾,穆图之皮,雅典娜之泪,泰拉斯奎外皮,零时迷子,高斯光剑,水跃鱼+15,拉稀的粉红马,极光,魅影,舞狮装甲,太阳系仪,蓝蜡烛,急救箱,磨刀石,百夫长攻城机甲,云茹的秘密钥匙,契特卡伊的狗粮,火焰之球,象牙塔,便携城堡,米莎的卫生巾,枪兵兴奋剂,扎加拉的儿孙,源氏的剑,被末日铁拳打烂的硅胶义胸,金坷垃,一块钱四个的窝窝头,巨魔的小葱炒鸡蛋,下北泽红茶,朴秀的皮带,卫宫士郎的耳机,刺客emt的面罩,蕾姆的绿帽子,全知全能之星,誓约胜利之剑,机器人神父,射杀百头,便携型幻想杀手,茵蒂克丝的自动书记,尼布甲尼撒之钥,盗版圆环之理,花泽香肠,某某某的浮游团子炮,血腥玛丽的落语书,卡特曼的龙吼,卡特曼的肉酱,卡特曼的屁股眼机械臂,烈海王的胳膊,勇次郎的儿子,刃牙的爹,杰克的表兄弟,菲娅和嘉德的百合日记,肛门电极,婆罗浮屠的碎片,克劳塞维茨的遗产(100回合型),格鲁的幻影神弓,鬼王斗篷,天使联盟,寒冰之剑,末日之刃,霜之哀伤,灰烬使者,量子策略,cel托架,灵魂辩识训练指南,普罗米修斯人,缇杨凯的太空鲸鱼,逐鹿星河之国策,无尽神机,被讨死的武田信玄,哈格市长的替身,青目nyn,udk的美声与美大球,hsi的农用工具套装,妖梦的阿兹特克旅行相片,yassy的纯爱篇章,踏月的全年龄本(布洛基个人汉化),《退废的劝诱》,alison的绿色罪孽,人民的老朋友锤子,nyuu的催眠铳,雪羽式模型压缩包,肉馅油库里,远野的霸王龙之吼,池沼的便乘,勇作牌蜂蜜,atm的毕业证……以及,我修院与德川的餐前酒。


星熊勇仪让我去偷的就是这个酒。


“觉这家伙虽说阴沉又一副高高在上看破红尘的样子,但其实论义气还是没毛病的。尽管她拒绝了我想吃烤乌鸦串的请求,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她都还是可以和我交流的。然而,即使是这样的觉,也有不为人知,不让别人触碰的珍藏酒啊。”

“就连地狱纯酿*熔岩烧*都能与我一同分享的人,却私自的藏着这样的酒,你说,那酒得有多好喝,嗯?”

星熊勇仪拍拍我。我压力巨大。

“可是觉那样的人……她能看透我的思想,就连今天对话也逃不出她的耳朵……”


“哎呀呀反正我是无所谓啦。她又不可能跑过来找我的麻烦……至于你……你还欠着酒呢。”

我忽然意识到,由于觉可以读我的心,她可以读到我此刻的想法,也可以读到我此刻的意识,但是她不可能读到我记忆中这个星熊勇仪的意识,换言之,锅全都要我一个人背。


更完蛋的是,我已经动了偷酒的想法。这个想法终究会挥之不去,被她发现。也就是说,我现在只要出现在觉的面前,她就可以完全的读出我卑鄙的想法,但至于星熊,她可以声称勇仪那会只是想开玩笑,规避掉所有和鬼族强者的麻烦,最后,再以此为罪名把我彻底抹杀。

我想起小时候读过的《地灵殿恐怖姐妹前传》,就讲了差不多的故事。觉就是这样把恋给逼疯的。

不愧是怨灵也为止恐惧的少女啊!觉,你好强大!


啊啊,那么,我也就只有偷到酒,然后和帕露西归隐田园这一条路了吧。

“放心啦,我会提前打好招呼,写信约觉出来玩,然后那时候你就可以随便偷了。”星熊豪爽的喝着酒。

“不是说你们鬼族光明磊落的吗?”

“罗生门,罗生门,罗生门前愁泪流。”星熊哼着曲子。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9(六)18:33:16 ID:ZW9d52q [举报] No.1729450 管理
俺之前发了邮件但是没人理我,那就这样吧。

搭出上述所有道具的梗的来源的人,可以获得神秘奖励(一份东方鬼形兽或者一篇3000字的命题作品)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29(二)01:00:10 ID:3jU6pp6 [举报] No.1729666 管理
|ー`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2-03(二)02:45:32 ID:I0K73TG [举报] No.1731634 管理
所有梗也太累人了吧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2-03(二)19:25:44 ID:bgOUHAV [举报] No.1731722 管理
收藏了|д` )希望po有空的时候能来续上小几节

UP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