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岛-备胎匿名版
当前在线:首页版规 请关注A岛微博 | 人,是会思考的大雕 客户端:安卓1|安卓2|WP|iOS

No.1715619 - 无标题 - 日记


回应模式
No.1715619
名 称
E-mail
标题
颜文字
正文
附加图片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6-14(五)06:21:52 ID:jt2PJEn [举报] [订阅] No.1715619 [回应] 管理
夢見遊び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6-17(一)11:42:32 ID:jt2PJEn (PO主) [举报] No.1716344 管理
我不知你是否听说过「幸福是幸免于遭受的不幸的度量」的说法。
人怎么会任由不幸积攒起来,而不是时刻清除着将来的不幸呢。
人怎么会为了谋求喜悦与充实,反倒把自己落入不幸的境界呢。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吧。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6-18(二)15:46:54 ID:jt2PJEn (PO主) [举报] No.1716411 管理
我的生活正如一团迷雾。
我的时间白白地在问着正确为什么是正确之时间中消去了。
正直地活着吧,勇敢地活着吧,为了开拓新的世界而活着吧,为了够到从未有人够到的领域活着吧,为了成为更好的人活着吧,为了来时将会更加自由更加幸福的人生,满怀希望地活着吧。
我多希望这些句子能够是事实。
因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一定就能早早地死去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6-19(三)09:47:02 ID:jt2PJEn (PO主) [举报] No.1716452 管理
  按叔本华的分析,我们常误以为阅读时我们在独立思想,其实,阅读过程中大多数是别人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是重复他的思维过程。When we read, another person thinks for us: we merely repeat his mental process。叔本华对阅读分析最精彩的、也是最有名的一句话就是,如果不注意,我们读书时会把自己的脑子变成了别人思想的跑马场:
  But, in reading, our head is, however, really only the arena of someone else's thoughts.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6-19(三)11:38:44 ID:6Teahpe [举报] No.1716454 管理
啥是独立思想。在我看来,思想不可能独立。预设的形而上学前提不可避免,而它总会被别人重复。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6-19(三)11:40:56 ID:6Teahpe [举报] No.1716455 管理
真正能算独立思想的,也只有哲学家的新思想部分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6-21(五)00:07:11 ID:jt2PJEn (PO主) [举报] No.1716537 管理
>>No.1716455
你大概已经知道了,这两句话是别处所摘抄的。
而我大抵没办法给出你喜欢的回应,即使是我受过的最为严谨的思考训练也只是在a岛的日记版里完成的不值一提的。
也许,所指的思想是,能够通过人作为本真的自我时,以自己为条件能够再次得证的。
并不是说完全的原创的,如专利般可炫耀的,或因为这样而拥有价值的思想。
至少,不会使得人做出类似于“这种行为跟英国人的民族性格是不相符的”的评论,如果会有书向你探讨英国人的国民性的话。
也许我们能够得到相同的结论,我想这是因为我们有作为人的相似性,无论这是何种方面带来的。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6-21(五)14:18:49 ID:6Teahpe [举报] No.1716554 管理
>>No.1716537
这个问题似乎还有很多可以延伸之处……
之前讨论的可以说都是,独立思考的含义。
独立思考是针对过程还是结果定义的呢?看来是过程。在各种解释中,反复提到,独立思考是批判性思维,是自己思考而不是依赖他人。
那么什么是批判,什么是反思,什么是理性?自我思考区别于人云亦云的本质何在呢?
