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岛-备胎匿名版
当前在线:首页版规 请关注A岛微博 | 人,是会思考的大雕 客户端:安卓1|安卓2|WP|iOS

东方养老院


名 称
E-mail
标题
颜文字
正文
附加图片
进入本养老院请注意消防和交通安全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7(四)01:57:56 ID:ZW9d52q [举报] [订阅] No.1729325 [回应] 管理
主人总是有仆人,但主人和主人之间并不一样,仆人和仆人之间,也不一样。

幽灵的仆人是半灵。幽幽子总是坐在樱花树下,闲适的喝着茶,而妖梦要么在修剪园林,要么在练习剑术。累了,幽幽子就会放下茶水,把妖梦拥抱在怀里,像她还小的时候那样逗她玩。

“幽幽子大人,我都出师了,不要再像对孩子那样对我了。”妖梦没法违抗,只好口头提出一点抗议,然后接着容忍着幽幽子捏着她的脸。

“没办法哦,我的眼里,妖梦还只有这么一点高。”幽幽子微笑的给她捏肩。“妖梦就像我的孩子那样呢。”

与其说仆人,妖梦倒更像是幽幽子的养女。她从小就只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侍奉这位冥界的公主。她做的很好,就是她所侍奉的人,对她太过亲昵。

“幽幽子大人就不用亲自挑水了啊。”她委婉的抱怨着。幽幽子帮她把水桶提进了厨房,然而把水洒了一路。

“舍不得让你辛苦嘛。”幽幽子笑着,像做了很自豪的事情。“毕竟妖梦这么可爱,累坏了可不好。”

妖梦脸红了,低下了头。她有些害羞,也有些感动。

“可是不要捏我的脸啊~”白玉楼里传来这样的声音。
回应有 4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7(四)06:51:31 ID:QfpF2D5 [举报] No.1729343 管理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7(四)06:51:40 ID:QfpF2D5 [举报] No.1729344 管理
摩多摩多|∀`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7(四)06:52:09 ID:QfpF2D5 [举报] No.1729345 管理
啊肥那么晚还不睡,注意身体啊 ゚∀゚)σ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7(四)06:59:26 ID:xrauQ8n [举报] No.1729347 管理
(=゚ω゚)=b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7(四)22:21:26 ID:ZW9d52q (PO主) [举报] No.1729394 管理
至于咲夜和蕾米莉亚的相识,要从一次……追杀开始。


那时候咲夜还是一个崭露头角的吸血鬼猎人。

罗马尼亚,弗拉德三世的故乡。布加勒斯特的城墙巍巍屹立,夜深人静,猩红的圆月下,便是相互死斗的吸血鬼,与吸血鬼猎人。


“前往教堂之前,先过我这关。”咲夜站在房顶,银质刀刃插在袜环里,嘴里叼着烟。口袋里是梵蒂冈进口祝圣过的圣水,和一把射银弹的左轮。

一个深红色的黑影出现。
“嘛,范海辛家族的血脉都已经化为了我的养分,圣彼得之刃的猎人们早就已经叛变于恶魔,金夜天使战团的家伙们被奥扎奇打得落花流水……你是哪根葱?”


蕾米莉亚站在布加勒斯特市银行的尖塔塔顶。身后,一轮血月映照身旁,月光也不敢靠近她,似乎是忌惮着吸血鬼的恐怖。

“闲话少说。”咲夜把烟潇洒的随地丢掉。烟头从布加勒斯特红十字会的顶上飞过了街道,落在了银行门前。
“让这银刃,来制裁你的罪恶吧!”

一把银色飞刀凌空飞过!



“我当时还真的吓了一跳呢。”饭后,红魔馆集体坐在沙发上,看着过去的照片回忆往事。蕾米捂着肚子笑。“结果发现仅仅是飞刀,没有任何法术,那简直就成了笑话嘛。”

“啊……”咲夜苦笑着,摸着自己的头发。“当时也的确是还拿不到那样的高级品。”

“不过时间停止的刹那倒是确实震撼到我了。随之而来的就是激动啊,超乎寻常的激动。我当时就在想,要是这家伙能成为我的忠犬该多么好啊。”蕾米笔划时停和飞来的众多飞刀。

“诶嘿。”咲夜继续笑着,摸着自己的头。

“哈,反正现在也是了。算是如愿以偿吧。”蕾米坐了下来。

“明明是女仆长,被你说成是狗,也不照顾一下咲夜的想法。”帕秋莉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翻看着相册,说。

“切,来,咲夜,学狗叫给她听听。”

“……汪!”咲夜犹豫了一小下,还是服帖的喊了。

“三回啊三回。”

“汪汪汪。”

“哪有狗穿着衣服……啊不对,你看吧紫色豆芽菜,我的咲夜是最最听话的。”

“你这老不死就知道欺负人。”帕秋莉接着翻书。


因为大小姐没允许,咲夜也没法说出心里的话。

“其实这种程度的欺负,完全无所谓的。”她心想。“我还是知道蕾米的分寸哦。”

收起 查看大图 向左旋转 向右旋转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9-02(一)09:27:43 ID:jRQah0I [举报] [订阅] No.1726389 [回应] 管理
技术力过高,品质太鉴以至于无法生草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20:17:56 ID:FSkgXKa [举报] No.1729023 管理
求指路啊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20:20:29 ID:ZW9d52q [举报] No.1729051 管理
>>No.1729023
呃,那个,呃,你懂的,只能看看有没有人给网盘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20:31:57 ID:ZW9d52q [举报] No.1729127 管理
>>No.1729023


