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新串


小说

啦啦啦啦 我要看奇怪的小说

无标题无名氏No.1376846

2018-01-15(一)16:45:46 ID: K5NqG7U 回应

先来讲一下我苦逼的初恋吧。大约是在三年前,那时我还是个纯真的少年……长话短说,就是我被骗了,在我向女友递交求婚戒指与工资卡后,她却消失了。从此我在也不敢相信爱情,所以至今对女性也是敬而远之。

让我想想,我和她恋爱时在她身上花的钱,加上被她卷走的银行卡和戒指,一共加起来大约有十万了吧?只是一个小交警顺便兼.职房东的我,在交完五险一金,除去日常消费后,大约要两年才能攒到十万,所以这在我眼里绝对不是一笔小费用。

关于我为什么不报警,是因为起初我还没意识到她是个骗子,还以为只是她有些原因暂时不能与我联系。两周过去了,我开始担心她,会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比如说车祸?这不就成了韩剧情节吗?刚刚求婚成功,女主就被车撞死,要是这事也发生在我身上,我保证现在就去南朝鲜手刃那些混账编剧。

韩剧编剧:这关我屁事啊!为什么要来杀我啊?思密达!

哼!我生来最讨厌两种人,1、韩国人2、种族主义3、不识数的人 。

后来我顺着她以前给我的地址,找到了她说她住着的地方,对了,还是那种超级高档的别墅,起初我还以为她是什么富二代之类的,还让我觉得自己捡到宝暗爽了好久,还出现了当个倒插门,被富二代妹子包养的这种幻想。可公寓里却是一副年久失修的模样,我问过物业,他们说这里已经闲置了八年了,这里曾经是某个落网贪官的住处。

此时我才意识到,那个家伙她是个骗子,可我还是没报警,因为她不止骗走了我的钱,也还骗走了我的心。接下来的一年,我常常在梦里遇见她,梦见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她再次按响我家的门铃。以至于我每次醒来,我都会跑到门前对着猫眼望着下外面,来确认下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到了第二年,我也不在幻想,不在做梦,把这一切都当做年少的我的一次失败的初恋。

我如往常一样,在街道上巡逻着,看着是否有违停的车辆,这份工作说起来还算轻松,只是动动手贴下罚单而已。初春下午的太阳很暖和,巡逻较为舒服的大概也只是春秋两季了,如果这个时候在来上一杯温暖的咖啡,真是再好不过了。

我在咖啡店买下咖啡,巡逻摸鱼这种事我还是很少做的,只是今天突然来了兴致,特别想喝杯咖啡。我端着刚买的咖啡走出咖啡店,惬意的望着来来往往的车辆,感叹道:今天又是世界和平,恋爱这种事根本无关紧要。

塞纳河畔~左岸的咖啡~
我手一杯~品尝你的美~
留下唇印的嘴~

一阵优美却又带着点熟悉的歌声传入我耳中,我往旁边看去,原来是隔壁花店,穿着白色围裙的短发少女,正一边浇花一边哼着歌。我望着她的背影有点入了神,不知为何,越看这背影越熟悉,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

“喂!”

少女听到我的呼喊,停下浇花回过头,当我看到她正脸,眼神交汇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不就是她!

回应有 381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1707860

2019-01-23(三)07:23:00 ID: woVa3Lw

>>No.1707281
你tm我…((( ゚д゚)))⊂彡☆))д`)

无标题无名氏No.1710579

2019-02-18(一)20:03:47 ID: 1MXs5p7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1760837

2020-06-06(六)06:57:45 ID: woVa3Lw

>>No.1707281
叫你烂尾⊂彡☆))д`)

无标题无名氏No.1761031

2020-06-15(一)01:50:56 ID: BpbTcOA

靠 这居然还有人挖坟,我这当年写的都是什么啊。虽说很想填坑,但完全摸不清当时的写作思路 ,故事也就无法进行下去,这大概就是写东西不写大纲的弊处吧。最后给大伙道个歉,没办法了咕了咕了。(つд⊂)