然而,回过头来,独立思考具有先天的优越性么?这尚未经过仔细审察。“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就构成了一种张力微妙的平衡……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6-23(日)23:29:37 ID:jt2PJEn (PO主) [举报] No.1716638 管理
>>No.1716554
不应当说人应独立思考,因此人不该依赖他人。或者说,人本身就并不是这般纯粹的可以无依无靠的物。
如果说独立思考之中有意义的话,可能就在于滤除不合时宜的,甚至是错误的理论,而由从其他经验当中重新概括得到的新的理论进行再次描述。每一次都应当将对于事实的描述推向着更加信实的方向。
说起过程,不如说是对于某些目的的可行方法的实操过程的注意事项的描述之一吧。
以及,人似乎有着一种要将自我陈述的需求。我也相信他人在某种程度上总有这种需求。将自己套入某种类型当中的手段将自己陈述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我只觉得,对于自我的描述理应是内在而内发的,应从外部寻找话语用以描述自我,而不是将外部的描述应用于自我。
我总有那么种感觉,你这问题好似并不是问题一般,是某种特别的对话方式吗。还是对于认同的急切需求呢。不过以防万一,如果是想以我为参照系的话,还是请多留个心眼吧,更正常的人肯定要多少有多少吧,更加深邃的更加光热的人肯定也在他处存在着吧。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6-25(二)00:55:13 ID:jt2PJEn (PO主) [举报] No.1716679 管理
哈…果然是沙雕。
比起什么伟大的哲思,更加像是住进自己制作的沙堡当中。
比起描述世界的真实,不如说只是写出让自己信服的真实感。
难道不是和小说一般,可却不是那种动人心弦的,而是拙劣不堪的。
「…你是故意用这个词的吧」
被发现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6-25(二)12:38:27 ID:iV52AKD [举报] No.1716712 管理
>>No.1716638
苏格拉底反诘法(`・ω・)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7-08(一)20:34:47 ID:jt2PJEn (PO主) [举报] No.1717155 管理
如果曾经记叙过自己的梦境的话,一定能够明白当中想让人喜欢的地方吧。
如果曾经记叙过自己的梦境的话,一定会相当地羡慕窓付き吧。
究其所以,梦当然是没意义的。而没意义的梦,有某些让我没入了爱恋。
曾经有人和我讲过,很喜欢茜从高处跳下来也毫发无伤的那一段。暗示了整个舞台是幻想。我也喜欢,即使随便哪个程度副词都加不上。
可以从没有名字的怪物中逃出般的致幻感。说到底还是致幻感的部分吧。
为什么会害怕呢,如果不是害怕的话,为什么会不喜欢呢,如果不是不喜欢的话,为什么会排斥呢,如果不是排斥的话,我心里所想的是什么呢。
不知道,不明白。他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从一到百全都不理解。要使我写一个乌托邦的话,必然和周围所有人想的是不一样吧。一无所知地在他人的夹缝中活着是我的不对吧,这样一来就讲通了。
我是什么呢,我是现象,我是巧合。别人也应该是巧合,别人也应该是现象,他们知道吗,他们知道吧。我自顾自地给现象赋予了没有意义的意义然后做着只符合自己心意的循环,他人赋予了现象以人性的光辉这一姓名。
我讨厌极了,那种鼓吹一门心思地zealot般地生活方式,到底是要正确还是要生存呢。正确到底是否为正确而生存是否有必要生存呢。我是都会回答否的人。
活着真是件奇怪的事情呢。说起来的话,别人的话语里能听出来的,他们的生气,真实地活着的那种气氛。大概是我是出了差错了的拙劣之作。
他们口中的自由是否是大型社会实验的一部分。他们也不知道他们口中的自由是什么,意味着什么,诱发着什么,他们知道,值得借以自由的名份去做些利己的事情。比如嘲笑我的无知之类的。
那么,只需要大声地喊出来就好了。幸福的人生,哪里都不存在。
在最后的时候,是起跳之后再掉下去的哦。结局的时候,一定是开心地,心怀向往的吧。
暗示了,乘着扫把在天空中落下的时候,让人喜欢上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因为那里有距离心里最近的在那里。
还是适应不了第二人称的作品。
如果没有办法对他物做出影响的话,是不是和幽灵一样了呢,是不是和死去的人一样了呢。我还活着吗。
放下了爱用的东西,在温馨的音乐下在日记记下最后一笔,慢慢登上了阶梯,按下了z之后的结局。这样的手法到底有没有自己的名字呢。是在指责别人的好奇心吗。是在传达无可逃离的命运吧,是在无言地诉说自己的念头吧。
虽然我刚开始就在想有没有地方可以下去。
那个我从来都没记过名字的,拿起调料能挤在做出来的菜的那个游戏上,当拿起和调料放在一起的空气号角对着盘子吹喇叭的时候的幽默感我也甚是喜欢。