65870805
收起 查看大图 向左旋转 向右旋转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20:42:06 ID:YJiDlsp [举报] No.1729156 管理
>>No.1729127
( ;´д`)所以是已经削除了么……sa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20:54:17 ID:ZW9d52q [举报] No.1729200 管理
>>No.1729156
呃,也不是……是那个哪的。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9-16(一)00:31:55 ID:jRQah0I [举报] [订阅] No.1727020 [回应] 管理
在地狱的时候,我也常常去找帕露西玩。

原因无他,乌鸦太傻,猫咪太精明,姐姐没得聊,妹妹像个疯子,除了勇仪外,就剩下她可以说几句话了。

但依然很不愉快。众所周知,她的心理有毛病,就像是祥林嫂那样,过分的嫉妒化作了表面的怨毒和冷漠,把各种温暖拒之门外。

“我说,你这家伙,哪来那么深的嫉妒心啊。人家巫女就是路过一下,被你惦记到现在。”我说。

“你还有脸说?”她瞪着我。“气死我了。为什么我就没有那么高的灵力呢?要是我有那么高的灵力,我还用在这当个守门人?”

“你可以说说实力之外的方面嘛。毕竟你就是个二面。”

“我求你别说了。”她捂着脑袋。“我怎么没她那么可爱?我要是有她那么可爱,我的同人图数量早就超过她了。而不像现在这样等个两三年等不到一张我的同人图。”

“不是这个意思。”我看着面前这个心理不太正常的家伙,说:
“我意思是你也挺可爱的。”

那个整天愁眉苦脸委屈抱怨的水桥,听了这句话,抬起头来,惊讶的看着我,脸上的表情久久不能放松。
回应有 8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07(一)01:56:57 ID:ZW9d52q [举报] No.1727872 管理
”姐姐不行我还不能找妹妹吗?我想。

事实证明一个模子里刻不出两样的东西。妹妹比她姐姐还一言难尽。

“恋恋,吃饭咯。”我端着饭放到她床前。古明地觉没过两秒钟就发现我的目的,于是以一种如释重负,和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我,录取我作为地灵殿大管家兼专用杂务人员。

也不差,好歹能和古明地恋处一处是吧。

要说起来,地灵殿里一个二个都是美女,冥界也差不多。可能是不漂亮的妖怪都被退治掉了吧,就算是那个满脸嘲讽的霸王龙,靠在窗边喝茶的样子也很优雅。

古明地恋也是如此。长得是很好看,带着一个圆圆的斗笠,整个人的配色和她姐姐完全倒过来。平时大张着双手,四处求人抱抱。

“抱抱!”她满脸可爱的看着我。

“嗯嗯,抱抱。”我敷衍的说。

把她抱起来,她又挣扎着下去。下去以后,滴溜溜的四处乱跑,跑完一圈之后又回来。

“抱抱!”她仿佛不记得刚才我才抱过她。

“嗯嗯,抱抱……”一天之内我就抱了二十多回。这小丫头完全不知道什么叫累什么叫烦,据我观察,她从卧室跑出去,就去逗乌鸦,踢猫,然后回来让我抱。

“恋恋要去玩!”她又在挣扎着下去。

“不让!”我半开玩笑的说。你也让我消停一会行么,哈德曼的妖怪啊。

“哦?”她突然以一种极其恐怖的笑容看着我。像是发现了猎物那样。

“恋恋要玩你……”她不知道从哪个器官里面掏出了一把菜刀。

还是双立人的。

得亏我是个怨灵,是个没有实体的幽鬼。她的刀暴风骤雨一样的向我袭来,而我却完全没处躲。

“恋恋要玩你!”她还在喊。

“抱抱,抱抱!”我说。“恋恋乖,让我抱抱!”

这家伙又恢复了刚才的样子。天真的让我抱完,就到处去跑。

我对古明地觉的坏印象又增加了。


“恋恋啊。”勇仪大姐喝了一口酒,一拍大腿。“早就疯掉了!”

“疯了?”

“哎呀你要是有古明地觉那样的姐姐你也得疯掉,”她喝了一口酒,小声的说了句,“不过她是因为别的。”

“因为啥?”

“什么紧闭的恋之瞳啊被厌恶者的哲学啊,估计是姐妹喜欢上了同一个巫女,然后争风吃醋,最后妹妹输了疯掉了吧。或者要么就妹妹能力比姐姐还强,然后古明地觉下了死手吧。”

她说这些的时候,眼神明显在躲闪。

“总不能是因为两个人互相读心最后恶意不断扩大而不得不有一个人放弃能力吧。”

鬼最好的一个优点就是,不说谎。


我去找水桥帕露西,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地狱的大门前,像个不那么凶狠的刻耳柏洛斯。

“呜呜呜……”她一见我就抱怨。“你看那个黑谷山女,大长腿,我咋就没有大长腿?我要是有她那个腿我会是这样?”

“你咋不说你要是有勇仪那么壮实你还会在这看门?”