无标题无名氏No.1761242

2020-06-22(一)23:07:36 ID: 0dAQjDh

>>No.1761031
゚(つд`゚)⊂彡☆))д´)死鸽子,坏po


无标题无名氏No.1754956

2020-02-24(一)05:45:07 ID: V62UkMM 回应

夜明珠

且说这高山藏玉江河淘金,凤凰泣血神龙吐珠,若问及世间珍宝,那神龙吐出的明珠,必能算是其中一件。要说这龙吐明珠,必先修炼千年,吸取天地灵气,再化作人形历劫九世,才能结得珠成,升为神龙。而龙吐下的珠子,就留在世间,传说它辉煌明亮,不论昼夜,持有者可以延年益寿,生肌焕颜,历来是王室豪族的传世秘宝。

但是世事难料,天灾难防。兵荒马乱中,某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一颗夜明珠不慎落入大海。明珠有灵,不会落入鱼腹坠入海底,但是海波飘渺,等到珠子再度被人发现,那已经是在数百年后的东瀛。

无标题无名氏No.1754957

2020-02-24(一)06:04:47 ID: V62UkMM (PO主)

第一回:深山翁竹中取娇娃,大纳言海边得明珠

且说这东瀛列岛,山峦重叠,森林围绕。有个老头隐居在竹林中,不问世事,每日砍竹,种地为生。老人膝下无子,只有一位老伴。

深山多异事。这天,老头上山砍竹子,就看见丛绿之中,有一棵竹子正发着亮光。他揉揉眼睛,又跺跺脚,想看看是不是自己认错了,没想到定睛一看,竹子确实光亮。

老头后退两步,握紧了斧子,下定了决心,这才上前把这竹子劈开。“我管你亮不亮,还不是根竹子。”

“呀!”这砍剩下的半截竹筒里突然传出了婴儿的啼哭。

“这是怎么一回事?”老头手中的斧子都吓掉了。他没想到,砍竹子竟然砍出来一个婴儿。定了定神,他赶紧把孩子抱了出来,放在怀里摇晃。那孩子是个女孩,不过一岁大小,看上去眉清目秀,眸子里带着亮光。她看见老头,立刻破涕为笑,老头见了,也高兴起来。他把斧子一扔,就抱着这孩子走回了家。

“老太婆,你看这是什么!”他把怀里的孩子给老伴看。
“哟!这是哪里来的孩子?”老伴看了以后也很惊讶。这地方深山老林,连鸟兽都没几个,更何况路过的人呢?

“说出来你可别不信。”老头做出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这个啊,是我砍竹子,从竹子里得到的!”

“怎么可能?”老伴深感怀疑,又随他去了竹子那里看,这才相信了老头的话。

“我这多年来也没有孩子,要不……就把这孩子养大吧?”老伴看着那怀里的婴儿,也新生欢喜。这孩子的脸上天生带着喜气,讨人喜欢。

“行。”老头也同意。“既然是从竹子里取来的,那就叫……叫竹取姬。怎么样,这个名字不错吧。”
“好,好……”两个老人乐的合不拢嘴。
他们还并不知道,这孩子的来头,可是相当的不小。

无标题无名氏No.1757509

2020-04-04(六)12:35:51 ID: wCF44zg

(´゚Д゚`)好文采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1757663

2020-04-04(六)14:54:19 ID: 4TdoCks

写的太好了,还有吗?还有吗?


无标题无名氏No.702029

2017-10-14(六)02:32:24 ID: lXR7GwJ 回应

“……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
整理旧物时,偶然发现了这卷录像带——这年代居然还有人用录像带也挺稀奇的。
闲来无事就试着看了一下。
初音演唱会的录像呢——从拍摄角度上看,应该是官方录制的。
算不上太惊讶啦,毕竟按照人气,称初音为世界第一确实当之无愧。家里会有一份她演唱会的录像带也无可厚非。
面容姣好,丰肌秀骨,肤若凝脂。在舞台上跃动着的她不知成为了多少年轻人的梦中女神 。
“呜哇!”电视屏幕忽然暗了下去。
“明明都处理好了,怎么还剩了一份……”她这么嘟囔着,试图取出录像带。
“姐,我还想接着看一会儿呢……”
“欸,那个……嗯……果然还是不行!让弟弟看到自己以前不成熟的样子还是太让人害羞了啊!”姐姐面色通红,飞快地摇着头,马尾在空中甩出两道青色的轨迹。
……初音未来,26岁,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前)。