说起来真不知道搜到的那个速通视频有什么意义。
现实世界充斥了不少错觉。当我对那些错觉放下戒心的时候,是不是连我都能得到幸福呢。
呜呼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7-16(二)22:05:00 ID:jt2PJEn (PO主) [举报] No.1718043 管理
果然高兴不起来。笑是能笑啦…但是并不会开心。别人说着自己无聊的时候,是在暗示有更加有意义的事情能去做吧。
要说的话,并不是“我想要的不是这种生活!”这种感觉,而是“我应该期待怎么样的生活?”的心情吧。
内心干涸了吗,还是说枯萎了。想起了别家用过的比喻。或者也可能是腐烂了吧,不过这种事情总是当局者迷而旁观者清。虽然是主观感受却能被客观分析,会不会有点奇怪。不过这个可能却因为我没有朋友这个事实而变成谜团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01(四)17:20:27 ID:jt2PJEn (PO主) [举报] No.1718610 管理
如果有在贡神的话,是不是信奉了好事情神呢。
如果接着这么做的话,一定会发生好事情的吧。
如果尽可能这么做的话,总有一天会发生好事情的吧。
如果之前遇到的是不堪回首的坏事,那也是总有一天的好事情会到来的先兆。
众人终会得到幸福的,你是,我也是。
其为——
我所能想到的
最为恶毒的
最为恶劣的
一句赠言
Little other ジャーゴン 2019-08-04(日)02:13:10 ID:jt2PJEn (PO主) [举报] No.1718624 管理
君、名前があるんが。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14(三)00:49:59 ID:jt2PJEn (PO主) [举报] No.1718953 管理
恶心,呕吐。
整夜不断地质疑自己存在的意义。
果然,如果有他人能够体谅地言道,没关系,这样的你也是值得生活在这世界上的。
什么嘛,自我开脱的想法,不是处于最底线的家伙们才会如此的嘛。——我难道不是吗。
基督教的的教义,人生来就有罪,无稽之谈。
现代社会的基础是什么?是契约?什么样的契约?
能够变成生肉的人类,和一切社会关系总和的人类,总觉得并不是一件东西,鸡同鸭讲。
全数的人类做着他们不应该做的事情,或许如此吧。
我所能听到的,他们指责我不应该死去的理由,是逃避了他们所承受的,因而每个人必须承受的。
权利和义务是否是契约的一部分。
哎呀,又要有人与我说,这太过抽象了,具体到某一件事吧。
我可没有那种能洞察蠕动着的众人的前路的那种眼睛。
我受不了我自己罢了。
死掉就好了。继续活下去。
你也知道人不能是一维坐标上的状态。两样东西混在一起生出的是其他的实体。
故事的讲述人讲述的是什么样的故事。
讲述的故事是与读者对话的桥梁吗。
我在想,书写故事的过程本身是一种对话的方式。
对读者,或者说,对于想象中的读者。不如说,我们眼中所有可能的对方,都是自己想象当中的。
但我想,故事会否有其他的功能呢。
发现一个小规律就迫不及待地套用到自己所见过的一切上面。
这样的心理状态,也是所有小孩子们所有的小规律吧。
如果我也有办法写出故事,在里面留下暗号,让有着同样神经的读者能够找到,我想我会乐于其中的吧。
我早就不止一次地嗅出那些好似已经发冷的躯体留下的文字了。
还有那些空虚的,或被赋予了形状的,或天真而不知愁心的。
味道不一样啊,即使是用最拙劣的言表,即使是用最华丽的辞藻。
味道还是不一样啊。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14(三)22:38:34 ID:jt2PJEn (PO主) [举报] No.1718966 管理
会不会,所有人所感到的悲凉感,是所有人所无能为力的地方呢。
因为不能,无能为力,因此在实践于现实时交错。那么是能够做到的感知主要,还是与自身认知的配合主要。
阻止我成为幸福的我的,是什么呢。
或者问,不惜跨过自我所无可能做到的事情,那样的彼方之存在,是绿洲还是鸩酒。
想他。我和他失散了,我成为了没有故乡的异乡人。
我的文字雕琢不出真相,描绘不出所见。
而我只是众数不得要领的,脑子有点问题的中的一人。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15(四)19:31:18 ID:jt2PJEn (PO主) [举报] No.1718973 管理
意识好怪,钝感。
似眠了,呆滞,被阻止了。
youtu.be/EGM8-YN5B64?t=4367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18(日)03:23:19 ID:jt2PJEn (PO主) [举报] No.1719014 管理
懐かしいな
flounder 无名氏 2019-09-03(二)00:30:56 ID:jt2PJEn (PO主) [举报] No.1726430 管理
这份孤独一定,无论直到何时都会陪伴着我吧。

UP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