“哎哟……”我像是打翻了醋瓶子,油罐子,一股子又酸又稠的情绪扑面而来。“我过得好苦啊,我没有巫女可爱没有魔法使萌,没有人偶使漂亮没有妖怪贤者强,没有天狗记者快是没有河童技工聪明,没有鬼力气大是没有魔女本子多。我向下比不了掉落瓶和洞穴蜘蛛,向上打不过猫车觉恋核乌鸦,我心中空有一副大小葛笼,却没有剪舌麻雀为我言诉痛苦,我只能暗自嫉妒开花爷爷,于无人深夜丑时参拜……”


“你怎么这么能逼逼啊?”我说。“凭借你这祥林嫂在世的功力我觉得没人能让你嫉妒啊。”

“你说谁祥林嫂?”水桥小姐回头,生气的看着我。

“你不是祥林嫂难不成是圆规?”我说。

“再敢说老娘今天一符卡打死你。”看来是要泥牛入海媳妇下地了啊。

“老子本来就是个死人。”但果然还是光脚不怕穿鞋的。

气氛很僵持。一个莫名其妙的怨灵,一个心理问题大的没边的妖怪,就这么对视着。地狱大门旁,那忘恩之地的风呼呼吹息,像是个冷静的旁观者。

“我意思是你也没那么差。”我松口了。这个世界最没有排面的怪物就是幽灵了。万一绿眼的怪物发疯来一记嫉妒爆发,我说不定就往生了。

“要你管。”水桥嘟着嘴,插着手,大踏步的向一旁走去。

走了两步发现那边是墙,只好站住。

“滚,我再也不想看见你!”她一手指着地狱的深处,对着我说。



嫉妒心强的人往往难以守约。正如刚直的人往往孤独,众人拥簇的成功者往往为名利所苦,一个人过度的欲望必然导致其他方面的不足,除非那人是个八面玲珑的庸才。

水桥是什么时候反悔的我忘了。但我记得我带着她去找勇仪喝酒的时候,勇仪的眼睛都快要直了。

“你就把这讨厌鬼……不,看门人给带过来了?”

“?”我摆出这个表情。

“?”她也摆出这个表情。

想了想每次喝酒都是她请万一惹生气了没酒嗝可不太好。
我说:
“那啥今天门口放假,我这不看我们的桥姬小姐劳苦功高,带她过来,犒劳犒劳。”

“我寻思地狱的人事变动什么时候轮到你插手了?”

“我可是地灵殿大管家嘛。”至于后面的多功能杂务人员,猫砂清理员,腐肉腌制者,古明地恋专用玩具等称号我没好意思说。

勇仪又不傻,但同时也正因为不傻,她也知道做人,或者说做妖怪不能ky。风花雪月,诗画酒茶,这些东西辜负掉了,不知道得后悔多久。妖怪的酒会总是快乐的,虽然对于人类而言,饭桌上的菜色不太友好,但从意义上说,这是妖怪们为数不多的优点。

“啊,啊……来喝,来喝!”勇仪给水桥也整了一杯。

水桥用一种很不满的眼神看着我。

“咋啦,带你来喝酒还这么大意见?”

“不是,我说那个!”她指了指杯子。

我一下子懂了。这家伙的意思是勇仪的大名御用酒杯,比她网购的9块9玻璃杯好看。

“我回去给你也整一个,行不?”

“我现在就要!”她小声而坚决的说。

吃着饭呢,就这么闹了脾气,我是倒了几个雏雏的霉啊碰见这么个家伙。

“回去就给你买。”我说。缓兵之计不知能否可行。

“我要那个黄色的!”


嫉妒心强的人一般还不讲道理。

那“黄色的”酒杯,就是摆在桌子上首,那一摞酒杯里放的最高的那个。我这种瞎了眼的家伙都能看出,那杯子通体鎏金,上刻一条盘云金龙,龙须顺着杯沿合拢,喝酒时,犹如神龙饮水,就是那吃了头孢的人拿着它都能海量。下面刻着“神主”两个字,不知是何方神圣。

“这种东西你也好意思要?”我恨不得直接吼出来。

可是我又怕把她也给吓跑了。我是个怨灵,这诺大的旧地狱里,就这么几个女的,我要是再不珍惜一下眼前这个虽然促狭烦人但内心没多坏的家伙,就真的得永远孤独了。

“那个,勇仪大姐……”我腆着脸向勇仪问。

勇仪的面色红一阵白一阵,很难看。
“你不会是想说……”

“那啥,能把那个杯子,借我回去瞅瞅吗?”我说。

答案当然是不行。好在勇仪这是一个很通情达理的人,她表示,杯子不是不能给我,但前提是我得能偷渡地灵殿,把古明地觉珍藏的几瓶酒给拿过来。

“你们鬼族不是光明磊落,不干偷鸡摸狗的事情吗?”我震惊了。

“所以让你去干呗。”她一脸无辜。

我看着旁边就像失了魂魄一样盯着那个杯子的水桥,咬咬牙认了。


似乎有一点没有说清楚就是我是怎么和这个烦人鬼处上的。

首先声明,这是偶然,偶然!偶然到了咲夜在太空中漂了几百万年结果碰见了永琳那种偶然。

那天恋恋看了小猪佩奇之后嚷着要鲜花。地灵殿哪来的鲜花啊,我又不是史蒂夫我怎么拿骨粉(说起来这东西在猫车那倒是有一大堆)给你变鲜花啊。

“假花行不行?给你从蜘蛛那要个蜘蛛网花?”