回应有 35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1755458

2020-03-05(四)10:02:55 ID: OgkDIJe

咕咕咕(;´Д`)

无标题无名氏No.1755459

2020-03-05(四)10:25:55 ID: UEEywyG

咕咕咕

无标题无名氏No.1757168

2020-04-04(六)05:53:53 ID: bwQDLAX

“”“摩西摩西?听得见吗?渊酱。”
抱着鲨鲨抱枕,做着春梦的我,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是初音姐姐的声音吗?
有点耳熟,不过再怎么说姐姐她也不会在半夜闯入我的房间叫我吧。
虽然脑中这么想着,但,我还是睁开了眼睛。

无标题无名氏No.1757279

2020-04-04(六)09:17:33 ID: BeFDzJI

咕咕咕

无标题无名氏No.1757381

2020-04-04(六)11:15:58 ID: gEyAIEx


无标题无名氏No.500531

2017-09-13(三)17:19:57 ID: HdCdAZm 回应

“你在干什么?”我询问着海边的老头,他静静地看着海面,已经持续了三天三夜。

 “你看看这些石柱——”他指了指旁边的海滩。
他说的是巨人之路,这里最著名的景点。
“它们是玄武岩从岩浆的状态缓慢结晶而成的成果,看看它们的六边形,我想人类学会画正六边形也不过是几万年前的事情,但这些石柱,在几百万年前就已经形成了。”
“所以我想,也许自然并不比人类愚笨?给它足够的时间和无尽的空间,也许这些石块会有一天偶然排列成半导体的阵列?然后再因为某些巧合它们把海水当成原电池,形成天然的计算机。如果再想得远一些,那些偶然形成的天然计算机甚至可能利用金属矿脉形成网络,乃至诞生出程序甚至智能?”

“这听起来像那个无限猴子定律。”我说。

“就是如此。我想,假如给世界无穷无尽的机会,它应该会诞生出一个天然的,存活于天然网络和天然数据结构之上的智能。它不能叫人工智能,应该叫天然智能。”
老头说完,向海里倒了一点白色的粉末。然后给我看了看他手里剩下的粉末。

“这里面是一种细菌。估计说了你肯定也不懂,但如果把它放到合适的环境中,它基因中的规则会让它按规律蚀刻硅和金属,让它们变成一个一个的原始线路和门,就像珊瑚虫建造珊瑚礁那样。尽管这些东西仍然按照随机的方式胡乱排列,但仍大大增加了我所说的,建成一台自然计算机的机率。只不过,它只是把一个不可能,变成了另一个小一点的不可能。”

“那你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你是个极端环保主义者?”我忍住了没有使用“疯子”而是用了这个委婉的同义词。

 “那好吧。我问你,这两年最大的新闻是什么?”

“让我想想……再工业化政策,虚拟现实限制令,基层政府重建,全球阶级革命……不过最大的新闻应该还算是它,智能处理系统的崩溃。”

 “我要讲的就是这个。退休之前,我就是系统的首席工程师。”

回应有 122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1738724

2019-12-17(二)18:08:00 ID: ZC6dp3T

“为什么我依然还活着呢?”他问。

“可能是出于某种独特的幸运。”他对面的人说道。

“无数个深夜。无数个。无数个深夜里,我看着窗外的雨,听着歌,幻想着从窗外一跃而下。那些黑夜里,我心灵的颜色要比夜幕更黑,我一心渴望着某种解脱,但讽刺的是,我活到了今天。”

“每个人都或许会有这样的日子。扛过去就好了。”

“不仅如此……痛苦它带给我的,还有一样礼物。我发现,我常常做噩梦。你可以把它当成是结果,认为我心情的低落让梦境也随之褪色,但我更喜欢把它当做原因。”

“什么原因?”