我看见她掏菜刀。

“好好好,听你的听你的。”我巴不得清净一会,刚好借口开小差去了人里。

人们没见过我这样的怨灵,所到之处人人回头。身上的怨念都发黑了还能谈笑自若,这哪是怨灵啊,这是地藏吧。靠着这个身份,花店的金发小女孩老板连钱都没问我要就把我打发走了。

回到地狱,我一点也不想看见古明地恋的脸。虽然这家伙很可爱,抱起来的时候也软软的,偶尔还会追着亲你,但想想她那把双立人菜刀我就发怵。

于是我坦坦荡荡的站在地狱门口吹风,顺便想着开小差的借口。

“我在路上碰见了一位美丽的女子,她看上了我的花朵,我和她纠缠许久,最后她让我完成三个任务,第一个是去世界的北极摘金苹果……”我边想,边自顾自念叨着。

好巧不巧的是,我手里的鲜花被某人看见,我说出的第一句话还刚好被她给听到了。

“……最后一个任务做完后,十二帝国的王储纷纷找到我,说在西洋的漩涡里藏着怪物……”我还没编完,一抬头,看见了水桥。

她看上去一脸羞涩,脸蛋红扑扑的。她那头金发平时不惹人注目,但仔细看看,会发现她打理得很好。一对尖尖的耳朵从发丝中突出,像传说中的精灵。

“啊哈哈……是桥姬小姐啊,你好。”我就算是死了这么久也依然不会和女生交流。

“啊……哈哈……”她羞涩的尬笑着。“这花真好看啊。”

我满脑子为刚才那句几乎像是围棋下在天元那样的招式而懊悔。我满心是扳回一城的愿望。

“嗯……这是送给你的。”我构思出一句对我而言是最富有男性魅力的话了。我颇为自己的灵机一动而自豪。

“是么……那谢谢啊。”她很羞涩,从我手里拿走了花。

沉浸在自豪中,我接着在脑海里编造故事。那十二个帝国之后,从天而降的三神祗要求我前去诸神的殿堂……

殿堂什么啊,我的花给人拿跑了!

我匆匆跑回到桥那,试图让她把花还给我。我可不想被古明地恋拿刀子戳。

跑过去之后,我却看见那个被人嫌弃,成天只知道哭的桥姬,捧着我那束白捡来的鲜花,傻笑着。

我头一次看见她笑。


她很快察觉到身后的我,回头看见是我,赶忙把花往别处一放,赶忙做出一副很镇定的样子。

除了手在抖以外都很镇定。

“那个,您有什么事情吗?”她问我。

我想起了她的笑容。

“啊,没有。我每天都从这路过,我想,还没有人告诉过您吧,其实您的美貌十分动人。”
我又一次为自己杰出的回答而自豪。

从那以后,找她的次数就越来越多了起来,她也渐渐的,撕下了孤影悄然的伪装,开始大大落落的把自己的嫉妒堂而皇之的表达给我。以至于逼着我问勇仪要人家的珍藏。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那天回去之后,恋恋早就忘掉了花的事情,而觉什么都不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19:42:39 ID:sCo6KuI [举报] No.1728440 管理
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19:46:18 ID:ZW9d52q [举报] No.1728477 管理
>>No.1728440
我不知道接下来是该写个悲剧还是喜剧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20:19:51 ID:WpcFbDc [举报] No.1729043 管理
很简单 悲剧| ω・´)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20:29:09 ID:kdXzIFO [举报] No.1729115 管理
>>No.1729043
不准悲剧

收起 查看大图 向左旋转 向右旋转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2-22(五)22:54:02 ID:bklxlFW [举报] [订阅] No.1711012 [回应] 管理
荒废已久的备胎养老院。感觉就像是无人打理发霉生苔的神社一样( ゚∀゚)
回应有 12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19:27:30 ID:bklxlFW (PO主) [举报] No.1728308 管理
又沉岛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19:28:53 ID:wVmq8AD [举报] No.1728332 管理
(=゚ω゚)=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19:35:37 ID:N72rgWk [举报] No.1728372 管理
(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20:16:47 ID:FSkgXKa [举报] No.1729015 管理
是寿命论下荒废的神社呢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20:17:22 ID:ZW9d52q [举报] No.1729020 管理
>>No.1729015
(嘘,其实还有个冴月麟在偷偷维持)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07(一)02:00:42 ID:ZW9d52q [举报] [订阅] No.1727876 [回应] 管理
被摔碎的月亮还能重圆吗?我想着。

脚下是雾之湖的湖水。月光照在水面上,在一层洁白的辉光下,一个圆形的月影落在湖上。

我轻轻踩了一下,湖水波动,月亮碎了。


一会,月亮的影子在湖水的中央聚集,变得和一开始同样完整。

但天上的那个月,也会重圆吗?我想。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07(一)02:14:40 ID:ZW9d52q (PO主) [举报] No.1727878 管理
曾经,有一个人,拥有着像那月亮色彩的头发。

她是星星的女巫,她戴着一个明显不符合年龄的大魔女帽,她采摘蘑菇和露水,然后做成星星的酒,绽放成夜空的烟花。

“哗啦,哗啦。”烟花在天空中盛开。

“真是美好的日子啊。”灵梦倒了一杯清酒给我。

“魔理沙的酒量可真差啊。”我说。

魔理沙手里还捏着一开始的那一杯酒,尽管用放烟花这件事拖了不少时间,但喝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我是人类嘛。和妖怪不能比。” 她摸着后脑勺讪笑着。“倒是灵梦还挺能喝的。”

“要感谢萃香呢。和她住在一起之后,酒量肉眼可见的变深了。”

“据说外面的世界,必须要变成大孩子才能喝酒。”魔理沙转移着话题。

“可你也不小了啊。”灵梦自斟自饮着。“去红魔馆,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来着?”

“啊……”掩饰不过去的魔理沙也喝了一些。



雾雨魔理沙的脸很快红了起来。

明明名字里又是雾又是雨的,可是比谁还要爽朗。名字真是会骗人啊。


“爱丽丝~借我躺一下。”魔理沙对我说。然后就径直躺在了我腿上。

“啊啦啊啦,真是海量呢。下次喝酒,再也不叫你了。”

魔理沙熟睡着,平稳的打着呼噜。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07(一)02:38:18 ID:ZW9d52q (PO主) [举报] No.1727883 管理
美好的记忆从这里就到头了。

仔细想想,酒会也不过是三五个月前的事情。甚至再往前一些,更多的事情连端倪都没怎么有,但一切就这么突如其来,就这么快,让人在还未来得及后悔的时间里就做了一切值得后悔的事,再用漫长的时间去努力让自己不要后悔。

几天后,我的书不见了。我怎么找也没找到。


帕秋莉有个大图书馆,我有个小图书馆。大图书馆很大,整个红魔馆里差不多一半都是帕琪的图书馆,而我的书房很小——小是小,但基本都是珍藏。

毕竟是都市派的魔法使嘛。那种没有纪念价值的书早就改用电子存储了。(红魔乡的时代用的是软盘,现在当然都用网盘了。幻想乡的一部分居然会存在于东京的一些机房里,看来数据不受大结界的制约吧。)

我的书都是很珍贵的魔导书。

魔导书和帕琪的那种绘本小说不同,它本身就是有魔力的。尽管那个紫色豆芽菜也有一些很不赖的珍本魔导书,但我依然觉得自己的这些是最好的,毕竟魔法使总得有点矜持嘛。

而我平时拿着的那本,就是从魔界带过来的最珍贵的珍藏。如果只动用人偶的话,我差不多也就堪堪和灵梦她们打个平手,面对帕琪还要吃点亏,但是要是动用全力,把那本书打开的话……

这种程度的东西是秘密,你还不配知道。


于是在那天,我发现书丢了的时候,才会那么着急。

我派了全部的人偶去找,根本找不到。书连点影子都没有。

我又拿出水晶球之类初学者的玩意。尽管技巧生疏了不少,但我仍有洞察整个幻想乡的自信。就连这样,也没能找到那本书。

我昨天就不该把它留在书房的。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08(二)15:43:16 ID:2A8Sb7d [举报] No.1727957 管理
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08(二)23:26:02 ID:ZW9d52q (PO主) [举报] No.1727978 管理
我很不情愿的想到了魔理沙。

我和她关系没那么好,也没那么糟。算是可以随意进屋,但不能去厨房偷曲奇吃的关系。在永夜抄那个漫长的晚上,我们也聊过魔法的原理与人生的路径,但在无聊的平时,我也没有什么和她交流的必要。

她觉得我太孤独,太独立,我觉得她太迁就,太随意。

她会因为灵梦讲的,年龄和我差不多大的笑话而发笑。她会为了几个玻璃珠,发出孩子一样的尖叫。她会为了我觉得无所谓的几个魔法而狂热的追逐,还动不动拿来问我——同样,偶尔我在夜里观赏星辰,苦等一个懂得夜月的知己时,她却在屋子里睡觉。


但她算是我仅有的朋友了。灵梦和谁关系都不赖,帕秋莉在心底里看不起我,魔理沙虽然有各种缺点,但她还算是把我当朋友。

可是越是朋友就越不应该做出这种事。我想。

带着丢失书本的焦急,我直接去了妖怪山天狗日报社找到了姬海棠果,让她帮我念写一下。

“嗯……看起来果然是那个人啊。”她说。

我接过照片,一看,照片上,是红魔馆的大图书馆,魔理沙正兴高采烈的和帕秋莉坐在桌子上。

手里捧着的,就是我那本书。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10-16(三)19:27:33 ID:wVmq8AD [举报] No.1728310 管理
| ω・´)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9-05(四)02:31:21 ID:jRQah0I [举报] [订阅] No.1726513 [回应] 管理
在遥远的未来,大地上铺满了处理器。整个世界是一台大大的计算机,人的灵运行在光光的硅面上,做着各种各样的梦。

我死在十七岁那年的一个冬夜,我冻死在了山上的雪中。于是我的遗体完好的储存着,在多年之后纳米机器人铺设处理器毯的时候醒来,未来的人们像看一件古董那样打量着我,然后给我了一个接入虚拟世界的接口,就不再管我。