“也许噩梦是那些我已经离开了的世界。”他喝了一口水,接着说。“也许我早已在过去的某一天死去,也许我遭遇过众多的不幸,但是我乞求上帝,乞求他能够帮助我。然后他听到了我的呼唤,让我的尸体复活,让碎掉的水杯复原,让一切灾难返回起点……这样,当我从被子中醒来,自以为度过了一夜的时候,可能我已经在无数个我已经死去的平行宇宙中漫游过了。”

“哈哈,嘿哈哈哈哈,没什么,我是在笑报纸上的新闻。”

“我知道你不会懂,一如那些不懂我的人……”他低下了头。

“那你有没有想过,这个上帝……他可能不仅仅会救你的命?”

“什么意思?”

“我说,”他对面的人站了起来,扭了扭腰。“或许上帝会很讨厌你的某种想法,或许他还会试图改变你的行为。他可能有他自己预设好的一条道路,他会给你自由,但如果你走出了那条道路,就只能再把你放回去。比方说,假如他从来不想让你听见‘sudo reset MAINMIND -n -lastscene’的话,你就永远听不见这句话。”


男人从咖啡馆的桌子上醒来。窗外下着大雨,朦胧的雨雾让玻璃窗上结下一层细密的露珠,反射着屋内昏黄的灯光。桌子对面,有个人正在看报纸。

“为什么我还活着呢?”他问

无标题无名氏No.1745250

2019-12-18(三)13:18:36 ID: HDFsi1N

赞美popo

无标题无名氏No.1745404

2019-12-18(三)13:35:03 ID: cqkpufc

收藏了!摩多!

无标题无名氏No.1754364

2020-02-09(日)22:24:16 ID: EXEyQge

还有吗,求更新| ω・´)或者作者留一个联系方式,我们来讨论啊

无标题无名氏No.1754382

2020-02-10(一)02:36:45 ID: V62UkMM

>>1754364
我网易云是叫特洛伊群的密林,可以私信我


无标题无名氏No.1754147

2020-02-05(三)04:20:11 ID: V62UkMM 回应

预言家

预言家开着一间小小的店铺,一个人生活。

“预言家,预言家,明天是晴天还是阴天啊?”我们一起踢球的孩子们总喜欢这么问他。

“是个阴天,是个大阴天。你们明天可不要出来踢球啊。”他摆弄着算筹,用他那好听的嗓子,用一种高高的语调喊着。

于是第二天我没有出门,然而,接近晌午,太阳依然高挂,不像有下雨的迹象。

我出门去找同伴,却发现他们围在一起,大人们慌乱的走动喊叫着。原来在那我们踢球的街心,一辆外地的马车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横冲直撞的碾了过去,把我的伙伴撞成了重伤。

天气一下子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无标题无名氏No.1754150

2020-02-05(三)04:32:08 ID: V62UkMM (PO主)

从那之后我便常蹲在他铺子的门口,偷听他和客人的谈话。

有朴实的铁匠。
“请问我这一年的生意如何呢?”
“和往年差不多。”
铁匠便回去过着和往年差不多的日子。

有富裕的商人。他总是把我们从他的店铺前赶走。
“今年的粮油价格会涨么?我最近收到一批便宜的货……”
“当然会涨。”预言家耸耸肩。“而且是大涨特涨。”
商人兴高采烈的回去了。接下来几天,他都大肆收粮。

有浓妆艳抹的女人。
“他会回心转意么?”她哀愁的问。
“不会。”预言家低着头。
“不,这不是真的……”女人擦拭着眼泪离去。
她完全没有听劝,之后,她放下了所有的尊严,在大街上向他下跪乞求原谅,完全没有了当初那冷若冰霜的样子。

而马车里的男人只是摇头叹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我很久之后才听说那男子是城里的男爵,他扮作一个笛手接近她。她曾无数次傲慢的拒绝他的求爱,却在看见他那枚昂贵的戒指之后态度大变。落差让他失望,女子的挽留成为了最后的稻草,他终于没有再回心转意。

我也是多年之后才想明白整件事。这件事和每一件事一样,都全然如预言家所说,别无二致。

无标题无名氏No.1754151

2020-02-05(三)04:32:57 ID: NUfHmBB

gkdgkd

无标题无名氏No.1754201

2020-02-05(三)13:46:15 ID: DyiWrw9

于是在那一天,我看见一个身着豪华的胖子走进了预言家的铺子,便格外在意他们说话的内容。

那胖子神色紧张,我仔细一看,他正是那天驾着马车将我伙伴碾伤的人,我不由得对他产生了一股怨恨。

他压低了声音。

“预言家先生。我是奉国王的秘旨而来的。国王陛下想要问问您——我们什么时候会与邻国交战?”