旧世界的一切都不再有踪影。除了世界屋脊的山峰依然挺立,我找不到什么我那个时代的东西。好在无穷无尽的算力给了我做梦的机会,我可以想任何想的,做任何做的。

我可以在虚拟中复原一个真实过去——但本身我就不喜欢那里,才逃进冬天的山林。我想起年少时玩过的游戏,看过的动画片,想到,那个曾被人们追求的幻想乡,如今仅仅留在我的脑海里。

自动ai谱写的程序,可以解析出我每一个神经元的信息,然后像做梦那样让我体验其他的世界。程序会在庞大的信息库中检索,找到符合我记忆的信息,让我心中的虚拟世界尽可能真实。我只需要像在现实中那样行动,就可以在其他的世界里冒险。

新世界的人们,早就玩腻了这种游戏。但对我而言,幻想乡的大门,刚刚开启,
回应有 3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9-05(四)03:01:16 ID:jRQah0I (PO主) [举报] No.1726517 管理
很明显我不知道神社在哪里。在这种地方只能随缘转悠,碰见谁是谁。反正,我也死不了。

漫漫的树丛看起来无穷无尽。走了半天,我累的筋疲力尽。ai们连饥饿都完美的模拟了出来。

假如愿意,我当然可以调出系统,给我调出点吃的,但是我已经下定决心不动用那些东西。看来,还是得靠自己。

天色渐晚,我看着似曾相识的树丛,无可奈何。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里没有蚊子。另一方面,满地的蘑菇看起来都能吃。

我砍下一棵树——一个正常的成年男子是不可能徒手砍下一棵二人合抱的树的。但因为我潜意识中的某些希望,这个虚拟世界多少借鉴了我曾经的记忆,于是,就像猫抓挠了几下,整棵树就那么倒在地上,然后变成了木柴。

我搭起篝火。

同样,生火也不是一件容易事。但得益于我的记忆,这里用几块木头摆成特定的形状,就能燃起火。

我烤了几个蘑菇。我很讨厌吃蘑菇,事实上,蘑菇是我最讨厌的食物之一。但是饥饿比蘑菇还要讨厌。

突然,我听见有脚步声。

还没回过神来,一盆冷水就浇到了我的头上,把我的篝火浇灭了。

“喂,谁啊!”我大声喊到。“没看见我在烤蘑菇吗?”

“哎?那里有人?”一个声音传来,然后走过来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我以为是森林里起火了呢。”

我心想是谁啊手这么欠。抬头一看,原来是,她!

无奖竞猜,这个女孩子是——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9-05(四)09:27:46 ID:7LyXfu9 [举报] No.1726518 管理
是我,采蘑菇的小姑娘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9-10(二)05:14:14 ID:jRQah0I (PO主) [举报] No.1726791 管理
是爱丽丝。

暮色下,一头铀黄的耀眼在一团深红的摇动下闪烁。那间白色披肩在空间中成着清爽的像,在我脑海中抽动着。

红,黄,白,蓝。好了,我可以用我空旷的眼窝品味到她的味道。一股甜甜的奶油香气。

我怎么能在这一团篝火下碌碌无为呢?我的前辈们在篝火中舞蹈,祈祷,跌倒,然后在有毒的发酵水中昏沉而清醒的融合,分离,又融合。

我调出了菜单。它苍白的界面嘲讽着我的阳痿。上啊,上啊,你为什么要调用我这昂贵的函数,你为什么要把你不值钱的尊严放在天平这侧。为了看失败时的烟花,你已经准备好了认输么?

我不在乎。我笑了。我不在乎。我在乎过什么吗?冬日,猛虎的利爪穿透我的心房,我亲吻了她的舌头,秋日,寄生虫精灵在我的脑子里跳舞,我为他伴奏,夏天,我抱着太阳纳凉,春天,漫天的飞雪化作时光把我掩埋。我没有什么剩下,我又要在乎什么呢?我自己都不配让我自己在乎了。

但我又在乎了。我在乎那团金色的火苗,那白色烛台上跳动的红黄色火焰,那蓝色裙子下鲜美甜蜜的灵魂,和爱。

我调出了催眠函数,律令既设,赏罚必成,纵观幻想乡十七里山野,无从心之灵魂,亦无自由之人格。众生芸芸,妖怪茫茫,皆系于我。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9-10(二)05:18:39 ID:jRQah0I (PO主) [举报] No.1726792 管理
机器打断了我的念叨。

“你在说什么?奇怪的家伙。”爱丽丝歪着头看我。头顶一个问号玻璃似的在月亮下亮着。

几个指令下去,她成了我意识的延伸。她百依百顺,她双目含春,她温柔得像春天的梦幻——对着一个百亿年未曾见面的人。

月亮的平行光落在地上,投下一个影子。肉体的乐趣是精神愉悦的等价无穷小。草地上,我在她身上,我看着她,她看着我。

我啥也没说。

“我也爱你。”她笑了。

我用嘴堵住了她剩下的话,某些洁白肮脏的液体在舌头间搅拌着,浊臭而香甜。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9-10(二)05:24:01 ID:jRQah0I (PO主) [举报] No.1726793 管理
然后呢?然后呢?

哈哈哈哈……我笑了。正如ai们言中的那样,我干了一个生物人会干的事。

荷尔蒙堵塞着我的脑子。神佛般投影远立天穹的ai们怜悯的围观着我,我自惭形秽。

“来吧,阉割掉这份罪恶。”

刀从地面升起。自适配机械系统总是可以满足一切要求,振动的刀刃离我越来越近,恐怖的心情升起,一种后悔在撕扯着肝脏,几只猴子挠动着心房,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


我自由了。

我突破了血肉的束缚,成为了脑。倒不如说,我本就是缸中之脑,此刻去除了激素控制的管道。

我发现,肾脏与睾丸的发言人从我的脑海中匆匆撤离。一片淡光笼罩灵魂,天使,圣灵,人类上千亿的死魂灵,一同拥抱着我。

我也拥抱着你们。你们这些该死的渣滓。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30(五)00:00:06 ID:jRQah0I [举报] [订阅] No.1726249 [回应] 管理
bgm:进入后门( ゚∀。)

收起 查看大图 向左旋转 向右旋转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9(四)03:31:12 ID:jRQah0I [举报] [订阅] No.1726215 [回应] 管理
我 哭 哭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8(三)00:09:26 ID:jRQah0I [举报] [订阅] No.1726144 [回应] 管理
桶祭快乐!(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8(三)01:50:40 ID:9gNndeb [举报] No.1726150 管理
桶祭快乐!(`ε´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8(三)00:14:42 ID:jRQah0I [举报] [订阅] No.1726145 [回应] 管理
桶祭快乐!(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6(一)02:36:14 ID:jRQah0I [举报] [订阅] No.1726031 [回应] 管理
在遥远的北极,有一个人偶师。她很孤独,没有人找她,也没有造访她的小屋。陪伴她的只有极光,寒夜和星星。

于是她做了一个人偶。她没有见过别人,只好按着镜子里的自己给人偶塑像。她很好看,人偶也很好看。她给人偶的身上装上了丝线。

“你好啊。”她操纵人偶召着手,用腹语说。

一下子,她笑了。她体会到了陪伴的快乐。

人偶成了她形影不离的朋友。她和它无话不谈,就连睡觉也在一起。人偶在日复一日的对话中有了灵性。

“你好啊。”这一天起来,她发现自己没有说话,而是那个人偶在说。“我是你的朋友。”人偶笑了。

极夜过去,迎来极昼。她和它一同在苔原上漫游,看北极熊猎捕海豹,看远海上升起海雾,看鲸鱼在水下喷水。这是她生命中最快乐的日子。

在极昼就要过去的时候,她捧着人偶哭泣。人偶的皮毛会逐渐老化,她会失去这个朋友。还没有体验到与人相处的美好,她就要体会离别的痛苦。

“这样吧。”她说。“把丝线系在我的身上,这一回,让我来做人偶。你已经学会了我的一切,可以在这里活下去。而我,宁愿失去意志,也不想再孤独了。”

“那好吧。”人偶惋惜的看着她。它把线用针刺在她身上,把她做成了一个提线人偶。

可是这一回,她没有动起来。不论怎么交流,她都没有反应。人偶惊恐的丢下了手中的丝线。惊骇让它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很久以后。

在遥远的北极,有一个人偶师。她很孤独,没有人找她,也没有造访她的小屋……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6(一)08:10:41 ID:593Qrdj [举报] No.1726040 管理
(;´Д`)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0(二)23:27:18 ID:jRQah0I [举报] [订阅] No.1719834 [回应] 管理
想在养老院写故事,你们想不想看呢?
回应有 6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4(六)03:28:16 ID:Y3TFosv [举报] No.1725848 管理
gkd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5(日)06:32:43 ID:jRQah0I (PO主) [举报] No.1725966 管理
九月南瓜

夕阳,照在妖怪山的山岗上。

这里既不像冷峻傲人的月都,也不像花火绽放的幻想乡,这里像一片奇异的世外桃源。魔力灌注的南瓜在这里随意生长着,胡萝卜和奶浆草鲜艳得可爱,一切看上去不同于地面,却带着野地最朴实的味道。月都石的力量让这里黄昏常驻,围栏边,铃瑚正和清兰一块走着。

月兔本就没有月都人那样彻底纯洁。如今回归地面,甚至要重新唤醒觅食的本能。月都上层特许它们开辟了农田,它们并不在意月兔会被污秽沾染到什么地步,就像它们也不在意她们的死活。

“总攻即将开始。”铃瑚说。“萝卜是食物,而南瓜被预备用作攻击武器。”

“食欲常常令我作呕。枪械的锈迹,更让我烦恼。既然要呼吸空气,那么就只能接受氧化。”

“有我在。”铃瑚牵住了她的手。

月兔士兵们早就四散巡逻,基地内空无一人。
“不能这样,你现在是领导。”清兰甩开她。

“那就听领导的指挥。今晚,别再去站岗了。”

“我……”

“此为月都领地。”铃瑚举起团子,对准天上的月亮,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擅入者死!”