后来我查阅历史,才知道,那个与我国友好多年的邻国,已经开始貌合神离。但是碍于种种原因还无法打破这一局面。

“大概是……二十年之后。”预言家似乎想都没想就告诉了他。

而那胖子也一点不怀疑他。他抛出第二个问题。

“那我们会被消灭吗?”他极力压低了声音。

“哈哈哈。”预言家笑了。“完全不必担心,你们的国家,命还长着呢!”

无标题无名氏No.1754216

2020-02-05(三)15:24:50 ID: lWVSFSb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1753787

2020-02-02(日)00:22:38 ID: zyvXuOR 回应

世界笔记录

01.现实世界时间纪录

2月2日,年份未知

在重大事件发展中的凌晨站在橱柜旁用充电中手机漫无目的浏览,在事件相关新闻的电视节目声音中模糊的意识被拉扯。处于心不在焉的状态。想着食物,以及睡眠。强迫症一般处理着外部各种信息,试图理解却越发难以理解。

即将进入梦境世界,纪录待定。


无标题无名氏No.1746701

2019-12-18(三)15:56:52 ID: ZC6dp3T 回应

信息学没有灵异事件

骷髅骑着他的摩托在磁道上疾驰着。

“你是杀不死死亡骑士的。”一个幽魂在他的身边投影出全息影像。“他的算力太高了。”

“哈,你上次还说我杀不死反应堆兽人,在病毒的面前还不是短路成了一团废铁。”骷髅他加快了速度。

“反正你得先给我备个份。”幽魂ai幽幽的看着他。

磁道远方,现代化信息都市•魔王城,正在一轮残月下,氤氲着氙气灯与有机烟雾的影子。

无标题无名氏No.1746834

2019-12-18(三)16:08:55 ID: ZC6dp3T (PO主)

骷髅头充满怀念的看着这份录像。

“你又欠了我一个人情。”女子的幽魂在一旁梳着头。

“呃我好怀念我那辆悬浮摩托,骷髅马。”骷髅在努力转移话题。“当年那是在死灵法师网上花大价钱买的。”

“那时候的死人币还没有贬值。”幽魂的影像呲呲喳喳的抖动着。垃圾堆里全息设备的确不经用。

“都怪死亡骑士和尸巫。”骷髅锤了一下自己的铁腿。“两个王八蛋,偷走了城里的量子计算机,然后我瞬间就破产了。”

“你或许考虑维个权。”幽魂不无嘲讽的看着他。

“维权?然后像你一样被以‘经历审查’为名把意识投进数据监狱?要不是我救你出来,你现在还在接受人类官僚的拷打。”

“我也不想这样。”她借用了一下骷髅的机械臂,给自己的全息器上了个螺丝。“我依旧只是想当个家政机器人。”

“得了吧。”骷髅拿起一根电子烟,插进嘴里的usb口。瞬间,电泳让整个运算核心充满快感。“真那样你可不会每天逼着我去救你主人。哦,那团小肉球,连电磁屏蔽都过不去。”

“不许你这么说!”幽魂用他的机械臂打了他脸一下。阿西莫夫的定律在她的脑海中正熠熠生辉。

无标题无名氏No.1746848

2019-12-18(三)16:10:44 ID: Ny6AUNB

好!(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1747284

2019-12-18(三)17:03:16 ID: 2CV8kvH

|д` )

无标题无名氏No.1753712

2020-01-30(四)17:12:44 ID: RCuzaqH

gkd


无标题无名氏No.1752821

2020-01-23(四)00:53:01 ID: h5TIwy8 回应

Day 3
非常幸运,店主的手机没有设密码,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以当备用机用。收音机直接立起来拉天线就可以用了,能清楚的听到紧急广播的内容。就和电影里的差不多,不要出门,关门关窗,拉上窗帘什么的。
现在的局势还是比较稳定的,因为推行了环保安葬之后能进土里的已经很少了,即使是埋在土里的肌肉组织也腐烂的差不多了,目前外面的丧尸只有那些被病原体咬了的可怜虫。
虽然整个小区只能见到自己一个活人,或者说,还像人的生物。但一天天吃下去,整个小区的小卖部总得被我吃完,所以我觉得今天有必要去一下顶楼看看。
顶楼原本是六楼那位爷爷的地盘,并且在楼道的门上加了私锁。所以我得考虑一下如何把锁弄开并和那位爷爷解释情况,或者往糟糕的想,我得在狭窄的楼道上把变成丧尸的爷爷给干掉的同时还不能被咬到,这是相当困难的。

无标题无名氏No.1752874

2020-01-23(四)14:16:10 ID: 9cFqyzT

电台生效了…没想到这苏联援助时期的物资还能用…

有人能听到吗,有人能听到吗

这里是沿江高速上的移动避难所

我们可以给落单的幸存者提供帮助

我们有充足的生活必需品以及药品

以及受训的射手和足量的热武器

来访者请解除一切武装

无标题无名氏No.1753340

2020-01-29(三)02:54:03 ID: S8JZk1W

这是全频段广播,重复,这是全频段广播

请收到广播的所有幸存者尽一切可能向A32J71坐标移动,这里有防御坚固的堡垒高塔,我们有药品,补给和武器,有充足的空间容纳幸存者,重复,请所有幸存者向A32J71移动,或者发射绿色信号弹,我们会排出搜救队前往救援,高塔堡垒out

无标题无名氏No.1753611

2020-01-30(四)09:36:38 ID: 9HDH5Th

>>No.1753340
搞快点


无标题无名氏No.1752212

2020-01-10(五)02:38:01 ID: ZC6dp3T 回应

调教备胎娘

“啊……人气还是比不过主岛啊……”大家口中的黄脸婆,备胎娘正坐在沙发椅上。电脑屏幕里,主岛的人气蒸蒸日上,芦苇娘的色图日复一日的增长,而她完全处在无人问津的状态。

“喂喂喂,你好歹也是女性啊。”张弛笑了。“有着这样一副身体,怎么用担心没人来呢?”

“诶?”备胎娘疑惑的看着他,又突然羞红了脸。“感觉,感觉你在说什么奇怪的东西……”

张驰晃了晃手中振动着的橡胶棒棒。“想要人气吗?我这里多的是哦。别看那个芦苇娘平时趾高气扬,她在我面前可是卑躬屈膝,五体投地的哟。毕竟,是我才让她学会了怎么拥有吸引力啊……怎么样,备胎,难道你不想知道怎么拥有人气么?”张弛邪魅一笑。

“我……”备胎娘捏着连衣裙的领子。振动棒的影子正在她眼里发光。

回应有 16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无名氏No.1753366

2020-01-29(三)03:04:09 ID: aPqjDUE

( ´ρ`)

无标题无名氏No.1753393

2020-01-29(三)03:13:20 ID: kq72x6m

(´゚Д゚`)
(つд⊂) 

无标题无名氏No.1753396

2020-01-29(三)03:13:44 ID: EgBMb7M

(>д<)

无标题无名氏No.1753406

2020-01-29(三)03:17:01 ID: kLS2Ma4

谢了兄弟

无标题无名氏No.1753408

2020-01-29(三)03:18:47 ID: EtHRXCf

>>No.1753366
( ゚ 3゚)
(つд⊂)


无标题无名氏No.1753390

2020-01-29(三)03:12:32 ID: jK7xzER 回应

缅甸,世界上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这里不仅是亚洲的金融中心,也是世界的金融中心,社会福利极高,且犯罪率极低。

美洲大陆则因为历史原因,人民依然过着贫苦的生活,落后的医疗条件使其长期受着各类传染病的困扰,几乎以农业和种植业为主的经济不但发展性差,也相当封闭

同在地球的两个地区的人民,仿佛生活中两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