“神也曾败于幻想……”清兰低着头,没有看她。

“不过,我的领地倒是一直对你敞开哦。”


考虑到奖金,当晚,清兰没能拒绝上司的性骚扰。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5(日)08:05:16 ID:1CSLdAt [举报] No.1725977 管理
gkd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5(日)21:43:40 ID:jRQah0I (PO主) [举报] No.1726010 管理
一梦黄粱

就在两个兔子翻云覆雨的时候,灵梦一行人已经潜入到了终端机前。

月都人拒绝在自己的大脑后面插上接口,那样太容易被宇宙中流浪的污秽沾染。他们走了另一条技术路线,用电和光信号刺激神经,然后在梦中为梦神赋予神格,此后,所有人的梦境都被月都势力所掌控,包括他们自己。

此刻,他们就在梦中沉睡。大统一物理学下的模式转换使得梦中的他们有能力建立一个类克莱因空间,哆来咪的协助又让他们将一切意识概念与物理参数建立了映射,最终,球形的大幕张开,梦化为了现实,而现实中人,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入梦。

灵梦她们也并不知道,自己即将苏醒。


“我早就在无人机里看过了,幽幽子每次都要玩弄妖梦,四季映姬每次都不会让小町好过,蕾米莉亚天天对着咲夜上下其手。上司都喜欢雷普下属,真是的。”清兰平躺着。

铃瑚叼着团子口味的烟,坐在床边。“有意见?”

她吐出了几个烟圈,陪清兰一同入梦。烟圈飘到窗外,与月亮重合,化作一个完美的光环。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5(日)21:44:24 ID:jRQah0I (PO主) [举报] No.1726011 管理
|∀゚相信大家都懂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2(四)00:47:41 ID:YAdAYAV [举报] [订阅] No.1722213 [回应] 管理
老头子们都还在吗。。咳咳
回应有 9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2(四)10:39:08 ID:vZaEx3i [举报] No.1724597 管理
( ´_ゝ`)旦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2(四)11:05:14 ID:Dse3ual [举报] No.1724833 管理
| ω・´)找我爷爷有事吗?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3(五)12:01:05 ID:jRQah0I [举报] No.1725774 管理
在啊在啊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3(五)17:33:29 ID:YTgpS5h [举报] No.1725796 管理
|-`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3(五)21:05:30 ID:mTLEtgw [举报] No.1725816 管理
|-` )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2(四)08:56:57 ID:QVebRti [举报] [订阅] No.1723585 [回应] 管理
想听车万X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
哪首适合拿来混的

收起 查看大图 向左旋转 向右旋转
无标题 无名氏 2018-06-23(六)13:30:24 ID:cWUc8Yu [举报] [订阅] No.1561024 [回应] 管理
雾雨杰诺斯
无标题 无名氏 2018-06-23(六)13:41:14 ID:YxK6eUf [举报] No.1561089 管理
( ゚∀゚)
(つд⊂)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2(四)00:29:08 ID:zU0M0qe [举报] No.1722091 管理
一拳灵梦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2(四)00:59:40 ID:ESySc7f [举报] No.1722279 管理
焚烧!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2(四)08:37:33 ID:j1aOvHj [举报] No.1723498 管理
机械手臂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2(四)02:23:32 ID:jRQah0I [举报] [订阅] No.1722697 [回应] 管理
靠,我说备胎养老院怎么一下子这么多人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2(四)02:25:49 ID:g8MvNFV [举报] No.1722710 管理
放心,明天大家都会再次不见了呦| ω・´)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2(四)08:19:44 ID:YedRB9c [举报] No.1723412 管理
神隐一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2(四)02:55:09 ID:jRQah0I [举报] [订阅] No.1722823 [回应] 管理
啊,是nyn的催眠本(兴奋)

啊,居然还有续集(更兴奋了)


哦,原来那只是娜兹玲啊( ・_ゝ・)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2(四)02:03:30 ID:uIwN1s4 [举报] [订阅] No.1722602 [回应] 管理
为什么之前在紫岛发的每日一图串没有了( ・_ゝ・)
收起 查看大图 向左旋转 向右旋转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2(四)02:10:45 ID:uIwN1s4 (PO主) [举报] No.1722633 管理
那以后在备胎岛也建一个吧(*゚∀゚*)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2(四)02:11:51 ID:g8MvNFV [举报] No.1722642 管理
可以有,都可以有

就是不知道po能不能坚持下来( ´_ゝ`)旦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11-18(六)22:08:06 ID:cKVc4Gj [举报] [订阅] No.967208 [回应] 管理
KSZ姐贵的设定集,请
回应有 9 篇被省略。要阅读所有回应请按下回应链接。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11-18(六)23:47:40 ID:kR4sI0u [举报] No.967964 管理
涂鸦
魔兽
宝可梦
爱杀宝贝
董卿?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11-18(六)23:48:41 ID:kR4sI0u [举报] No.967968 管理
>>No.967964
天天都上音乐区!(ノ゚∀゚)ノ
无标题 无名氏 2017-11-19(日)00:31:24 ID:bJ7fNri [举报] No.968236 管理
>>No.967224
⊂彡☆))д`)
净TM扯犊子,胸哪里大了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2(四)01:06:27 ID:IiKxcI0 [举报] No.1722320 管理
AI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2(四)01:25:15 ID:s97kFuF [举报] No.1722430 管理
闭店了(つд⊂)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7-12(五)00:14:50 ID:uCnwH57 [举报] [订阅] No.1717791 [回应] 管理
朱军,有没有曲风类似街角麻婆豆那样的社团啊,感觉不够听| ω・´)
无标题 无名氏 2019-08-20(二)23:14:50 ID:jRQah0I [举报] No.1719781 管理
风铃valcano

其实就是街角麻婆豆的转生

UP主: